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狐兔]猎爱记 part 2

 写在前面—— 前文请戳 猎爱记 part 1  


——————————————


3/

  “哦,可怜的家伙,天哪,你看他…我简直都…”

  “我根本就想不想看,不,”尼克扶额尽量不去注意紧紧抱着自己的尾巴的朱迪,“说清楚点儿吧,小姐,我根本就不想来。”

  也许是同性相怜吧,朱迪前一秒还洋溢着笑容的脸,现在又耷拉下去了。他们站在玻璃门的外面,朱迪站在尼克的身后不愿去看,尼克就只得‘很委屈的’帮她挡着她的可怜的遇害朋友。


  哦,等等,他刚刚在想什么?什么叫‘她的’可怜的遇害朋友?这个‘遇害朋友跟’‘他的’朱迪可一点关系都没有!


  对,很清楚的事情,朱迪,小兔子,胡萝卜头,这个小丫头,是尼克的猎物。

  是他尼克的猎物,其他的人就算是死了也不能占为己有!


  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尼克一个转身冲着朱迪蹲蹲下来,严肃的看着不明所以的小兔子。

  “答应我,亲爱的,别对死兔子发情好吗?”

 

  [警官]朱迪对[玩家]尼克的好感度下降1000000000点。攻略失败。


  在被狠狠瞪了一眼外加物理hit三连击后,尼克觉得自己肯定是说错话了。兔子已经气呼呼的到离他很远的地方站着,眼神明显就是不想再理他的样子。尼克落寞地站在原地,突然地,就有些郁闷了。


  不应该啊。

  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的脑海里想的是,小兔子被他哄得服服帖帖,最后投入坏跑。他一步一步设置下陷阱就是为了捕获到自己的心上人,但是,现在剧本好像不一样了。

  她好像,根本就没感觉到啊。


  一定是又说错话了吧。尼克微微叹一口气,目光向朱迪那边瞟了瞟,意外地接触到了对方仍然不开心但却明显没那么生气了的目光。

  被捕捉到眼神的兔子愣了一下,飞快的转过头去。耳朵因为紧张而竖地老直。尼克憋屈的心情瞬间就觉得晴朗大半。

  尼克,你真逊。他在心里这么骂着自己,就是一点点小挫折而已。比起他的小朱迪来说,这点挫折算得了什么呢?


  于是他笑了笑向着朱迪身后走去。伸手想摸摸她看起来就软乎乎的额头——他一直想这么做。


  就在他伸手的一瞬间,实验室;里的仪器传出“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的声音,于是朱迪惊喜地朝尼克刚刚站着的地方看去,但看到空无一人的空地后明显有些慌了神,环顾一周后看到大狐狸站在自己的身后,又不知为何,轻轻松了口气。他尴尬的神情和他以往一向懒散的样子不符,手僵在半空滑稽得像是在打招呼‘过程中’的闪电。朱迪装作一副‘你为什么要放弃治疗’的样子摊了摊手。万般无奈的对他说:

  “狐狸先生,你好傻。蠢毙了。”

  本来还想着如何圆场的尼克看到朱迪主动搭话,顿时觉得警报解除,规矩地敬了个礼,“是的,朱迪警官。您说啥是啥。”


 “没个正经儿。”朱迪想这么骂他,但眼角的笑意已经盛不住漾出,于是她干脆就笑了,蹦蹦哒哒的向着实验室走去。

  尼克松了眉,轻轻舒了口气,跟在她身后。

 

  …


  “A氏杆菌?”

  “……什么?”

  

  两个生物盲在密密麻麻的实验结果里找到了唯一重要的东西,医生撑了撑眼镜,镜片泛着光,解释的声音都好像被镀上了冰冷的感觉。

  “午夜嚎叫——发狂药的学名。”

  尼克和朱迪只花了一秒钟来理解,然后只觉得血液被冻住了一般,全身僵着,智能愣愣地回视着对方眼里的惊异。

  “午夜….午夜嚎叫…不是只会让动物发狂吗?为什么,他们死了?…”

  朱迪抖啊抖的询问着,尼克轻轻站到她身前。

  奇怪的不止这一点——

  为什么被用作射击用的午夜嚎叫,会出现在唾液里?


TBC.





——————————

A氏杆菌什么当然是我编的哈哈哈哈哈,我这生物将将优秀的人怎么可能懂这些东西啊哈哈哈哈[咸鱼状]

感谢阅读!

支持点梗![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但没人理我...[咸鱼a



ara

 


评论 ( 5 )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