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狐兔]喜欢你这件小事儿 by/ara

 我喜欢你,如同冬天喜欢风雪,如同夏天喜欢玫瑰,如同秋天喜欢果实,如同春天喜欢嫩叶。

  当然,冰雪是你,玫瑰是你,硕果是你,嫩叶也是你。

 

 

 ————喜欢你这件小事儿

 

 

1/

 

  喜欢你这件小事情,已经觉得轻如鸿毛。简直已经存在在生活的一点一滴中。所以,放轻松。我喜欢你,这很正常,不是吗?

 

 

2/

  尼克也不得不承认,小兔子朱迪的确是个有意思的家伙。在儿子芬尼克无数次的抗议他‘故意’领罚单后,尼克微微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亲爱的儿子——”他摊摊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谁让那个蠢兔子‘暂时’是在做交通职管呢。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理由糟蹋自己的工钱——”芬尼克微微抖抖巨大的耳朵,“只要你再敢叫我‘儿子’,我保证不会打你的脸。”

  “哈,爸爸好怕。”

  “……”

  “我靠你这个人,我并没有叫你‘儿子’!嗷!”

  芬尼克面无表情的对自称‘爸爸’的狐狸大打出手,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3/

  “芬尼克!”

  眼泪汪汪的尼克怒扭过头。朱迪的的声音从正后方传来,打印罚单的声音咔嚓咔嚓的响起,她撕下来轻轻插进尼克车的雨刷间,歪了歪头,“嘿,你们俩!诶呀尼克,你看起来不开心呢,你还好吗?”

  已经很不好了。他阴沉着脸,像下意识反驳。在听到朱迪声音的瞬间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飞起来一样,瞬间的兴奋让他有些抓不清头脑。

  “他很好。”芬尼克不由分说的往前推了尼克一把,尼克一个趔趄往前倒,朱迪一脸无奈的拿手撑住他。

  “行不行啊你,真是的。”她扶额,“芬尼克,不要忘了交罚款哦。”

  芬尼克驾车疾驰而去,留下心猿意马的尼克。朱迪疑惑地看着身旁的狐狸,紫色的眼睛转了一圈,竖起大耳朵拍了拍他的脸。“尼克,从刚刚开始你就没有说话。你怎么了吗?”

  “并没有的,朱迪警官。”

  “哦,这样吗。”

  仅仅是这样吗?我倒是希望你能说点别的比如说你还好吧哪里不舒服吗顺便再做出可爱的神情就更好了OMG。

  还没有把想法说出来,朱迪便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甩给他一张照片——

  “喂,认不认识上面的那只水獭?”

 

  “……”

  事后尼克回忆起这第一次合作,他坦白到“其实一开始让我和小兔子组cp,我是拒绝的,甚至还有些不开心。哼。”

  

4/

  尼克摆了摆手,认命似的插着兜走在况且在‘办案’的朱迪身后。面前的小兔子蹦蹦跳跳的,不像是警察,倒有几分像邻家的小姑娘。而他自己——

  就像是陪媳妇儿逛街的好男人。哈。

  这个比喻正中尼克大人的心房,他愉悦的咧开嘴巴轻笑出声,朱迪疑惑的回头,撞见了尼克微微飘向她的眼神。

  像是触电般的,一瞬间就已移开了目光。

  尼克愣了愣,随后双眼含笑看着朱迪。她目光游移着,但下一秒就又盯住了他的眼睛——

  啊,你看你。

  身前的家伙像是丝毫没有自觉般的等着紫水晶般的眼眸。害得尼克差点就要伸手把她揽到怀里了。

  手指轻轻动了动,最终抬起来伏上自己的额头,半叹惋的摇着头对她说:“你赶快走吧,我不会跑的。要来不及了。”

  似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小兔子咧嘴粲然一笑,伸出手轻轻掸了掸狐狸先生的鼻子。

  男人的鼻子可不是你这种蠢兔子能摸的。

  朱迪继续走在前面了,耀武扬威的像个已经胜利的将军,而尼克在心里几分郁闷几分开心。最后无奈的笑着,红着脸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头。

 

  5/

  就算是常胜将军也有打败仗的时候,更何况是娇小的农村兔子加上街头混混狐狸的拍档。

  “这这这这这是什么!看好可怕啊啊啊啊啊啊!!”

  猎豹的眼睛里透过红色的光芒,吓得朱迪一个寒战差点栽到身后尼克的身上。晓是尼克如此胆大,在这个时候也不禁偷偷吓了一跳,嗯,偷偷的。

  在小兔子面前,要树立完美的大男子狐狸形象。

  大男子狐狸先生半吊子的咽了口口水,伸手一把抓过兔子小姐的手。

  糟糕,好激动。恭喜男女嘉宾牵手成功。

 “朱迪,跑啊!!”

  只不过现在不是什么好时候来庆祝,等回去、等回去的——

  

  尼克拽着朱迪离开森林小屋。身后的叫声越来越近了,朱迪像是回过神来般的加速,竟领着尼克向前跑去。尼克不禁微微一惊。

  她到底,为了上警校,为了当警察,付出了多少努力呢?

  他尼克不会去过问,但心里一阵阵的难过却是真的。

  要是她真的失败了,他会怎么样呢?

  “尼克!别停啊!向前跑啊!!”

   尼克,向前跑啊。

   身旁的景色飞快的往后倒退,尼克的双脚都觉得快要倒不过来了,而前方的家伙啊,她好像不知疲倦般的想要拯救他们两个。简直——简直——

   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6/

  逞英雄这种事情,你还是在梦里做吧,我的小公主。

  我身上也有一个警徽啊,啊,还有粘性呢。

  尼克无奈的咧嘴笑了。

 “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吗?”

 

7/

  尼克想,他大概最受不了她这样的表情了吧。

  他被巨大的食草动物挡在后面,朱迪软软的辩解的声音从前方不远处传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好生气。

  “不是的…是真的,刚刚有只猎豹在这里,真的,他差点杀了我们…”

  “求你了,真的,我说的不是谎话啊…”

  他歪着头,小兔子的耳朵垂下来,眉毛勾勒出悲伤的形状她蜷缩着身子好像很无助的样子,在警长的斥责下战战巍巍的伸手摘下警徽。

  “嘿!等等!”

  大脑和嘴巴相识不听使唤版的一瞬间暂停了朱迪的动作,她感激的泛泪的眼睛看着他,他尽量不去盯着他看,把她当到身后去。硬着头皮和大野牛讲道理。

  野牛愤怒的鼻息似乎已经喷到他的脸上,尼克觉得自己的右眼皮跳的厉害。待到野牛走后,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袖子被身后的家伙抓住,他扭过头对上朱迪水晶般的眼睛——

  “谢谢你,尼克...真的,帮大忙了…”

  霎那间好像天地都放晴了,尼克衣服大脑当机的模样呆若木鸡的看着深浅的小兔子。朱迪微微眯起的眼睛和勾起的嘴角都再可爱不过了——

  一种呼之欲出想要狠狠亲吻她的欲望从心里直直地涌现出来,强硬的命令着大脑。他于是僵硬的走上缆车别过脸去不看她。

  我喜欢她——

  年方而立的尼克先生第一次这么想。

  可对方是只兔子,尼克先生。

 

8/

  我喜欢她——

  在记者会上,朱迪背着阳光将录音笔递给他时,尼克又一次这么想

  “喜欢上了拍档小兔子怎么办?急急急,在线等。”

 

  9/

  正式组成拍档的那一天天气特别好,朱迪站在发言台上面带自豪的微笑,冲着尼克挤眉弄眼的,而尼克在下面的座位上微笑的回视她。

“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我便相信,在这个动物乌托邦里,每一种动物,都有无限的可能。”

“就像是我,一只兔子,却当上了警察。”

“也像我的拍档,第一只当警察的狐狸。”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笑出了声音,于是下面都哄笑一团了。尼克恍惚着没注意听她后面的演讲,只是呆呆看着她,视线由远至近,小家伙跳到他的面前睁着澄清的像猫眼石一样的眼睛。

  “嘿,尼克!”

  “嗯,宝贝儿,有事吗?”

  “什么啊。”朱迪眯眼笑着拿手肘顶他的肚子,“你的警徽,是我帮你带呢,还是你自己来?”

  “当然是请你帮我咯。”尼克懒散的笑容里带着不明意味的神情,摊着手一副‘随你处置’的模样。于是朱迪点了点头,伸手将警徽别在他的胸前的口袋前。在阳光下闪着金光。

  “以后就是拍档咯。”

   ......

  “所以就可以在一起了吧?”

  下意识的将眼神看向别处,尼克说出了心里藏了好久的话,朱迪的耳朵一下子伸得老长,好像很吃惊的模样——

  “你难道认为我们俩不是在一起的吗?”

  “….???”

  朱迪的脸上写满了不开心的情绪,她掰着手指念念叨叨,“手也签过了,耳朵也摸过了,你也抱过我,在我们家那边,不论你是什么动物,以后都要结婚!…啊,我们不用想那么远——”

  “等等等等。”尼克衣服大脑当机的样子,“我什么时候抱过你了?”

  “在桥下啊,我还哭了!对了诶录音笔快还我!”

  “亲爱的,那也叫?我不过就是搂了你的腰摸了摸你的脑袋顺便让你靠了一下。”

  “那还不够?”

  “啊,好麻烦好麻烦,不够呢不算呢,怎么办呢?..."

  尼克挑了挑眉张开双臂,朱迪脸红的叹气,像是没办法似的倒进他的怀里,伸手环住狐狸的腰,将脸深深的埋在对方温暖厚实的毛发里。

  “这下总算了吧。”
  “是是是,”尼克满足的抱进怀中的家伙,“那么可以在一起吗?我们这儿没那些不成文的风俗。”

  “…”朱迪抬眼,紫色的眼睛里有着浓浓的笑意。

  

  10/

  故事的后来怎么样了呢?

  啊,白色的婚纱穿在兔女士的身上,狐狸先生一身笔挺的西装微笑站在小丫头的旁边,阳光洒下来照在地上,留下了幸福美好的剪影。

  嘛,这些,就是后话啦。

END

ARA

————————————————

 不知不觉已经刷两天了哈哈哈哈哈,好甜好甜好甜我喜欢尼克wwwwww!!

评论 ( 6 )
热度 ( 2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