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恰同学少年】 伏八

傻白甜不解释/这是个三十题其中的一题/另外我爱伏八/伏八爱伏八/


——————————————


- 4.被攻击。
春日,开学已经快一个月了。美咲也慢慢从懒懒散散的状态中苏醒过来。虽说迷迷糊糊也很可爱,但猿比古更喜欢吵吵闹闹的美咲。嘛,伏见对此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毕竟小家伙天天跟自己呆在一起零零整整算下来也差不多有了两年。两年的时间足够猿比古从里到外的了解八田美咲了。
一开始认识八田,并不是因为他的元气满满。相反的,这样傻天真的少年在班级里偏偏最受排挤。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屡屡被吃了闭门羹、屡屡被碰了一鼻子灰,连伏见都看不过去的时候。他还能站起来啐一声。
“不要脸!”
那时他,噗的一下就笑出来了。八田扭过头去有些愠怒看他,脸色微红,似乎是因为被笑而有些不知所措,慌乱的拿上书包向远处跑去。留给伏见的,是一头不安分的,明亮耀眼的橘发。
冒冒失失。
猿比古是知道美咲的性子的,他做事容易捅娄子。而因为自己没心眼,所以被欺负了也不知道,所以伏见便一直走在他身边帮助他,保护他。今日清晨,他和伏见一起到班级的时候,美咲的课本突兀的刷的一下飞了出来,一下砸到还没睡醒的他的脸上。
“诶我靠,你妈什么玩意儿扔炸弹呢这是!”小狮子一下子炸了毛脚下生风的走进班里。入眼的几个平时处处针对美咲的男生窝在墙角吃吃的笑,像看笑话似的。
伏见漫不经心的走进来,环视了一下周围,啧了一声。
美咲骂他们,低下头来捡自己的课本。然而却没了接下来的动作。似乎已经习惯了似的,哼着歌不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伏见猿比古忽然就有些心疼。
小家伙自顾自的捡书,哼着不成调的曲,一副自娱自乐的样子。猿比古是知道他的,因为以前没有人跟他说话,所以自己取悦自己便变得很正常。远处,始作俑者一点没有错错事情的自觉,依旧打趣他,奚落他,不过美咲并没有在意这些。
而他在意。
他走过去,顺手将美咲从地上拉起来,绕过他的书走到两个人面前——
一拳打过。
他想他也许真的气昏了头,连美咲眼里的责怪都没看见,只是想着,请别这么过分的欺负他而已。而仅仅这样,就让它头脑发热不能冷静。而这又怎能冷静?鲜血粘到了手上,在而滴在地上。然后,他被美咲抱着,堵到了墙角里。
“你疯了!”
“没有。”
美咲抬头看他,眼睛里充满了担忧,余下的便是愤怒。猿比古还在想着你为什么生气时,美咲突然将头埋进他的怀里。于是他便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伸手摸摸他的头。
“好脏。”
“啊啊…真是不好意思…”
再然后,他便和美咲一起,被请进了办公室。

再出来时夕阳正好,小美咲刷的一下忘记了所有的烦恼,一手挠着头,一只手牵着伏见。伏见默默的牵着他。明明一句话也没有,却感觉如此的舒服。猿比古环视四周,背后远处几个穿着校服的人对他指指点点。他回头,垂下眼眸,停下了脚步。
“诶——然后啊,超帅的,一拳就被打飞啦~恩?猿比古你怎么不走了呢?”
他歪着头思考了一会,然后回了美咲一个安稳的微笑。做了个摊手的姿势,将钥匙递给他。
“不好意思,美咲。稍微有点作业丢在了学校了,你先回家吧?不过在那之前可以先跑到前面的便利店里帮我买瓶汽水吗?要快哦。”
美咲不满的撅起嘴来,可爱的不行。猿比古眯眼笑了,弹了弹他的额头。夕阳照了下来,在地上打下剪影,柔美又冗长。美咲还想抱怨什么,但猿比古将他往前一推,挥了挥手。他虽疑惑不满,但还是吐了吐舌头,扭头跑去了。留下一个人在原地的伏见。
他慢慢转身往回走。身着校服看似混混的人并没有离开,反倒靠着小巷子等了起来。他们是来报复的,所以伏见大概知道下面要发生什么,叹了口气,松了松袖口和领带,摸了摸兜,还好,好歹有把折叠小刀。
他忘了自己是如何走到那些人面前的,在往后的记忆就是被压在墙上的疼痛和辱骂。他侧躺在地上抱着头,折叠刀一直放在兜里。现在若是使用的话只会被抢过来,最后恐怕自己会受更重的伤。想到美咲估计正骂骂咧咧的回家,竟好笑的叹了口气。攻击并没有减弱,他感觉腿似乎是蹭破了一大块,嘴角被打裂开,正肿着往外淌血。伏见此事也没心思去记住他们的模样。该来的总会来的,他要做的,是尽可能的,不让美咲受伤。
太好了。他应该,早就走了。
这么安心地想着,突兀的怒骂声却从巷口袭来,猿比古几乎是下意识的挣扎绷紧了身体,拼命张望到的,是一抹张扬的橘色。
好像无奈的笑了。
从未想过他会丢下你逃跑,就算再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也是,你特意让他往远走,让他跑向前方,可他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听话,你忘了他最最古灵精怪最最调皮。也是,要不会赶回来,他怎么能叫八田美咲呢?而现在,怒发冲冠的小狮子不知道从哪里抢过来一根铁制的棒球棍,脸颊通红的胡乱挥着,一瞬间竟让人措不及防。伏见趁着这个时候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掏出折叠刀飞快向向他攻击的人的手臂划去。
美咲惊慌失措的拉着他的手飞快的跑起来,像坐上火车似的。他太害怕了,虽然早就意识到不对劲,但最后看到那么温暖的蓝色被践踏在地上,被反复殴打,只觉得——
心跳都要停止了般,身体能做出的反应仅仅是向前冲去,将他救出来。他才管不了那么多呢,他可是无敌美咲啊。怎么会因为几个人就退缩?况且他们还在欺负他的伏见猿比古…这么想着怒气一下就冲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从路过的小学生手里抢来棒球棒向前跑,对准后脑勺一棒子打过去。他想他自己还真是帅爆了,但下一秒钟就被吓得不能动弹。
猿比古躺在地上,有些没办法似的看着他,腿上的血迹格外吓人,脸上也挂了花。他突然有些想哭,若是他没有让他走,那现在遍体鳞伤的就会是他。
终于跑到安全的地方后,他穿着粗气怒视他: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明明会帮你啊,笨死了死猴子啊啊啊啊啊啊!!!!”
泪水快要忍不住。
“美咲,我让你向前跑。”猿比古半开了个玩笑,扯动的嘴角疼的“嘶”了一声。
“活该!让你装英雄!”美咲虽这么说着,眉角却悲伤的下垂,像是溢满了不开心的情绪般,低下头去。
“别难过,美咲。冒冒失失的捣蛋鬼,笑起来更可爱。”
都这样了你也就别开玩笑了啊!想这么跟他大吼,手却先一步被抓住,然后十指相扣。他感觉到伏见的手也在微微颤抖,于是更加心疼。伏见猿比古从来不是万能的,他明白伏见也会害怕,可能是在被欺负的过程中,可能是在他大吼着跑过来的时候…而他也同样明白,他的伏见猿比古,从来都是帅爆了似站在他面前犹如保护罩般虽然有时嘴很欠揍,不过那已经无所谓了,现在他们依偎着,互相靠着。而美咲看着伏见的伤口,咬紧了嘴唇瞪着他:
“是不是就算是你死了!我也得谢谢你让我逃了出来!”
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似的,伏见微微眯了眯眼,然后无声无息的叹了口气。他想轻声说是啊,他想轻声说那是因为你太傻,不懂得保护自己。手指扣紧,嘴边的话有满腹,说出口的却满是叹息。他无力地靠在墙上,感觉自己的腿似乎还在淌着血,而小家伙似乎有着满肚子的气,一时半会应该哄不好他把…算了,他想,算了,让着他好了。他闭上眼睛不准备再说话,而面前的人却意外的,发出了抽泣的声音。
“猿比古你笨死了!!!!”
美咲眼睛里满是泪花,泪水一股一股流出。因为迎着夕阳所以感觉有光芒放射出来,伏见睁开眼睛,撞见美咲的眼泪后本想嘲笑一番,却因为种种原因——美咲的颤抖的声音,被扣住的手,汗湿了头帘,紧紧咬住的嘴唇而没能说出口,他伸另一只手将他拥入怀里,感觉胸前的校服被攥紧了,于是松了眉,如释重负般呼出一口浊气。
“校服都要被你扯坏。”
“管我啊你!”
他笑了,抱紧了哭哭啼啼的美咲。想说什么但总觉得等会再说也没所谓。小巷子里安静得很,只有少年浅浅的,哭泣的声音。半晌后,美咲抬起头来,眼睛红红的,眼里还依稀有着泪花——
“不可能。”
“嗯?”
“我说,猿比古。我说的那些,我们谁都不许做。”
“美咲?”
美咲蹩紧了眉头撇着嘴,显得很不开心的样子,从伏见怀里挣出来,叉着腰。
“我不可能丢下你的,所以你也不用特别关照我。你不必因为我去拼命。这样我一个活着也没什么意思。所以,猿比古,你只要这样就好。”
说完,像是完成任务似的,轻松的露出微笑。伸出双手围住它的脖子,脸颊贴着他的脸颊。满足的呼着气。
“今天谢谢你,猿比古。”
猿比古听着,将头靠紧他。
“好…美咲。”
还有什么,比这种样子的誓言,刚让人安心呢?他们互相依靠,互相帮助,即便差的十万八千里,即便是性格使然所以吵闹不断,可那又有什么关系?会一同起床,你用你的儿童牙膏,我用我的薄荷牙膏,互相嘲讽对方然后被喷一脸泡泡;讨厌牛奶喜欢吃布丁,所以以交换为一方吃掉一方不喜欢的东西,于是他总是出蔬菜,你总是喝牛奶;考试的成绩大相径庭,抱头苦想和怡然自得,回家的路上交换双方买的杂志,一个看得津津有味,一个却看得皱紧了眉头,然后默契似的,撞一下肩膀,同时交换。
是这样完美的,如此契合的两个人。所以那些小风小雨,根本算不了什么。
——只要在纷争混乱过后,我们仍能拥抱,接吻,再次依赖在一起就好。

评论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