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瑞金]星が昇る(星升)

 

BEM推荐:メトロノーム

 

0

  周一早上,金接到了嘉德罗斯的电话。

  他跟嘉德罗斯并不熟,看到屏幕上亮起的来电名称时,金小小地惊讶了一下,拿起手机按了接通。

  嘉德罗斯是来提醒他拿走格瑞的东西的。

  听到格瑞的名字,金知道了他打这通电话的目的。格瑞住院的时候,嘉德罗斯曾是格瑞的主治医生。

  他们二人说话还很生疏,毕竟见面的次数不超过五次。金嗯嗯啊啊地应了,抬头看了看表,答应中午之前区取回那些物品。

  “那是格瑞以前就留好了,嘱咐我别一起带走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你还是自己取回去看看吧。”

  挂电话时,嘉德罗斯突然补充道。可金已经按下了挂断,没有来得及回应他。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格瑞还用得着主动去嘱咐那位性格暴躁的医师?

  金看了看表,盯着墙壁发了会儿呆,开始埋头找着一会儿出门的衣服。他想,格瑞还真是个细致的人。尽管从外表完全看不出来。

 

1

  格瑞两年前大学毕业,毕业后租了房子,开始和金一起居住。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小学初中都在一起上,高中因为格瑞转学,所以有相当一段长的时间二人没见过面。后来不知怎么金找到了格瑞的消息,高考后来到了他所在的那所大学。开学报到后第一天,金在男生宿舍门口站了快一晚上,终于堵到从图书馆回来的格瑞。  

  时光太久,久到金这种说话不过脑子的人,也在心里带着点慌张的考虑要不要喊他。他踌躇着,看着格瑞低着头抱着书越走越近。就要路过他身边时,金低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看到他的第一眼又觉得非他莫属,话音刚落,金却心虚地觉得自己认错人了。他有些尴尬地站在宿舍楼前,准备装作看夜晚的风景——然后他发觉刚刚径直要走进门的人突兀的停了脚步。

  格瑞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扭头看着楼门边矮自己半个头、像是大一新生的人,夜色模糊了对方金色的发尾和泛红的脸颊。格瑞眯了眯眼睛,“是金……吗?”

  随后他看到对面的人笑了,愉悦的点了点头,一步两步走到他的面前。那一刻,熟悉感从心里升起,逐渐包裹他的全身。金就站在他面前很近的地方,半抬着头,看着他。眼里的水汽反射着夜空中月亮的光,像一颗明亮的星星。

  虽然从未想过要永远的分别,但久别重逢总是令人动容。

  阔别已久的见面,都已经不再是小孩子的两个人。那个夜晚,格瑞牵住了金的手。

  

3

  在一起之后因为不避嫌,很快大学里传遍了他们二人是一对儿的消息。如果是小时候,搂搂抱抱会被当成友好的表现。而在如今这个年纪,这个动作的意味未免就不会那么纯洁。

  他们在树林里拥抱,不巧路过的女学生看见,于是被拍了照放到了学校论坛。照片上,傍晚棕树边模糊的二人剪影,亲昵地糊成一团难以辨别的黑色,但因为格瑞引人注目的发型,还是能一眼就能认出来。

  金发现这件事的时候为时已晚,那个帖子下面已经盖了摩天大楼,怕不是全校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俩出柜的事实。

  他那时感到十分的惊恐和不安,心跳一下子很快,手脚发软,已经无法思考接下来该如何做了。相比他而言,格瑞就显得淡定很多。除了早上出宿舍被更多的人堵了之外。

  他仍旧如往日一般平常找他去图书馆,晚上两个人一起回宿舍楼的不同房间。第二天早上再去找他吃早饭。然后二人分开各上各的课。像是外界的评论完全影响不到他一样。于是金也就努力学着他不去在意。

  后来这件事也随着热度的散去不了了之。格瑞毕业以后,就更加没人提起了。

  那张模糊的拥抱照被格瑞存进了手机。后来翻找出来找了家打印店洗好,背着金悄悄藏着。

  他其实也很享受爱情带来的幸福,只是格瑞和金不同,他不太会表达。

  但金却总能明白他笨拙和生硬背后的浓浓的爱与温柔。

 

4

 

  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十二点。金走进医院急诊室,敲开了嘉德罗斯医生办公室的门。

  “来了?”嘉德罗斯看见他后说,“那儿呢,在那个架子上。中间那个盒子还有旁边那封信。”嘉德罗斯努了努嘴。

  金哦了一声,走过去打开架子的玻璃门。他伸手将盒子和信小心的拿出来握在手里,嘉德罗斯看着他,听下了手里的活儿若有所思,“格瑞是个这么细致的人吗?”他问道。

  金愣了一下,看着捧在怀里的盒子笑了,“一点点啦。”他勾起嘴角回答。

  哪儿止是一点点啊。  

  格瑞看起来整个人都很面瘫,对外话少,对内,金有时候说话他也不会热情的回应。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心里却不同于外表的细腻。

  金早就知道。

  “他还蛮温柔的。”

  他小声的补充道。含笑的脸上带着些许落寞。

 

5

 

  等到金大三,格瑞已经马上要毕业了。金去学校问过毕业生能不能继续住宿舍,被校方以“无端占用床铺”为理由回绝。

  那时候他们钱都不多。格瑞没办法,又不想回老家上班。考研也还需要一段时间准备。干脆和金商量一下两人在这附近租个小房子。

  金欣然答应,兴奋地睁大眼睛。“可以找个躺下就能看见天空的房子吗!”他凑到格瑞脸前说。

  “找不到。你不如去睡屋顶。”格瑞淡淡的回答他,抬手敲了敲这个幼稚鬼的额头。

  金看上去很失望的样子。捂着被他敲的地方嘟着嘴,上前抱住格瑞的胳膊粘在他的身上晃来晃去。

  “拜托你啦格瑞!躺在床上看星星不觉得超棒的吗?好不好呀?”

  格瑞被他给烦乐了,笑骂着拍了拍他的脑门。“我给你找找去,行了吧?快放开我。”

  金诶了一声松了手,看着格瑞勾起的嘴角,一眯眼,也笑开了。

  后来格瑞在这附近联系很多家中介,辗转看了好几处房子。最后在大学旁一个风景街旁边租到了一处二室一厅的高层小屋。因为是集合式公寓,只租一间房的价钱并不高。更主要的是,这里的夜景很好看。站在窗户边就能看到月亮和星星。

  虽然比‘一躺下就能看见天空’这个条件超微有点差距,但金看到新住所的时候还是眼睛发直,盯着一面落地窗兴奋的叫出了声。他扭头看着格瑞傻笑,冲到他身边拥住他的脖子。

  “我们要住在这里吗!”

  他的声音压抑着胸腔中的激动,声音开心的有些发抖。

    格瑞回抱住他,“嗯”了一声。

 

    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都风华正茂。彼此的未来都还有着无限的可能。

    但幸福的故事却大多总会和噩耗不期而遇。

隔年年底的时候,格瑞查出了癌症。

 

6

 

  金一直都觉得奇怪,格瑞一个生活健康的人,从不熬夜,经常运动,饮食正常,怎么就突然查出了癌症。

  一开始是在职场员工统一的体检中查出胸腔里有些异样。当时体检的医生和格瑞都没想到这会是癌症,格瑞心里也只以为这是个小肿瘤。于是去了市医院准备简单检查了事,却被医生确诊了癌症。

听到癌症这两个字,格瑞竟不知道该做出如何的反应。他捏着病历单问坐在办公桌后的医生:“我还能活多久?”

  “说不好,保守估计两年。”

  在医疗水平还不完善的当年,癌症几乎是必死的病症,只是格瑞没想到,自己的ddl被定的这么近。‘两年’这个词像是一个张着大嘴的怪物。在那天,将站在医院里无助的他吞没。

后来他回家,金早就已经上完课蹲在电视前打游戏。看到他,格瑞将病历单下意识挡在身后。金听到关门的声响后回头,看到他后笑着问他怎么回来这么晚。格瑞沉默着把手里一直拿着的纸用力揉成球,朝金走去的路上顺便扔进了垃圾桶。

  “有点事情。”

  那个时候,他选择了逃避。他不敢告诉金。

  不如说整个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突然到没有实感。格瑞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就好像他揉烂了病例,将它扔掉,他就可以忘记自己得了癌症的事实,这个事情就会像没发生过一样。

但某一天,突然地晕厥却将他拉回残酷的现实。

 

7

 

  从确诊癌症,到格瑞因癌症去世,其实一共没有经过多长时间。

  医生给的保守两年期限,其实也没那么保守。

  格瑞在家突然晕倒之后,吓得金连忙打了120送他去医院急诊室。接待他们的仍是上次诊断格瑞那位医生。看到在病床上被推进病房的格瑞,医生盯着不安和害怕的金若有所思。“他得了癌症怎么不住院?我以为他当时去办理住院手续了。你——”

  金跟格瑞不同,听到癌症之后,他不像格瑞那么淡定。他反应很大,震惊的打断了医生,还待说些什么,张着嘴却也无话可反驳。他呆呆的站在原地,双手开始出汗,表情皱在一起,像是在拼命去理解医生的话一般,他颤抖的又问了一遍:“您刚刚说…他得了什么?真的吗?是真的吗?”

  “是真的,癌症。很抱歉,年轻人。”医生叹了口气,转过了身,“他就在隔壁的病房,你去看看他吧。”

  金半张着嘴,大脑混沌一片,他默默地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拐了个弯进了格瑞的病房。白炽灯光下,格瑞已经醒过来了。金红着眼眶,一直忍住没哭。但当他无比绝望和悲伤的目光撞上格瑞望向他的淡淡的笑容时,眼泪喷涌而出。

  他飞奔到他身边去,伸出手臂紧紧拥抱住他,脸埋得很低,哭的撕心裂肺。

 

8

 

  这是他第一次哭的这么伤心。后来,就连格瑞离世,金也只是默默的低着头,再没哭得这么用力。

  为什么呢?金日后独自回忆格瑞的时候在心里想这个问题。

  他想,大概是当时理想的生活一下子跌落到现实中,反差太过大,一时间无法接受吧。

  那他现在接受这个现实了吗?

  很多个很多个没有了格瑞的夜晚,金独自看着夜晚的星星,觉得他没办法得出问题的答案。

 

  格瑞,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呢?

  

9

 

  从嘉德罗斯那里取回东西回到家后,金打开了格瑞留下的盒子。

  盒子不大,里面装的东西也不多。金伸手拿起来看了看,那是一张模糊的照片。拍摄地点是他们曾经的大学校园。发型夸张的那个明显是格瑞,旁边那个略显矮小的身影,应该就是他。

  时隔很久,当年那个论坛大概也早就荒废了。金看着这张照片乐了,边笑边觉得被翻山倒海的寂寞淹没。心绞在一起,闷得有些难受。

  跟照片放在一起的是一串钥匙。大概是格瑞没住院之前他们住的那个出租屋的门钥匙吧。自从格瑞住院之后,为了省点钱,金就把那个房子退掉了,住回了大学宿舍。后来听说那个房间有了新的住户,这把钥匙想必也打不开那扇门了吧。

  金吸吸鼻子,抬手擦了擦眼眶。把照片和钥匙装好,打开了那封信。

  他盯着上面熟悉的字体,捂住嘴哭了出来。

 

10

 

   “希望有一天能躺在你的臂弯里,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天上的星星。”

  “金,现在我升上天,变成一颗星星了。你还能看得见我吗?”

  金哽咽着,对着空无一人的卧室无声地点了点头。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