鸦呀呀呀

“一想到生命中最后悔的事情,梅花就落了下来。”
“我当时应该去抓住你……但是,抓不住你,也没有关系。”

© 鸦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

[鬼灭乙女/炼狱单人向] 关于杀青之后的free talk

*导演→我本人

 下面所有的“我”→《邀舞》中的女孩儿

是衍生脑补产物,看个乐儿就完事了,别较真


-

——FREE STUDIO ACTION——



  我:咳,开始了?啊,那首先很感谢大家对于《邀舞》这一卡的喜爱!


  炼狱老师:感谢大家!!


  我:因为似乎被正剧TV最终话刺激到了,所以导演决定给我们加了个free studio环节~


  炼狱:感谢导演!


  我:现在来跟大家分享一次我们拍那一段戏的时候的一些幕后故事


  炼狱:敬请期待!...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他是个弱小的,没有能力的普通人。

只是善良,但却惜命。手中所拥有的力量,只是保护好家人爱人就已经是拼尽全力。

不要那种“不让任何人死”的觉悟,不要强大的力量,不要去前线,最好连刀都没有摸过。

但是…如果这么祈求的话,那家伙一定会认为我在侮辱他吧。

还给个特写,飞碟桌你啥意思啊,你就是想杀我吧,好,来,杀了我,杀了我然后拿我的命复活大哥,请

[鬼灭/炼狱×我] 邀舞

  很多年前开始至今,我就一直在做一个噩梦。


  “炼狱他怎么可能会站在你身边呢?你一辈子都不配那种人当你的老师的。”


  “在你身边,就会让人遭受不幸,你迟早会害死你最喜欢的老师……我们来走着瞧吧。”


  这是多年前死在我刀下的鬼,头颅被砍掉之前所说出的话。这些话至今都萦绕在我的耳畔,像是噩梦般的摇篮曲,一闭上眼睛,就会缠着我的耳背爬进耳蜗中来。


  她的话总是一样的,她人也总是站在院子的墙边,话音一落之后就会朝我扑过来,血肉模糊的脸撞在我的衣服上。像是剧本般精准上演。那一段时间里,夜色将我们二人都笼住,而那个...

关于社交网站,补充了一点设定。


图一:“祝你有一个美好的早晨”


图二:成叔把头像偷偷换成了信号超人蓝,结果系统给他发了动态。

成步堂给自己评论:这玩意为啥会自动发出来啊??

御剑:笨蛋。


图三:御剑也偷偷把头像换成了跟成叔一对儿的信号超人红,结果忘了选“不分享到moments”也被系统发了出来。

成叔:……(你也没聪明到哪儿去)


文章:椰青






[逆转裁判/成御] 椰青

私设大家都用智能机+魔改一段剧情

大时间线在王都楼滚出娱乐圈一案之前,在狩魔豪一案之后。


-

  初次见面的时候,成步堂其实没觉得御剑怜侍是个难对付的人。不过说是初次见面,还是“第一次注意到这个人”比较确切。

  根据艾宾浩斯遗忘曲线,那个年代的事情,按理说,早就该在成步堂龙一的脑子里飞散到十万八千里之外、淡忘到连做梦都不会想起来的地步。

  但是现在,即便他醒着,也常常能想起那个夏天桔红色的夕阳、那身御剑怜侍从小时候便开始穿起来的红色西装(说起来他真的很喜欢红色)、他的小皮鞋和黑色短袜。

  他那时候还是个挺正常的小孩儿。跟他说话的时候

1 /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