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山神。BY/アラ

cp/.利艾&艾利
脱离原著/一方死亡设定/BE/虽然如此客官们请戳进来吧!/另外,我爱利艾利艾爱利艾
嗨,我是ARA,アラ。


——————————————————————————

山神。 Ara/アラ



山神看不到耀眼的颜色。


1/
你根本想不到大晚上与小伙伴作死来森林里试胆结果走散了,又遇到不明的翻着白眼的和服男之后的心理阴影面积。总之,艾伦认为自己的的心理阴影足够吸了一整个太阳。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是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嚎叫惊飞了利威尔所在的枝头的飞鸟。他翻了个白眼低头斜了这小鬼一眼,送给了他一个字。
“滚。”
这话简直是大赦免,他艾伦也不是什么抖M之流,立马抹了眼泪鼻涕撒鸭子就往回跑,啪的一下撞到树上也不管不顾。无奈晚上的光线所致,在外面绕了一整整大圈后,诡异的不明物体又凭空的出现了,这回倒不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那个家伙一脸嫌弃的看着满头灰尘的他,咋了咋舌。
艾伦觉得他快要窒息了。
“我靠怎怎怎怎怎么还是你啊!!”
利威尔无不厌烦的直起身,真想一脚踹过去。问得好,我也想知道这酷似狗血剧的恶心展开是怎么一回事。


2/
艾伦耶格尔,十五岁正直(咦)好青年,身高板上钉钉的一米七,怎么看怎么是个大爷们儿,可惜内心里是个妹子,他怕鬼。
三笠经常凭借这个吓他。
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搞笑的事被碰鬼的竟然是他艾伦。他早该意识到什么狗屁试胆大会只是让和莱纳他们的一个玩笑,为的就是吓他一个人。
结果战战兢兢的,就看到了一个凭空的死鱼眼中分和服男。
再次遇到之后他渐渐起了好奇心,望着男人远去的衣摆屁颠屁颠地追上去,走到他旁边才发现原来比他高了一大截。
好矮的幽灵啊…
刚冒出这个想法,就被狠狠踹到地上摔了个嘴啃泥,摸着下巴抱怨着,又追了上去。
“你叫什么呀?”
“啧”的一声传来,艾伦有些纳闷,他这样一个没有肉体的不明物是怎么发出这种舌头击打上牙床的声音的?
大概是这声音是他生前说的太多了,都刻到骨子里了吧。


3/
再往后,便能看见身着花花绿绿衣服的男孩像风一样准时出现在深林里,哒哒哒边跑边大喊:
“利威尔———!”
来森林里面找利威尔变成了艾伦每天的行程,比写作业还准时,比吃饭还积极。不过若是想到艾尔文老师看到他数学的成绩后的表情好像跟幽灵的表情差不多,他狠狠抖了一下。
跟鬼打交道多了,渐渐的也知道他叫利威尔,其实不是鬼而是山神大人,而且还有严重的洁癖。听起来很帅很了不起,艾伦不要脸的羡慕好久,差点就要蹭上去却被一掌推开。
“脏死了啊你。”
艾伦吐了吐舌,表示他并不在意。


4/
“哦咿~利威尔!————”
利威尔当这个时候都想狠狠咋一咋舌,在翻个白眼。这小子真的有必要说那么大声么,生怕全世界不知道这山里还有他一个利威尔似的。他无数次把他踹走,艾伦也会无数次在爬回来。
“你看好不好看?”
一见到他,艾伦便原地打个转转。利威尔若有所思站在原地,过了很久,久到艾伦有些生气,他才说:
“好看。”
“怎么要那么久!”
“你好烦。”利威尔挑眉。
“我问你怎么要那么久啦!”
“说了你好烦,闭嘴。”
艾伦于是便闭嘴不说话了,利威尔有些沮丧又有些恼怒的样子网森林里深处走。艾伦不说话静静跟着,走了一会便看到破破烂烂的神社。利威尔不再嫌弃这嫌弃那,像是累了般一屁股坐在世界上。对着广袤无论穿越多久都走不到头的虚空,若有若无的叹息一声。空气里飘着灰尘弥弥渺渺的,看不清。
艾伦想大概是山神的体质不太适合走路,所以他很累吧。
红色的神社已经发黑,世界上长着青苔,除了树就没有别的东西了。无所适从的艾伦看着他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有些难过。
时光荏苒,物是人非,世事变迁。
而山色宁静,神社如初,连过往的风都喧嚣着寂寞。


5/
艾伦有时候想,利威尔真是个奇怪的神大人。他从没见过样不负责任的甩手掌柜,虽然这个掌柜并没有什么实权。有时候问他“喂利威尔有人来祭拜你吗?”“喂利威尔你能为我祈福吗?”“诶诶利威尔跟我说说话嘛~”之类,他一般都不会理自己。
真是个过分的神明!
艾伦一边气鼓鼓的想着,一边找着利威尔的踪迹。
“利威尔!——”
刷的一下,和服男出现在眼前。
“说了小点声儿,好吵啊你小鬼头。”利威尔揪住艾伦的鼻子。
“诶…没有呀…我是说,村里面说山里要开烟花大会呢!你去吗?”
哦…怪不得最近睡觉的时候经常被吵醒。利威尔蹩了蹩眉,转了个身噌的一下上了树。艾伦追着他仰着头哒哒哒地跑,“呐?”
“不去。”
“为什么?反正你也是闲着没事儿不是吗?”
“不去!”
“为!……”
利威尔将头偏了过去,明显衣服不再理他的样子,艾伦炸了毛,呼哧呼哧的泄愤,又跳又叫,利威尔本来是准备不再搭理他的,却不知为什么将头扭了过去。
“回去吧,艾伦。”
艾伦突然不再说话了。反常的低下头,扭头又哒哒哒地跑远了。
像是有什么存在了又消失了似的。


6/
看到他的眼神时,艾伦本以为会直接骂过去的。脏话都加在唇齿间了,却被硬生生憋了回去。
那个过分的家伙,一瞬间眼神竟悲凉又落寞,虽然表情仍然那么欠揍,但目光里却有可以将人溺死的哀愁。艾伦忽的就说不出话来,突然觉得,很难过。
不知道为什么。
于是他扭头跑了,自私的,决绝的,畏惧的。再在利威尔那样的目光里站着,怕是连呼之欲出的眼泪都要警告自己的不正常。
这是怎么了呢?他忍不住想。


7/
百思不得其解的艾伦决定去小机智阿明。
“诶阿明,你知道山神这个东西吗?”
好像听到被称作东西的“人”的不满的声音。艾伦笑了笑。阿明格外惊讶地看了艾伦一眼,没想到这家伙还会主动问问题,于是他点了点头。
“这座大山的山神吗?”
“是啊。”
“能不能跟我说说呢?”
奇怪的看了一眼艾伦,阿明坐在地上打开书:
“传说,山神大人是从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就在我们这座大山里的。他已经存在了上百万年。”
“啊……好老啊。”
“嘘…艾伦,这么说不好。”阿明赶紧捂住他的嘴巴左右看看,然后有些惊悖的娓娓道来:“我们这座山是有灵性的,因为有山神强大的法力支撑。山神,是我们这座山的保护神。所以大山,人类不可以轻易涉足。”
好像想到自己天天串门,艾伦不经意红了红脸。
“还有很多很传神的东西,大多都是迷信,很玄乎不过一般都不是真的吧…像是山神是一个脾气很差的人,并且出乎意料的有洁癖,还很容易发脾气…”
都是真的。艾伦静静的听着,在内心里给了肯定的答复。
“还有的说,山神看不到耀眼的颜色。”
啊,这个也是……咦??
艾伦忽然想到以前的事情。


8/
再次见到那个小鬼头过了一个星期。能看到的依旧单调灰色的他。
半年以前,他可能穿的花花绿绿地跑来见他,原地转了一圈,像只雀跃的的小鸟,他的声音灵动的,问他:
“利威尔,好看吗?”
他搜肠刮肚想尽了所有的词汇,想夸他,想夸赞他的衣服漂亮,可是他看到的,只有一袭灰色。于是便闹了火。
想必是多么好看的颜色,所以他才看不到的吧。
因为他这个山神,看不到好看的颜色啊。
最后小家伙怒气冲冲,倒搞得他有些沮丧,摔下一句好看便往回走饿。艾伦实相的不说话。他也不说话。他知道树是绿色的,天是蓝色的,自己的神乐台是黄色的,神社是红色的,可是看不到。
这样想着难过的坐在本来就是灰色的,灰色的石阶上,看着本来是蓝色的,灰色的天。
真不开心。
看着同样单调的艾伦,他也这么想。
此时艾伦一脸笑容,早就没了火气。从怀包里拿出三张纸牌——
“利威尔,哪个是红色的?”
霎那间有短暂的,窒息的感觉。
“哪个是灰色的?”
他不回答。
刷拉一下,纸牌被摔到地上,艾伦张开双臂,大大的臂弯罩住了体格纤细的山神。瞬间l全身上下充满了温暖的感觉。
神明有一瞬间的惊讶僵硬。

9/
“艾伦。”利威尔挣扎着想推开他,但少年紧紧的抱住他,反常的、任性的,“松手,艾伦。”
“我不!”
混杂着哭腔的稚气的声音冲撞着利威尔的耳膜,她微微皱起眉头想骂他,但没有狠下心。小艾伦肩膀一抖一抖太让人心疼,他松了劲,轻轻叹了口气。
“你笨死了!!!!”
“利威尔你啊真是个大笨蛋!!”
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些喜悦的想笑出声来。
他利威尔一个人待了不知道多少年,久到连时间都意识不到,久到连色觉都失去,却从没有过人这么大声的对他说
“笨死了。”
他想,他其实不是山神吧,只是个孤独的单身汉。但当看到艾伦后,听到他对自己的神社许愿叫“山神大人”的时候;笑嘻嘻的看着自己说“能不能为我祈福呢”时。
总觉得很开心。
“明天就是烟花大会了。”
“不去。”
“啊我不管反正明天我会跟你一起去村里看烟花大会的!说定啦!”
谁跟你说定了啊…利威尔苦笑着想,但也没有再否决他。
“对我很重要。”
嗯?利威尔想问他是关于什么的,但艾伦不再回答。


10/
次日早晨,利威尔早早的就起床了,坐在世界上看着艾伦一直来时的路,从早上到中午,从中午到黄昏。艾伦的身影没有出现。
他想狠狠嘲笑自己,既然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还白痴一样期待着。冷笑已经要呼之欲出了,空落落的手却突然被牵住往前拉去。利威尔惊讶地发现艾伦竟然有了颜色,一袭棕色和服的他用和猫眼石一样绿的眼睛看着他,手腕和他的一样半透明。
“怎——”
“跑啊!利威尔!!”
所有的景色被向后吸去,利威尔挪动步伐,向着明媚的前方在天空上炸开的烟花。
跑啊。


11/
艾伦停在村子旁的山地上,满足的呼了口气。
“还不算太迟吧。”
“你是怎么回事?!”利威尔眯起眼睛呼吸急促,恐惧充斥在脑子里,艾伦淡然的笑了变得有些不像他。
“利威尔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你的色觉,是什么时候丢失的?”
利威尔哑然。
“你不是山神啦,我才是山神。所以你一点都不帅,一点都不厉害。”艾伦虽然气鼓鼓的,但眼睛里满是笑意,“你还记不记得两年前?也是一届烟花大会,村民们在神社前点燃烟花,触发了山火,你在观看的人群里,我把你救下来了,自己却留在了熊熊燃烧的山里…”
“你在…说什么…”
声音都颤抖了的利威尔看着艾伦,脑子里想他说的是骗人的吧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但越来越透明的他却是真的,越来越缤纷的世界也是真的。
“好好听我说利威尔,你本来就是个不安分的家伙偏偏还那么犟,啊真让人放不下你呢,于是就回来了。别担心,我还是艾伦啊。”
“喂……”
“你得大步向前走去,没问题的!”
“什……”
“加油!加油啊!多笑一笑哦利威尔!”
“艾伦!————”
“烟花很美吧?我已经为你祈福了哦…”
啪。
在最后一朵烟花炸开的时候,利威尔抬起手背遮了遮眼睛。
在抬眼,烟花和人都不在了。
再也不会有人无数次在回来。


12/
山神看不到耀眼的颜色。
你跟我说,你的头发是棕色的。
棕色很耀眼吗?你这么问我。
我回答“你就很耀眼。”



END

谨将此文献给我所挚爱的利威尔与艾伦。
十二个章节,因为我的生日是十二日

评论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