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告白(こくはく)

学院趴,傻白甜,双向暗恋


  “我,是,金,我,其,实,很,喜,欢,你。”

  

- 



  下午四点,格瑞背着包拿着笔记本从东侧楼梯下楼,阳光照着操场,从窗户洒进楼道。他眯了眯眼睛拐了个弯。金的班里没人。他应该还有一会儿才下课。他站在墙边靠着窗静静等他。高一还没放学,整个楼道寂静得只有心跳的声音。

  分针指向五的时候,铃声响起。楼道渐渐地变的吵闹起来。路过的同学有的好奇地端详这个高三的大哥哥,格瑞不去理会那些目光,直到熟悉的声音从楼梯的一角传上来,他扭头往那边看,金跟他同学一言一语聊着天,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笑容被放大,笑着冲他挥了挥手。

  格瑞也抬手示意了一下,看着他走回班。柔软了嘴角。



  两天前,金把自己的数学笔记给了格瑞,说是想让他帮忙查查有什么地方不全的,顺便帮他补补。他一直懒,格瑞拗不过,只好答应他。回家一看才发现他的笔记并不是哪里没记全,连例题和原理都写得清清楚楚。格瑞发现有的字明显地被铅笔圈起来,他看了看,这些字从前往后连成一句话。


  “我,是,金,我,其,实,很,喜,欢,你。”

  

  我是金,我其实很喜欢你。

  格瑞读出这句话之后,惊讶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脸没意识地红了,耳尖在微微发烫。他只能庆幸还好自己在家周围没人,又反复读了几遍,确定自己没理解错意思。至少字面意思——

  我是金,我其实很喜欢你。

  格瑞半掩着脸,又不冷静了。


  告白?还是恶作剧?格瑞想直接打电话问金,拨出去之后电铃响了一声,心里没来由地空了半拍,他把手机拿开赶紧点了挂断。深吸一口气。

  算、算了,还是第二天再问他吧。他心绪不宁地想


  可第二天他等到中午,都没看到金。按往常他早该来赖着他去食堂了,今天却出奇得晚。格瑞只好自己一个人穿过教学楼。路过金的楼层的时候往他们班瞟了一眼,熟悉的位子上没了人。

  格瑞抿了抿嘴,心里一下子像压着石头,有些透不过气。

  他来到食堂,因为去得晚了,全校的学生都挤在这里,吵吵嚷嚷的,一眼望去也没有空的座位了,他也不想委屈自己跟不认识的人一起吃饭,皱了皱眉准备饿一天,刚准备转身就被拍了下肩膀。格瑞回头,看到向上翘起的金色发尾,金跟他打了个招呼,看着他笑了。

  “嘿格瑞!中午好,我占好位子啦,还给你打了饭哦!”他笑嘻嘻地在他耳边喊。格瑞觉得心理的沉闷一下子缓解了不少,他直直地盯着金看了两秒,又移开了目光。


  ——我,是,格,瑞,其,实,我,很,喜,欢,你。


  他思索着如果自己也像金一样…不对,还不能确定是不是金刻意这么干的,但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在面对他的时候,会不会像他现在对他那么自然。

  ——不会。

  虽然这句话怎么看都成立,但答案显然易见。


  他跟着金往一个窗边的位置走去,金往里做了一个座位,格瑞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坐在他边上。他瞄了眼盘里的饭菜,基本都是他平常吃的。他侧过脸看着狼吞虎咽的金,扭回头开始吃饭。

  “格瑞你帮我补笔记了吗?”

  没有。格瑞心想,但还是闷闷的嗯了一声。

  “呜,上数学课没有笔记本,今天上课我都被老师批评了,我们讲的东西超难啊啊啊啊,你再帮我补一章好嘛,就一章?”

  格瑞没看他,点了点头。

  “你可得赶紧给我,我还有不会的东西想请教你呢。”金边嚼边说,被呛到了咳嗽两声,拿起旁边的水杯灌了几口水,格瑞瞥了他一下,腾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背。

  “食不言。好好吃饭。”

  金拖着长声“哦”了一下,“还不是因为你老是不说话。别老不理我嘛。”金嘟着嘴,撑着头看着窗外,阳光有点晃眼,金眯了眯眼睛,移开了目光。


  “格瑞——我啊——”


  “嗯?”

  格瑞扭头看他,等着他接下来说一些无足轻重的无聊的小事,至少很多在他看来是无聊的东西,都值得金叫唤他一起看。可这次,金却没了下文。他目光放空往前看,脸上几乎没有表情。

  格瑞心里没来由的漏了一拍。


  吃过饭后金简单的跟他打了个招呼就回班了。格瑞站在东楼梯上,从这里刚好能透过前门看到金的座位。金发的男孩一回到教室就瘫在了座位上,书摆了满桌。那个叫凯莉的女孩子走到他身边,叼着棒棒糖笑着跟他说了什么,金立马苦着脸,胡乱伸手挥她。他回身从书包里拽出一瓶牛奶,咬着吸管抬头跟凯莉说了什么,逗得她笑的直不起腰。

  格瑞转身上楼,一步两步踩着中午十二点的太阳往上走。他回班班坐在座位上,从抽屉里抽出金的笔记本,打开,翻了几页,摸出橡皮擦了擦,又合上。他拿着本子准备现在就还给他,上课铃却不巧正好响起。

  格瑞“啧”了一声,下午高三全年级统测理综。午休班主任是绝对不允许出去的。这下是没机会立即还给他了。

  他只好认命坐下来看着书发呆。铃声一落,后门被佩利打开,雷狮不慌不忙的走回座位,路过他的时候扫了下他的桌面,“不愧是学霸哦,你生物还用看啊?”

  格瑞抬眼瞟了他一眼,默默翻了个页。

  “那么认真学习不也就比我高了一名?格瑞,别学啦,大好午休,我们玩uno吧——”

  “去跟卡米尔玩吧,他每次都让你赢的。”

  “那小家伙才没有让我嘞——哟,这不是那个高一的小毛头的笔记本,你怎么拿着?”雷狮伸手想拿来翻看,刚打开第一页,格瑞瞬间出手把它抢了回来,瞪了雷狮一眼,重新把笔记本放回自己的抽屉。

  “嚯,这么凶。又不是你的。”雷狮啧啧,回过身去趴桌子睡觉。


  是我的,怎么不是我的。

  格瑞心里默念,又翻了个页。


  考完试已经是下午四点。高一应该还差五分钟下课。格瑞算好时间,收拾书包,从东楼梯下去,金的班里空无一人,他把书包和笔记本堆在窗台上,静静的靠在窗边等他。不一会儿铃声响起,嘈杂声从一楼传上来。金的声音从楼道的一角传来,格瑞往那边看了看,正好撞上了他的目光。

  金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冲他咧咧嘴,挥了挥手。格瑞轻笑,抬手回应,看着他走进班。

  他把包从窗台拿下来重新背上,笔记本捏在手里。金背着包走出来,看到格瑞手里的笔记本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收拾完了?”格瑞微微低头看着他,金看上去有点紧张,小声的“嗯”了一下。

  “好。”格瑞往楼梯走,金跟在他后面下楼,哒哒哒踩着楼梯。格瑞放慢脚步等他,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走出学校。

  夏天的四点钟还是艳阳天,他们俩走在人行道上,金反常的话少了一点,但一路上还是滔滔不绝。他说话像百灵鸟似的,绘声绘色眉飞色舞。格瑞静静听着,“嗯嗯”地回应着。他们走到红绿灯停下,金的话也就势停下了。

 绿灯,黄灯,红灯。他不说话,格瑞也不说话。下午阳光伴着温热的风一起扑在脸上,额头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格瑞呀——”金纠结半天,还是准备先开口对他说,“我的笔记本…”

  格瑞知道他要说这个,“在这儿。”

  他把一直拿在手里的笔记递给他,金呆了一下,“哦”地应了一声,“你、你看了?”

  “看了,笔记差的挺多的。帮你改了点儿。”格瑞抬手摸了把汗,金半张脸藏在他的影子里,眼睛映着光。格瑞明显看到他疑惑地眨眨眼睛,嘟囔着“不会啊”翻开笔记。


  “我,是,金,我,其,实,很,喜,欢,你。”

  我是金,我其实很喜欢你。


  格瑞也不知是突然坏心眼还是福至心灵,中午的时候擦掉了两个圈。


  “金,我,其,实,很,喜,欢,你。”

  金,我其实很喜欢你。

  

  他静静看着面前的小家伙的脸由不解变成飞红。发现他做的“手脚”后有点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他的脸,发现格瑞正抿着笑看他,他的表情一下子从惊讶变成了惊喜。支支吾吾没说出一句话,最后害羞地把脸藏进了格瑞的怀里。

 

  “谁教你的?”格瑞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金一呆,“诶,凯莉…她、她告诉我的…”

  “她教得不错。”格瑞看着对面的红灯转绿,伸手牵住金的拉着他往前走,“那她有没有教你如果告白成功了该怎么办?”

  “啊?好像没有诶…”金慢吞吞跟在后面,他现在还有点没回过神来,格瑞听到他的回答后回头,往回朝他走进一步,脸在眼前放大。

  格瑞凑过去,伸手浅浅的环住他的腰,温柔地亲他的嘴角。

  他冲着金笑了,在下午四点的阳光里显得很好看。


  “我教你。”



end


雷总不出场也行,但我就是要让他出场!

感受到我对uno的执念了吗。



谢谢你们啦 mua

评论 ( 5 )
热度 (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