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凹凸世界]凹凸学院 02

这玩意儿有02而且我是日更


02

金:格瑞我说啊,研学什么的咱俩一组,那不就天下无敌啦!

格瑞:(…笨蛋,这又不是游戏)



  学校考试的目的也不全是刷人,更多的目的只是分班。凭金现在的排名,报个自招大课没什么问题。他跟格瑞商量了一下,才发现对方早就进自招课了。也对,年排第二不是说着玩儿的。

  金看着自己的成绩条,又想起格瑞的,数了数算了算,觉得自己像是比人家少考一科一样。不由得愁眉苦脸。

  更为烦躁的一点,自招课定在周五放学。好巧不巧周五下午金有三节课,大部分人都只有两节课,虽然时间来得及,但因为报名火爆,就算是大教室也座无虚席。金第一次去上课还忘带了笔记本,可怜兮兮的坐在最后一排,后悔怎么没向别人借个望远镜。

  这可真是个看不见也听不见的鬼地方。金眼睛都要看对眼儿了也没看清板书,也就不再纠结听不听的懂了,眼睛左左右右找起格瑞来。结果扫了没两眼就看到他了,金稍稍站起身子,看到他在前两排撑着脑袋奋笔疾书。就是隔得有点儿远了,连背影都看不清楚。

  诶...我到底是为什么来上这个课的嘛...

  他有些丧气的坐回去,干脆撑着脑袋盯着格瑞一个劲儿地看。格瑞记完这一段的笔记之后放下笔,他身旁的嘉德罗斯侧着脸说了什么,金看见他张嘴应了句,然后扭头朝后面张望。

  他从左看到右,从右看到左,金还寻思他干嘛呢,结果格瑞的眼神扫到他之后,就定在他身上了。

  金愣了一下,赶紧趴在桌子上,再也不敢往格瑞那里看了。合着他是在找他呢。金心里默默得出这个结论,不知怎么的就心率加快。

  他脑袋里嗡嗡嗡,连保持冷静都有些困难了,哪儿还挂念着听课啊?下课铃一打,他就赶紧从桌上弹起来,装作收拾东西的样子。其实他就带了两根笔和一本书,能收拾到哪儿去。就干脆继续趴在桌子上装死,顺便等人。

  等后排的人都走光了,格瑞挎着包走过来在他座位旁边站着等他,伸手敲了敲他的桌子,金抬起脸看他,觉得自己的脸还有些发烫。

  “你又打算睡几个小时?”格瑞看着他,金嘟了嘟嘴,拿起仅有的几件学习用品跟在他身后往回走。格瑞看他这模样,从他这儿往讲台看了一眼,这能看到个啥,估计脸老师的脸都看不清。伸手从包里掏出笔记本,伸手递给他。

  “回宿舍补好笔记,不懂的去问嘉德罗...不对,不懂的第二天来问我。”

  “估计得有好多不懂的。”金叹了口气,收起本子抱在怀里,“不过谢谢你啦,我还可以去问雷狮嘛。”  

  “...雷狮这人解题思路跳脱,你问他可能越问越晕。嘉德罗斯的思路还算清晰,但他大部分时间不会想去搭理你。所以你来问我。”格瑞走在他身边,照往常一样送他回宿舍,今天金没叫他上楼,一路上他目光都躲躲闪闪的,照往常他说话眉飞色舞,今天显得有些低沉。

  “金,你怎么了?”格瑞唯一能想到的点就是他一整节大课什么也没听见所以都浪费了,“…我下次给你提前占座?”

  “不不不!不用了!”金一下子抬头连连摆手,“呃…啊,也不是不用…哎…”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向格瑞摆了个笑脸,有些疲惫。

  格瑞欲言又止,跟他站在宿舍楼的门前,“你什么时候开始唉声叹气的了?”

  金的笑脸凝滞了一瞬间,眯了眯眼无奈的轻笑,一个人的时候染上的陋习,你现在一下子让我改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他张了张嘴,觉得现在说话的话有哭腔的可能性很大。

  “我这不是…有点儿…那什么,感叹吗。”金吸吸鼻子,“我转学来这儿,其实还挺不容易的。你知道,我升学考试考的…不是很高嘛,所以一开始还很担心,不过还好有你,现在都没事啦。嗯,真的。”


  ……

  

  “真没事儿?”格瑞转过脸看着金,他好像看上去还不怎么开心,他想了会儿,抬手轻轻摸了摸了他的后脑勺。

  “那上楼吧,早点睡。”

  他背着包往门外走,金在他身后“哦”了一声,半晌后大喊了一句“晚安”,已经空荡荡的操场上回荡了两声,格瑞回头摆了摆手,借着微弱的灯光,隐约看到金笑了。他手晃着停在半空,嘴唇轻动,小声说了一句晚安。

  

  金转身深吸一口气,两步走进宿舍楼,路过自动贩卖机的时候还狠狠瞪了一眼咖啡,转身上楼,宿舍比操场热闹不少,佩利雷德和雷狮兴致勃勃地打UNO,嘉德罗斯还是瘫在床上打游戏,真不知道他怎么考的年级第一。天赋这东西可真可怕。

  金把书包甩到桌子上,坐在床上两下换下校服,套上睡衣。雷狮看了他一眼,“回来的够晚的金,课上得怎么样啊。佩利,你,别动!6。”

  “啊…还行吧。”金随口糊弄过去,翻出格瑞的笔记本开始补笔记,“才怪,我听格瑞说你肯定在最后一排,听得见才怪。”嘉德罗斯手指飞快的按着游戏机的按键,也没看金就直接插嘴,金皱着眉头撇了撇嘴:

  “嗨呀你可别说了你…”

  “我就知道,上什么课啊,跟我们回来打牌岂不快活!”雷德从仅剩的两张牌中狂甩出一张绿色转换,“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哈哈哈哈UNO!!!!!”

  “靠,妈的又要输了…”佩利嘴里咬着脏字,“雷狮老大,你有什么功能牌,快甩他一脸。”

  “甩你妹啊,换顺序了我下家是你!”雷狮“啧”了一声,凑过去看了眼佩利的牌,“…好家伙,你这是抽了一手调色盘啊你。”

  金听着挺有趣,写了一半凑到雷狮床上去看他们玩,听到雷狮的话后瞟了眼佩利的牌,忍着笑,再一轮下来雷德顺利出去最后一张牌,剩下两人唉声叹气念着倒霉,扔给他两张饭票。

  “诶诶诶这轮加我一个加我一个。”金坐在床边举手,“这玩意儿怎么玩啊——”

  “玩什么?”

  “uno。”雷狮连头也没抬,雷德忙着发牌。佩利还心疼自己两张饭票,就金捏着牌听到声音愣了一下,抬头果然是熟悉的脸。


  “诶??格瑞!!!!”他赶紧扔了牌,四个人的牌混到了一起,“靠你在搞毛啊金…你谁啊?”雷德抱怨了一嗓子看向门口,格瑞挑着眉毛还挎着包站在门前。听到金喊出那两个字,雷狮和嘉德罗斯同时抬头。

  “你咋来了。”“靠,你怎么来了。”

  “格瑞!你怎么来啦!”

  当然最后这一句是金说的。

  他换掉了有点脏的校服,套上了淡橘色的睡衣,帽子挂在床头了,头发有点翘起来,格瑞走过来把书包搭在金的书包上,看了眼写了一半的笔记。金扭头看了一眼雷德嘻嘻一笑,“我不打了,你们玩吧。”他说着乖乖走到格瑞身边,“格瑞格瑞格瑞,你怎么来了啊,你不回公寓的吗?”

  “学校大门关了,过来睡一晚上。”

  “啊?哦,今天关这么早啊。”金小声念叨一句,自己轻轻笑了,他坐在椅子上仰头冲格瑞说,“格瑞你坐我床上吧,嘉德罗斯下面那张,这里正好还有一张多余的床呢,喏雷狮下面这张,在我对面呢,灰有点多,你没有换洗的衣服吧?我的睡衣能穿吗?我这里有一件大号的....”

  嘉德罗斯听不下去了,忍无可忍翻了个身,“我说你俩,谁是谁妈,分一个出来行吗。”

  雷狮配合地笑得张牙舞抓。

  金囧了一下,抿了抿唇,“就你会说,我都习惯了…啊格瑞,柜子里还有被子,你铺一下…我去洗脸。”

  格瑞点了点头,看金走进卫生间,顺手把衣服换了。这家伙从小到大都不长身体啊,现在还瘦瘦小小的。格瑞套上他的睡裤,脚踝露在外面,衣服穿上还好,但还是有些小了。他打开柜子,看着上铺雷狮他们玩儿的正欢,无奈的呼出一口气,铺好床后拍了拍被子,坐在床的一角,并没有躺下。

  金从卫生间叼着个牙刷探出半个头,格瑞扭头看他,目光撞上的时候轻轻笑了。金看着愣了一秒,也想咧嘴笑,无奈嘴里还有泡沫,差点呛着自己。他赶紧漱口吐出去,抹了把嘴坐回床上打了个哈欠躺下等熄灯。

  格瑞看他躺下,也顺势躺在床上。金本身听了一节半懂不懂的课有些犯困,突然想起来格瑞从大教室前往后远远的找他的情景,脸一红又没了睡意。他睁开眼斜睨着临床的格瑞,他闭上眼睛不知是睡着了还是闭目养神。金呼出一口气,翻了个身正冲着他,窝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准备也睡觉了。

  不想了不想了,格瑞就是格瑞嘛,因为是格瑞啊…不想了不想了,明天还要上课...

  他感觉对面的人好像动了动,但也懒得睁眼再看了。过了几分钟之后,全楼熄灯。小宿舍里除了雷狮他们收拾uno的声音以外,什么都没有。

  格瑞借着窗外的光看着金的脸。他一直觉得金安静的样子比他吵闹的样子要可爱。虽然有一段时间没见,他觉得金还是老样子,但隐隐又认为,金有一些不一样了。即使不能每时每刻都粘在他身边,也不会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了,也不会粘着他撒娇了。他也学着去交很多别的朋友,虽然他以前就是这样的。

  金,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呢?

  哎...

  对面的金动了动脑袋,小声的叹了声气。像是在回答他内心的默念一般。

  

  ……格瑞发现是哪里不对劲了。

  金这家伙是到青春期了吗?




  [竟然真的有]tbc.

  


-----


金的宿舍成员:嘉德罗斯,雷狮,雷德,佩利利。

全是私心,耶。

我们学校宿舍是六人标准间,瑞哥来抱团取个暖正好。

mua

uno真的好玩儿的,不是吗?忽略我被室友揍了一顿的前提下x


评论 ( 6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