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凹凸世界]凹凸学院 01

[误导向

[私设多


格瑞:凯莉,能做出这道物理题,年排101对你来说低了点。

凯莉:…要不要看看本小姐的英语?




  金是后转来这个学校的,为了找格瑞。

  能不能进这个学校,他还有些没底。据说这所学校特别牛逼,段考后成绩不够直接就退学了。门槛也高,好在最后靠着秋姐真给他搞进去了,金有些开心。

  入学第一天,他去了一趟年级办公室,在那里正好碰见了格瑞,他抱着作业,正和身边一个黄毛争论着什么。

  “我说了这道题不能分解力,你干嘛不听我的好好看看呢,你这样能搞出什么来?格瑞你连作业都不好好写怕是要被退学哟。”

  “回班说。”

  金站在门口看着他,睁大眼睛,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他,开心地连发尾都有点往上翘,“格瑞!”他大声喊他。其实格瑞已经看到他了,一瞬间慵懒的脸因为惊讶,表情凝滞一秒。身旁的人顺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过来,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挑了挑眉。

  “喂格瑞,这小子谁啊。”他那手肘顶顶格瑞,“你的朋友?”

  格瑞呼出一口气,没理他的问题,放下作业径直往门口走,走到金的身边停下看着他,伸手糊了下他的脑袋。

  “你个笨蛋,你怎么进来的。”

  “我才不是笨蛋嘞,怎么进不来!”金蹦蹦跳跳的跟在格瑞身边,仰着脸盯着他的眼睛,“嘻嘻,格瑞,以后也能在一起啦!”

  格瑞赶紧把他拽出办公室,“你小点声。”他偏着脑袋,脸色有些局促不安,“又开始胡说八道。”

  “才没有在胡说八道。”他做了个鬼脸。

  金哼了一声,左顾右盼,“这里真大!格瑞,你在哪班?”

  格瑞抬抬手指着右边的教室,“一班。”

  金一下失望地低下了头,“哦…我在十二班,我好像跟你隔得很远。”

  格瑞听到他这话挑了挑眉,咳嗽两声,带着身边的小家伙往一班对面的教室走,拖着他走了两三步,轻轻使力给他推了进去。

  “去向你的新同学们问好吧,金。”格瑞在背后默默的说。金讶异的回头,目光转了一圈,从教室内看到了十二班的字样和对门的一班,最后落在格瑞隐隐含笑的眼睛里。

  他不可置信的长大了嘴,看着门口的格瑞。

  “哇我们是对门诶!!!!隔这么近啊!!!!”

  本来已经转身的格瑞被他这句话喊的停住了脚步,转头看了他一眼,金眯着眼睛,十分满足的咧着嘴笑。

  要真让格瑞评论一番啊,真的像是笨蛋一样。记忆里金总是这么笑着,格瑞也总是在旁边看着。

  那真是一副十分可爱的脸啊,格瑞每次看都这么想着。


  金虽然长着一副笨蛋的样子,但脑子还是好用的。

  转来的第一个月月底段考,学校刷掉了排名在后百分之十的学生。格瑞一开始还为他捏一把汗,没想到金的成绩能排到前一半。可以说是非常牛逼了。

  不过格瑞也不能肯定是不是自己的督促起了作用,这人本身就是个及其不自觉的人。好在凹凸学院这个规则让这里混子极少,应该也不会有人带坏他…大概。

  重新分班过后,金脱离慢班鱼塘,转到了离一班比较远的八班,说远,其实也就是楼上和楼下的关系。金在四楼,格瑞在三楼。每次放学,金都下来找他,他厚着脸皮非得赖着和格瑞一起回家,看他上楼之后自己再慢慢溜达回学校。没有晚自习的时候,他就绕去夜市买两串吃的。只要不浪到11点学校关门,去网吧也没人管。

  他才不去网吧呢。他要是去了,格瑞得打死他。还是吃爽了就乖乖回宿舍吧。

  金一开始就申请了住宿,这里的环境还算好,就是食堂太难吃了,金在楼道的电话亭给秋姐打了个电话,让她给寄点杯面过来。他可没钱天天撸串。

  “好嘞姐,谢啦。哦,学习没问题的,你放心啦。”

  “格瑞也很好啊,他年排前十呢,贼强,有不会的我问他…喂,我才不会被欺负啊,嗯嗯,晚安。”

  金挂了电话,有点想家,想了想又给格瑞拨了个,响了几声没人接,皱了皱眉又挂了,拖着步子回了宿舍,倒头在床上哇了一声。

  “你有病啊你小子,鬼叫啥?!”在他上铺的黄毛嘉德罗斯是一开始他在办公室看到的在格瑞身边的那个男的。虽然显得很欠揍,实际上是个年排第一的大佬。他以为格瑞已经是他认识的人里最强的存在了,没想到这又摊上了一个更厉害的。

  “你可别说了。嘉德罗斯,你写完物理了吗?哦对,你肯定写完了。”

  “老子的作业跟你们这些普通班的又不一样,肯定八百年前就写过了啊。”

  “真的?快拿来我看看。”

  “不给。”

  “为啥啊?!”金失望的站起来,叉着腰看着睡在床上打游戏的嘉德罗斯,“给我又不会少块肉!”

  嘉德罗斯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手里的游戏上,半天没理他,给金气的摇床才回答,“诶诶诶你别晃啊!你小子干扰我操作!靠,你妹的。不给就是不给啊!格某人说了不让我给你!”

  “格某人?格瑞?为什么啊?”

  “谁知道他啊。”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又开始了新的一局,“金,你怕不是认了个妈吧。”

  “……”


  因为要熬夜写物理,金下楼买了两罐咖啡,全部干掉之后不顾舍友的反对叼着个手电开始奋战。谁知道这次作业出奇的简单,不到十二点他就写完了。金叹了口气把书往床尾一扔准备倒头就睡。

  可惜因为两罐咖啡,他翻来覆去老是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兴奋,急的他想撞墙。

  于是他就干脆不睡了,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想了一下又躺下来看着上铺的床板。

  我现在要是踢一下他的床板的话…

  金想着这个念头就开始有点想笑,毫无疑问这会被嘉德罗斯大打一顿,他盯着床板发呆,思绪怎么着就飘到了格瑞身上。

  从小时候就特别厉害的大哥哥,虽然并没有大他多少,却很容易让人有依赖感。金就是极其依赖他的人。虽然他本人看上去一副极其难接近的样子,对金也好像很嫌弃,但金心里明白,他才没有嫌弃他呢,说不定还很重视他!

  这个人啊从初中学习就特好,什么都很强,是个遥遥领先的人,金一开始还有跟在这种人身边的自卑,转念一想那可是格瑞啊,几乎只跟他一人说话,这样一想,又开始自豪起来,也开始想努力一点站到他身边去。

  可是快升学考试的时候,格瑞却一声不响的突然就转学了,那天一整天的课金都没听,明明马上就要考试,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怎么也想不出为什么格瑞突然就走了。前一天他还跟他一起回家。放学的时候金跑去敲他家的门,也没人应,问房东,说他早就决定搬家了。

  金躺在床上叹了口气,想着这些事情,又有点儿委屈了。

  他翻了个身脸冲着墙,有点难过。天快点亮吧…夜晚怎么这么长啊…

  他吸了吸鼻子。


  第二天一大早学校摇铃他就爬了起来,站起来一阵头晕,肯定是晚上没睡好的锅,不过他实在不准备再躺了,一秒都不想再躺着了。他赶紧拿出脸盆冲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早上的水格外凉,猛地一下的确能让人清醒不少。飞快洗漱完毕穿好衣服,金坐在铺好的床上如愿以偿的推了推嘉德罗斯的床板。

  “懒虫起来啦,喂说你呢!快起来!”

  “该死…”嘉德罗斯撑着脑袋做起来,头发乱的像个鸡冠,“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你打鸡血了???”

  金才不管他,叫起来一个人之后就背着书包出门,留下一句“把其他人搞起来就拜托你啦!”就开门走了。开什么玩笑,以前他可是被拖起来的那个啊。

  嘉德罗斯烦躁的揉了下乱糟糟的头发。


  果然是太早了,食堂都没开门。金正好也不饿,就买了罐牛奶。他瞪着牛奶旁边的咖啡,发誓自己这辈子都不再喝咖啡了。刚刚照镜子都有黑眼圈了,都怪咖啡!

  爬上三楼,走过走廊,金绕了一圈,瞄了眼格瑞的班。空无一人,原来学霸起早读书都是骗人的。金摇摇头叹了口气,准备往回走的时候,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叫住了他。

  “你来得够早的。”

  金一下就停下了脚步,转身回头快走两步到格瑞跟前冲他摆了个[金限定.每天第一]的笑脸。

  “你也是!格瑞!早安!”

  他呲牙,从口腔里飘出一股薄荷牙膏的味道。仔细闻还能闻到头发上洗发水的清香,格瑞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没说话,然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

  “你今天上课可别睡觉。”

  “我怎么会睡觉!”

  “是吗?”格瑞背着包往班里走,“你的黑眼圈可不这么觉得。”

  金哇了一下捂住了脸。

  嘉德罗斯打着哈欠走过来,头发还没理好,睡眼惺忪地从金和格瑞之间挤进班。金冲着他的背影问了声好,“早啊,你起来了啊。”

  格瑞扭头看了他一眼。

  “啊…早。哈——欠。”

  金被他这个哈欠搞得也想打哈欠,他揉了揉太阳穴,尽量不表现出自己很困的样子,冲格瑞笑笑,“那我上楼啦,早安哦格瑞。”

  “你已经说过一次了。”

  “可你还一次也没跟我说呢,我走啦。”

  格瑞张了张嘴刚想跟他说些什么,金转身没忍住打了个哈欠。他又扭头看已经瘫在桌子上的嘉德罗斯,还是抿了抿嘴回到了座位上。

  人越来越多。金走进班里问了声好,也不在乎有没有人回应了,趴桌子上就想睡。都怪嘉德罗斯,他不打哈欠我是不会困的!迷迷糊糊睡过了一个早读。剩下的课不得不撑起来听,但一直翻着白眼晕晕乎乎的听好像也没什么用。笔记本上记着歪歪扭扭的鬼画符。

  等到最后一节课下了之后,他实在是找不着北了,完全忘了要下楼去找格瑞,摘了帽子枕着校服外套就睡了,桌子都没来得及收。睡得完全天昏地暗不省人事。

  而且因为早上好像空腹喝了牛奶…一整天胃都不舒服,真是倒霉到家了。


  格瑞放了学收拾好书包等着金下来。等的身边的人都走没了,班里就剩他一个,金也没来。他自己走了?的确下楼的楼梯不在这一边,只看门前面是看不到他的,但他真的会自己走吗?

  格瑞背着包上楼去他的班级看了一眼。同样也是空荡荡的班级,只是坐在靠窗的有一个穿着运动衫的小家伙睡的正香。

  果然啊…说好了不会睡的呢。

  格瑞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金的旁边,坐在他前面的位置,就这么看着他睡觉。

  金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时候挺好看的,他本身就是个长得标致的男孩子,鼻子挺挺的,眼睛也很大。蓝色的眼睛像有星辰大海一样的,特别好看。睡着的时候小肚子一起一伏,浅浅的吸气呼气的声音,看上去安详极了。像是在做什么美梦一样。

  格瑞没忍住,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金转了个头,他还以为把他弄醒了,吓了一跳,等了一会儿发现这个人根本没有被吵醒的迹象,就又摸了两下。

  金确实是做美梦呢。

  他梦到格瑞跟秋送他去考试,还不到一年以前那个升学考试,他俩送他进了考场,他发挥的特别好,跟格瑞考到了同一所学校。

  而实际上,他升学考试那天,一个人也没来。

  哎,真是想都不能想,在梦里这么一提醒自己,也会特别委屈。

  他扭了个头,吸了吸鼻子。叹了口气。觉得有人在敲自己的脑门,眯了眯眼睛,抬起手揉揉眼睛。

  是格瑞啊。

  金坐起身来,拿校服揉了吧脸,甩了甩脑袋,开始收拾桌子。对面的人只是默默把手收了回去没说话,金装了几本书,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不对,格瑞????现在几点了????

  他记着他好像睡着了...

  一个激灵扭头去看表,“快七点了,你快收吧。”

  他扭头才看清格瑞的脸。“你你你,我我我,我睡了多久??”

  格瑞撑着脑袋,看着他这副蠢样子,若有若无地笑了,“如果你是一放学就睡的话,现在已经差不多两小时了。”

  “格瑞你等了多久啊啊啊啊??”

  “也差不多两小时。”

  wtf….

  金赶紧动手飞快的收好书包,“诶呀格瑞你说你也是,你怎么不先走呢,白白耽误这么长时间。”金手不停嘴也不停,最后拉上书包拉链站起身来,揉了揉肚子。

  “没事,不耽误。”格瑞也站起来,“肚子饿了?”

  金摆摆手,“不饿不饿,走吧。”

  格瑞停了下脚步,“你走哪儿去啊,你不是住宿吗?”

  “对啊…不对你怎么知道我住宿啊??”

  “你今天早上跟嘉德罗斯问好了。”

  “我以为你早就知道我俩认识啊?!”还不让他给我抄作业...

  “之前在走廊你向他打招呼了。稍微一问就知道。”

  金低头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金。你什么时候开始叹气了?”格瑞扭头看着他,金愣了一下,尴尬地垂下眉毛笑笑,“你住宿,又不跟我说,我以为你跟我顺路,结果每天你都要白绕一大圈,是吗?”

  金觉得自己像是被抓住做错事情的小孩子。奇怪,他做错什么了嘛,他不就是想跟格瑞一起回家吗?但现在,他只想找个地方藏起来,这简直就是公开处刑啊!

  “以后你不要再陪我绕路了。”

  “诶?但是,格瑞…”金有些着急了,“我、我就当锻炼身体了啊,这有什么的,你,你别这么说嘛…”

  “我先送你回宿舍写作业,你写完了我再走。”

  “啊…哦…回宿舍写作业...嗯???”


  金暗自决定,以后的作业都要磨磨蹭蹭的写。


  

  

[大概会吧]tbc.


  


评论 ( 3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