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瑞金]信燕

*阿狸《信燕》的捏他,设定和大致剧情都出自于原著,建议补完hans先生的原文。他真的是一个很有才华文笔和画技兼具的人。我很喜欢他。

原文链接,往下翻会有https://wapbaike.baidu.com/item/阿狸·信燕/5574095?fr=aladdin

————

离开桑树街的时候,圣诞节的雪还在下。
格瑞围着厚厚的围巾去送金进港口,节日效应的缘故,港口人格外多。他紧紧抓着他的小手,生怕他走丢了,虽然不久以后他就要松开手,看着金登上开往北方的船。

“没事…格瑞,虽然阿莱港口离这里很远,但我也会回来看你的。”身旁的人好像在强颜欢笑,扭着头勾起嘴角笑着跟他讲话,殊不知他自己的眉毛往下撇得比谁都明显,表情比哭还难看。

格瑞呼出一口气,在十二月的冷气里凝成水珠消散在空气里,雾状地模糊了他的表情。
“我会经常写信给你。”

半天,他憋出这一句话。其实他想再说些什么的,像“我很舍不得你走”“金,我会想念你”之流。但因为他面子太薄嘴又太笨说不出口。

不过好像他的心意已经传达到了金的心里。对方的眼神湿润着看向他,终于放弃了笑容,露出离别时应有的悲伤表情。

金要搬家了,搬到地球另一边的大陆去。那附近有一个很大的港口,据说是远古时期和龙作战的堡垒,现在被改成了巨大的人流中转站。成了那里的地标建筑。

他们以前还研究过那个地方,据说那里的墙壁里有龙蛋的碎片,漆黑一片的时候会闪着金光。可惜那个港口实在太豪华,根本不存在漆黑一片的时段。于是那个“据说”就藏在他们俩小时后的闲谈里、伴着金的呼噜声飘走了。如今金要搬到那个地方去,格瑞看着他一步一回头地登上船,猛然想起这件事情来。

事实上,连寄信到阿莱港口,再收到回信的时候,估计都已经过了一个季度。如果明天就往金的目的地送去一封信,等他拿到的时候,估计这里雪早就停了,风也转暖了吧。

人群熙熙攘攘,格瑞发呆的几秒钟里,身边已经经过了数不胜数的陌生人,天还是很冷,可他却觉得眼眶热得要命。


夜晚回到家,隔壁没了灯光和声响。他的卧室只开了一盏台灯,格瑞忍无可忍般抽出一张信纸,就着昏黄的灯光,拿笔有些烦躁的写下几个字折了起来。飞快包上信封写上金的地址,打开门走进风雪里,将信投进信筒。

这一系列动作意外地行云流水,开门回来的一瞬间,冷风从他的后背和缝隙里灌进家里,他却觉得心里松了一截。感觉好受不少。
「我真的不想你走。」

一句对他来讲已经可以说是很出格的表白。的确需要足够的冲动才能有把它寄给自己喜欢的人的勇气。

一周过后,邮递员来取信,吹了很久的西风在那天也恰好的停了。久违的出了太阳。格瑞有些无聊地躺在床上。往常这时候,金会来敲他的窗子,特别是在这种难得的好天气里。他走了一周了,格瑞却总也没法习惯。他也不愿意去跟别人说这件事情,毕竟就算金本人出现在他面前,也许这种感觉也没办法好好传达。

他一直是个很不善言辞的人,他的爱也因此像是受到了阻碍一般,那是否好好的传达出去了呢?

孤独乱想的时候,窗子突然被谁敲响。

第一反应是金,格瑞一个激灵起身,才想起来金去了阿莱,失落又差点将他淹没。格瑞心态有些崩,看了一眼窗户。

是一只鸟。

格瑞带着满头的问号开了窗,以为是谁家养的观赏型宠物,抬抬手想给挥走,没想到鸟下一秒钟开口说话了。

“格瑞!”
给格瑞吓得倦意全无。

带着小小的海军帽有些臃肿的鸟抖了抖翅膀,带着一脸淡定继续开口:“嘿…格瑞,是我啊,金!我已经到阿莱啦!这边没什么寄信的,据说是太远了,而且少有人类,所以不往桑树街寄信…不过这里有一种神奇的信燕,可以把我的话说给你听,像个录音机——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其实信燕一开口,即便声音不对他也知道这是金——语气太像。

“我这里一切都好,阿莱比桑树街暖和好多!所以你给我带的围巾啊棉袄啊什么的,可能要压箱底了,嘿嘿。这边的贝壳特别好看,我还给你买了阿莱港口的纪念品,在信燕的背包里,你要记得拿哦!你怎么样?那边雪停了吗?我…”

“我好想你呀。”

说完这句话,信燕没了声音。格瑞扭头,鸟后面还真背了个小布包,他伸手一拿,摸出来个钥匙链,一个玻璃的挂件,是龙蛋的形状,上边画了个窟窿,一只小龙的头从那里伸出来一点。

格瑞拿在手里,用手指摩挲着。轻轻笑了一声。

“啊,对了!摸摸信燕的脑袋他就能听你说话啦!我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这么乖。等你的回信!”

本以为它已经没话了,却不想又突然冒出一句,大早上一惊一乍两回,格瑞觉得自己心脏压力很大。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摸了摸信燕的头,那只胖鸟歪了歪脑袋,咂巴咂巴嘴,也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说话了。

格瑞呃啊了几声,有些手足无措,试验地叫了声金,鸟也没什么反应,他转身干脆拿了张信纸。但一周前的冲动好像带走了他的智商,愣了一会儿也没想出来还能写啥,笔在纸上洇出一个黑圈。他默默地把这张纸叠了起来装进信燕的小布包,署了个格瑞,说了一句“记得看背包”就打发鸟走了。

不知道信燕什么时候会飞到金的窗口,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再会飞回来。格瑞看着信燕飞走的方向,天被染成了米黄色,远方的云有些刺眼,只有风还是凉凉的,从窗户吹进格瑞的房间,拍到他的脸上。

他应该多说一点话的。
等下次信燕来吧…他这么暗自决定着。

但偏偏与他作对一般,这个“下一次”来的格外晚。这之后的一周时间里,天从鱼肚白变成温暖的草莓色,再变成深邃的黑,他的窗子前都没有见到信燕。他第一次觉得那种肥胖的灰鸟其实挺可爱的,海军帽也很别致。从它的尖嘴里吐出人的话也不那么滑稽了。

这天深夜,他依旧等了一天。已经是凌晨了,格瑞仰躺在床上毫无睡意,外面正是满月,月光穿过纱制窗帘打到天花板上,很白。他翻了个身闭上眼睛,眼前却还是亮的。

金在干什么,现在是白天吗。他又想到了他身上。那边比这边热,大概是因为地理原因吧。如果不会下雪就好了,这样就不会感冒,他一玩雪就感冒。

格瑞在脑海里勾勒金发少年的样子,想起他们以前在雪地里堆雪人,大概是前年的事情,金回家就发烧了,家里没人,他哆嗦着来找格瑞,脸红的像个番茄,又烫,给格瑞吓得,还以为他神智不清了。
烧发了两天,格瑞都没怎么敢睡觉,后来还是叫了街里的医生来才好。后来去年下雪,格瑞说什么也不陪他玩雪了。就是不知道现在不在他身边了,金自己能不能忍住不去玩。虽然可能性很小。

嗯,等信燕来,叮嘱他一下不要玩雪吧。

格瑞迷迷糊糊地想,像是忘记了金说的那边暖和一般,快要睡着了。

这时候,窗子突然被鸟喙敲响,翅膀扇动的声音嘈杂了一瞬,在他的窗口安静下来。嗒嗒嗒的声音响了几番,起初,格瑞以为是做梦,没有起来,不知信燕敲了几回窗,才将床上的青年惊醒,格瑞扭头一看,时针指向凌晨一点。

“好晚。”他嘟囔了一声,又想起来那边大概是白天。他开了窗,信燕扭了扭脖子,羽毛上悬着快滴下的水珠。

格瑞搬了个椅子倚在窗边,看着信燕等着他说话。鸟等了一下,咂巴了嘴巴,开始说起话来:

“格瑞,你好!”
它刚一开口,格瑞就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他目光并没有放在信燕身上,他有点困,所以目光微微下垂,毫无焦点的落在铺满月光的地板上,合上眼睛听“金”跟他说话。

“你给我的信我收到了,但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是什么意思。最近这边信燕好像都很忙,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只空闲的劳燕,它飞的慢,你是不是等的有些着急啦?还有还有,你不要对着信燕一只呃呃啊啊的啊,它一开口就给我乐的不行,笑死我了哈哈哈哈,你照常跟他说话就行,不用那么害羞!”

他才不是害羞呢。

“信燕很方便的,飞得也快,虽然这只除外。嗯而且这么交流,不就会有一种我在你身边的感觉吗?哦对了,包包里有凯里要的化妆品,我瞎买的,买错了叫她别生气啊。雪停了吗?你可别着凉啊!嘿嘿,格瑞,悄悄跟你讲,我还挺喜欢阿莱的,这边的海特别蓝,星星很多,真希望你在。这边的矮人大叔一点也不凶,路边开了家小酒吧,我上次不知道,进里面看了一圈,还以为是果汁店,你知道吧?那里面都是大叔!吓我一跳!虽然比我还矮半个头吧。”

“他们给了我一杯牛奶,问我是不是人类。他们说人类比精灵种要好打交道,店长是个壮年的矮人,他说他很喜欢人类。还送了我一袋当地的牛奶糖。特别好吃,我给你塞了半袋,剩下的我吃完啦,嘻嘻。”
“回信的时候,给我讲讲你那张信纸的意思吧?我费解了好久…毕竟格瑞你是个很高深莫测的人…但很可爱,我最喜欢你啦!”

“爱你的金,要赶紧给我回信哦。”

那只年老的信燕说了一大段话,嗓子有点哑。它抖了抖身子,张了下翅膀,像是神了个懒腰。格瑞摸摸他的肚子,信燕躲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

他拿手指点点鸟的额头,笑着跟他说:“我也想你。”



“金先生:我们是阿莱港口海关,您有一个从桑树街寄来的大型包裹,请带着您的身份证件明天来港口取您的货物。”


信燕发出去已经过了一周,格瑞的回信一直没来。老信燕撑不住掉到海里了吗,金甚至想过这种悲惨的结局。要不要再去给他送一只信燕呢?金等的有些烦躁。还是说,格瑞又写信过来了?

第二天,金起的很早。收到海关的通知后他就一直很兴奋,想来想去也只有格瑞会给他寄东西了。大型包裹,会是什么的?一大堆的零食和糖果?不是,那不是格瑞的画风了;玩具和图书?他也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啊…

或者,格瑞把自己塞进箱子里寄过来了?

“哈哈。”金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他走在路上,远远的看到的阿莱港口。他越想心跳越快,往前小跑起来。

港口的人依旧很多,金顺着人群往里走,转了一圈找到了海关室。他往那边跑去,金色的发尾在空气里一上一下的摆动。

他的大箱子被摆在靠里面不怎么显眼的地方,金跟工作人员协商了两句,准备叫个人把这个东西搬回家。刚想拆开看看到底里面装了什么,咔哒一下,海关室突然黑了。

不止是海关室,整个港口内部都陷入了黑暗。像是跳闸了。虽然是白天,但今天的太阳深入云层,阳光并不亮。靠里的地方一片黑暗,一时间人群有些骚动。金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干什么,只好默默的等着恢复电力。

这时候,一束光亮吸引了他的目光,不止是他的,还有所有人的。嵌在墙壁里的某一块微弱的发着金光,眼睛适应黑暗一段时间后,众人才发现这里有一处光源。


先是惊讶,然后爆发出惊喜的吸气声。


龙蛋的碎片!


所有人都有些兴奋。这让本就嘈杂的港口更加混乱了。

“墙壁里龙蛋的碎片…原来真的有的啊。”
金小声的说,想起了格瑞。当初他们一起看的关于阿莱港口的书,他看上去也很感兴趣的样子。现在,此刻,他要是在就好了——

灯在头顶闪了闪,又亮了起来。黑暗的大厅被白炽灯灯光笼罩。方才小小的金色光源已经不见了。

金呼出一口气,接过那个有点重的箱子,箱子很高,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有些手忙脚乱,准备把它放在地上推回去。

他径直往回走,踮着脚尖看着前面的路。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了。金把箱子搬到卧室,有些心急地拆开。刚打开顶部,一簇银色的毛绒映入眼帘,他心里一跳,格瑞?

然后他将箱子完全打开,发现是一个银色的大熊。

看着署名的格瑞二字,金突然有些想哭。他抓了抓大熊的爪子,把它从箱子里抱出来,放到床上。

这时候,门突然被敲响。金愣了一下,赶紧抹抹眼睛,喊了声来了踩着拖鞋跑到门前,打开门——



格瑞带着小小的海军帽站在金的门前,一副信燕的打扮,看到他之后轻轻弯了弯嘴角。


“请问你有什么话想带给格瑞吗?”





-END


————
多些喜欢,早点睡吧,mua



评论 ( 3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