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恰同学少年 /伏八

看似这么文雅的题目其实真的是个三十题…只要还是向自己挑战一下,希望可以坚持完成吧^_^。讲述了八妹和伏见中学时候的故事。当然不会BE,因为我爱伏八😊

那么,我们开始吧。

————————————


1.因为成绩的原因而郁闷

  八田美咲和伏见猿比古,是正在同居的一对同学。从客观上来讲,是这样的。或者说,大家都是这么觉得的。 

  可实际上,他们是恋人。在伏见猿比古的眼里,美咲穿起围裙在厨房里哼着歌悠闲地炒着炒饭的样子,真是怎么看都怎么是一副人妻样儿。 

  对,没错。伏见猿比古,把同居当成了[结婚前必要做的事情top2]来实施。 

  [top1]在这里就不再说了。相信大家都心照不宣吧(笑) 

  所以,伏见猿比古就萌生出了[misaki是我的未婚妻。]这样的想法。 八田从未察觉过有他那样的变态思想。他们住在同一屋檐下,睡同一张床。理应应该亲密无间,却好像有些像仇人似的[相爱相杀]。 只有体育优秀的八田,完美的复合了伏见心里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形象。于是八田美咲经常会被揪住这一点,被嘲讽的体无完肤。 

  啊,抡起棍子了呢(笑) 

  不知道找了什么魔,美咲最近好像格外用功了起来。 “死猴子!本大爷一定会超过你的!” 

  似乎是对于以前的嘲讽十分不服气的缘故吧。对此猿比古回敬了一个完美的笑容。 

  但考试的成绩却没有八田地的只想那么高远。不,准确来说,是没有任何变化。 每当八田美咲抓狂时,伏见便会露出一个招牌式的笑。 

 “这回再考不过你,我就削发明志!”

 “亲爱的美咲,没人会敢动你的头发。因为我会让他们都后悔的。”

 “理发师拥有掌控别人头发的权利!!”

 “你有钱吗?”

  八田怒掀桌:“死猴子!你给我等着吧!我会很努力!别!那么!!狂妄!!!!!!!”

  他当然没有考过猿比古了。

  当晚两人一起走在回家路上时,一向吵吵闹闹的八田反常地沉默了一路,伏见知道原因,也就配合的不去打扰。

  他轻轻牵住沮丧的八田的手,后者紧紧反握住,不一会手心里就被八田攥出了汗,走到家门前时,伏见惊奇的发现,小家伙竟然委屈的耷拉下了眉毛同时涨红了脸。 

  真是奇怪,有这么重要吗?伏见拧起眉毛看着不开心的美咲,思考着若他真的那么在意的话就让他赢一次的同时也想搂住他问他怎么了,顺便可以趁机亲吻他,但美咲可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一溜烟地冲进卫生间。伏见有些不爽的挑了挑眉,“啧”了一声。 小美咲不知道在鼓动什么玩意,里面咔嚓咔嚓的动静一直响个不停。同时伴随着的,是八田不明所以的叹息。

  当他出来的时候,伏见猿比古完全能理解他为什么会哀声连连了。事实上,他的脸上写满了“见鬼了。”的字样。

  男孩儿的脸涨得通红通红,逃避着不去看猿比古的眼睛。剪刀被掩在身后,另一只手则挡住他面前的,已经破了相的刘海。 

 我!去! 我家的美咲因为一个狗屁玩笑话把自己的头发剪了卧槽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他怎么能这么认真这是我的美咲吗天哪你顶着这样的头帘让我怎么跟你秀恩爱你不怕我笑场我也怕啊到底是怎么了我的天哪!!!!! 

 猿比古的右眼皮平静地跳了两下,老实说他其实已经有些生气了,一边平息怒火一边努力压制住自己头脑中疯狂的咆哮,轻轻的将八田唔住额头的手拿下来—— 这简直是狗啃的,没谁了。

 猿比古的嘴角抽搐着,然后温柔[划掉]阴森[划掉]带有疑惑意味的笑着看着他。 

“我的小祖宗,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毁坏已经陪了你那么久的头发吗?”

   八田怎么可能看不出爱人眼睛里若有若无的煞气!他才不会就这么简单的回答他,他跑走将剪刀放回桌,随后拿来了自己的终端,打开录音: 

[这次再考不过你,我就削发明志!] 沙沙的声音,正是这有些害羞的八田一个月前立下的鸿鹄大志。

 “我记得还有下一句吧。”猿比古不详的笑容继续加深,领着他来到客厅,拿起剪刀反手就精准的扔出了窗外。

 “喂你!——才,才没有下一句啊!小,小爷只录了这么多。怎么了!” 最后一声明显的上挑,像是要给自己壮胆似的。而猿比古手急眼快地夺过终端,按下播放键。

 [亲爱的美咲,若有人敢动你的头发,我一定会让他后悔的。] 八田美咲露出失败的神情,嘟起了嘴巴。

 这个变态,稍微让着我一点也可以呀。 伏见猿比古不再说话,他将终端随手放在沙发上,一步一步靠近八田。直至将他挤到角落他一手撑着墙,头顶在墙上,居高临下看着身下地人。

  然后将嘴唇,吻上他的眼翳。 八田地睫毛一直在颤抖,好像在害怕什么。这让伏见有些不满。将他的下巴抬高,嘴唇轻轻地落在他的嘴唇上。 八田“唔”了一声,本能让他想要逃落,但无奈此时此景这根本就不可能。伏见猿比古的舌头卷进他的口腔,顺着牙龈又走了一圈,撬开他的牙齿放肆地席卷着口腔里的每一处角落。

  美咲好像很吃这一套,或者说即使心里不甘心,但实际上已经接受了被接吻的这一切。 

“说是后悔,倒不如说让我觉得很开心的。美咲。”

 “滚,滚一边去!趁,趁人之危!不要脸!”

  八田美咲这么说着,脸却叛变似的红了起来。 伏见心情愉悦的将八田的头发缕平整,便自顾自的倒了杯茶。小美咲有些郁闷的拿出书包,咬着笔抓耳挠腮的对今天的数学作业发牢骚。

 嘛,挺萌的。伏见猿比古撑着脑袋满足地想。

评论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