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哨向/周叶]燎原 06

首章


 他一直很喜欢枪。

 沉甸甸的质感,深色的色调,手托着枪身,拇指正好就能扣在板机上,就好像枪是为他的手而量身打造般恰到好处。

 周泽楷伸手,从背后将步枪取至身前,稳稳地拖住。他环视一周,盯着烟雾升起来的方向。而人显然不是从那边来的,他扭过头,盯着右边的山坡。

 …只能是从右边了。左边和后边的人已经被确认过,但凡有投炸弹这样的动静,都会被第一时间察觉。只是…右边什么时候还猫着一个人的?这个人逃过了他的眼睛,周泽楷握紧了枪,有点烦躁和生气。

 他脱离主队伍往右手边的山坡冲去。在他身后,叶修的目光跟着他,他皱了皱眉,迈开步子往他离开的方向走了两步,又停下步子,最后还是没有跟着他一起走。

 冯宪君给他们的命令是断后,而其中有一个人已经擅自离职了。他不希望他一走,被主部队中了敌人的招,被从后掏了屁股,这大概是敌人下的套。


 或者这本来就是个幌子?


 叶修突然冒出这个想法,不禁停下脚步。

 刚出家门就发现后面有狙击手,在这种被监视的情况下队伍继续向前走…不久左边也发现有人架着枪。而现在左侧又有炸弹炸开…是从右边来的?那么这说明右边也有人吗?但是那真的是从右边来的炸弹吗?或者说…右边到底有没有人,有的话,有多少人?

 叶修越想越心慌,抬头已经看不见周泽楷的踪影,他出了一手冷汗,一下子没了心神。

 山坡那头可能是片这里看不到的地方,因为这里较高,总会一部分被挡住。那里可能空无一人,或者…藏着一票子人。

 周泽楷可能会被包了。


 叶修冷汗出了一身,再也顾不得什么断后,撒腿就往右边的山坡跑去。
 

 周泽楷跑上山头,发现对面的山上有些不对劲。

 按理说,这里的地形高低起伏,要从这里扔炸弹到对面,必须要占领一定的高度。而不论是这座山坡的高点还是相邻山坡,都没看到半点敌人的踪影。

 没有人吗?

 不,一定有人。他们从这投了炸弹,并且曾成功地躲过了他的眼睛。这一回,绝对不能放过这帮畏畏缩缩的小人。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往前面的山坡跑去,上斜坡还没到一半,背后突然传来枪声。

 步枪,很近,就在我身后几米…

 脑袋里冒出这几个念头,他想转身,胳膊却突然无力,而后传来剧烈的疼痛,周泽楷顺势地手一松,左手托着的枪掉在草地上。


 周泽楷低头想去捡起枪,刚刚的枪声完全打断了他的思考,现在他觉得脑子里乱作一团,地上的不停滴落的鲜血扎着他的双眼,左胳膊传来的痛感刺激着神经,他木然地往回看,在山坡掩体的背后,二十…不,至少三十人——一个队的人举着枪,将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


 藏在这里…原来是想把他引过来做掉吗?怪不得查不到踪迹,因为这帮人从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没露过脸。爆炸声估计是早就藏在那里的炸弹,被远程引爆了吧。

 他好像完全被这些无用的人类敌人骗了啊,现在还受了伤,在他们的眼里应该显得很无用吧。这帮阴险的人…

 周泽楷怒不可遏,从刚出发到现在积攒的愤怒全部不假思索的挥发出来,他右手举起枪,在一片的枪口的“注视”下决然的地扣动了扳机——

 与此同时,叶修正跟着周泽楷的脚步往右走。一路上没看到人,他心中却不安更甚。他爬上山头,看到了在斜前方不远处半山腰的周泽楷,看到他暂时没事,叶修心里稍微放心、刚打算往他那边追去,枪响却突然响起。

 远处周泽楷停下脚步,从叶修这里看,他的枪掉到了地上。血液流了出来,在地上铺开醒目的红色…他睁大双眼,心跳因为骤起的枪响而停滞一拍,他慌忙往前走,往右手边一看,才发现这里埋伏着一队人。

 跟他想的一样…现在,那些人将枪指着周泽楷。远处的那个少年没了反应,很久都有动静。叶修又担心又着急,紧紧握着拳头,脑中思考着怎么才能救他——就在此时,周泽楷动了,完全在他意料之外的,年轻的哨兵大吼一声,用手托起枪不顾一切的扫射着。

 叶修在瞬间想起的枪声中愣住了,但下一秒,他果断地往山下跑,并没有朝着周泽楷的方向,而是向着地下那些伏兵——他看着不远处前方的一票人,瞪着前排拿着枪的一人的后脑勺,以向导的方式,向他们开炮。

 初见周泽楷的时候,叶修曾这么试探过他。以锐化自己的精神力去刺探他的脑内。然后他发现,这个哨兵有超乎常人的决心和毅力,感觉是一个倔得不行的人。同时,也具有着过人的天分。

 现在证明…确是如此。在巨大的压力下,他拖着中枪的身体对着敌人开了枪,与躲躲藏藏地埋伏不同…叶修更认同的,是这种写在明面上的战意。

 他于是也和他的哨兵一样,将战意凝成无形的尖矛,在背后刺穿敌人的大脑。

 被他攻击的人会在一段时间内丧失战力,叶修离的越近,攻击越奏效。明显的,后排开始有人捂住了脑袋扔掉了枪,很痛苦似的跪在地上。周围的人连忙检查着周围,看到叶修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一旦对上他的目光,大脑就一片空白,传来剧痛的感觉。像是要炸开般。

 周泽楷开着枪冲下来,左胳膊脱力捧着枪,血流了一路,他眼前除了不停冒火星的步枪,就是前面的敌人。其他的他没心思去看,也没多余的精力去看了。他感到有子弹擦着他的脸飞过,有的扎进了他的腹部和肩膀…他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对他开枪,只是这种一人对抗所有人的感觉,很久都没有感觉过了。

 从他离开家被送到训练营之后,就再也没感觉过了。

 被疼痛和些许“回不去了”的绝望中,周泽楷打完了步枪的最后几发子弹。这一段他完全没有瞄准,这些子弹有多少打中了人,他也不知道。步枪再也发不出火的那一刻,周泽楷带着“结束了吧”的念头停下了脚步。他突然很劳累,拖着身子来到山脚,发现前方的一整个队也全跟他一样。身上受伤,都倒在了地上。

 他先是想:我打倒了这么多人的吗?


 然后,他看到了满头是汗,再也不像是个游刃有余的前辈般,向着他狂奔过来的叶修。

 那一刻,周泽楷的目光都在他身上,周围的景色模糊不见,他感到自己在滴血,全身都很痛,而眼前的人愈来愈近,愈来愈清晰,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话,最后只是完全放心般闭上眼睛,往前倒进了他的怀里。

 他双腿一弯,脱力跪在地上,叶修就抱住他也蹲在了地上。周泽楷头靠着他的胸膛,听着叶修的心跳一下一下,规律地传进他的耳朵里。他抬起没受伤的右手,从后环住了他的肩膀。感觉心里的浮躁,愤怒,绝望和无助全部消失了。


 只剩下满心的安心,原本躁动不安的内心突然安静下来,不再折磨他的大脑了。


 从刚被训练开始,他就知道哨兵强于向导。在整个队伍中,向导只是个辅助角色,哨兵才是整个队伍的关键。

 见到叶修之后,他才发现他如此需要他——有这样一位向导在,他感到无比的安心。

 他曾体会过孤身一人的孤独…

 “前辈。”他沙哑地开口,叫着叶修。

 但他现在再也不会独自作战了——一个人对抗所有人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

 “嗯,”叶修加大了环住他的力气,“我在这儿。”他压下胸膛里强烈的心跳,带着庆幸和失而复得的欣喜,又重复了一遍:“周泽楷,我在这儿。”

 周泽楷轻轻笑了,他抬起头,闭眼埋在叶修的颈窝。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tbc.


————


上章











评论 ( 5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