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伏八/短篇]Rainy Day

RainyDay

  •  灵感来自[樱花庄的宠物女孩]空太的“想要和你并肩,然后说出喜欢你。”

  • 文渣见谅。

  • 有错字见谅。


 

———————————— 

 

“我会往前追逐你,但你记得要等我。”

 

 

 

  4月8周六,Secpeter4的早晨。阳光并不很好,今天的云太厚了,像是随时都要下雨一样。连续这种鬼天气已经好几天了,天气闷的要死,过往的风里都好想带着浓厚的水汽,压抑的不行。伏见猿比古刷卡走出蓝组的大门,并没有怎么在意制服的领带,嘴里咬着三明治,左手端着咖啡,右手提着昨天加班吃的宵夜,准备拿出去扔掉,同时,觉得自己好像落枕了。

  …还说什么全日本最好的办公环境,啧,趴桌子睡觉都能落了枕了。杀父之仇过莫如此。————噢不…

  哗啦。

  伏见猿比古先生一大早叫的外卖里特殊要求要很浓很浓的咖啡被突然横冲而来的一团红色打翻,完美无瑕的倒在了袖子上。且不说那有多烫——就算没有洁癖,猿比古也不想闻着早餐的咖啡味开始新的一天。

  “诶诶诶诶诶呀!诶呀诶呀!——对不起对不起!撞到您了不是故意的——!!诶?”

  猿比古的眉毛在听到来者的声音之后瞬间舒展成放松的模样,想要紧急拔刀的左手也连忙放回了腰间,若无其事的睨视身前的小矮个儿。

 

  “…美咲。”

 

  “猿猿猿猿猿比古!”

 

  “叫一遍就可以了。”他甩甩手,一副不在意自己的袖子的惨状的样子。看着对方已经开始工作了的样子思考一会,伸手将没美咲单肩背着的背包的另一边,挂在他的另一个肩膀上。

  “这样长不高,还会高低肩…”

  “啰嗦!”

  “这么早就要送快递?”

  “我可是很辛苦的呢!你以为?”

   是是。猿比古内心里默默回答,尽量不去伸手揉落枕的脖子,老天,疼的要了个命。他于是几言几语打发走美咲,心下有些失落,想着小家伙要是能回来不走的话该多好这样的,天突然开始落雨,越下越大。

   伏见乐了。雨点一滴一滴砸到地上,水洼里不一会就聚满水珠。来往的人加快了脚步,但猿比古站在原地不动,像等待着什么。他心下默数,想着一会的台词。远方,暴躁红色越来越近,冒冒失失的冲了回来,气急败坏的站在猿比古的面前。

  “怎么突然下雨了!太过了吧!怎么办怎么办猿比古!”

  “没关系啊。”他将早已准备好的话说出口,像对剧本一样拿捏有道驾轻就熟,“反正,我在这里等着你呢。”

   对方一定是听不懂这句话里的真实含义的,只会一个劲的说‘你怎么知道’和‘为什么等我’。嘛反正,也不需要他知道啦,这种事情,他猿比古一个人心知肚明就可以。美咲好傻,浪漫的事情都不懂,但就因为这样才最可爱。

  “那你要收留我咯?我要进你们青组嘛?”

  “很遗憾美咲,恐怕是的。即便如此你也愿意让我收留你吗?”

  八田美咲乖巧的背着双肩包,恍惚着猿比古好像看到了国中时冲动的小个子。歪着头,思考着什么,然后笑了——

  “行啊!”

  猿比古觉得心里想开了花儿一样,四方皆美。

 

  带领着美咲走近自己的办公室虽然很想抓着他的手,但很害怕会被打——某个精分蓝组王很可能在黑屋子里‘嘿嘿嘿’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想到这里就打消了和美咲亲热的想法,“你的办公室跟你一点儿也不像…好乱。”美咲走近屋后小声嘟囔着,伏见猿比古不在意的耸耸肩,没有回答他的话。转身在对方无语的表情里接过他的书包,不顾上面已经占了雨滴,直接就扔在了椅子上。

  “嘿!小心!别压着快递了!”这个家伙的重点总是抓不稳,伏见猿比古一脸黑线缩回自己的椅子上,手终于忍不住揉了揉脖子。不会是风湿病吧,他无奈地想着,总觉得伴着雨声,脖子越来越疼了呢。他“嘶”了一声,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美咲看着疲惫的猿比古,突然心里感觉有些难过,可能也是心疼吧,但美咲形容不到后者这个地步。于是开口问他;“猿比古,你怎么了啊?”

  回应他的是猴子摆手的动作。

  “喂,猴子,你怎么了吗?”美咲慢慢走近猿比古,手覆上他白暂的脖颈,“不舒服吗?是不是落枕了?”

  少年因为刚刚从雨中进屋,冰冰的手上带着雨水,冷不丁一下放到自己的脖子上,伏见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的缩了一下,扭头半张脸搭在桌子上,用一只眼睛看美咲。对方不好意思地笑了,像在询问:这样好些了吗?一样。他于是也笑了,慢慢直立起身子,将手搭在对方的头上,轻轻摸了摸。

  “谢谢。好多了。美咲。”

  “谢谢…谢谢什么啦谢谢!别扭!”

  猿比古笑了。

  “那…我很开心,这个怎么样?”

  “这个还可以吧。”八田美咲满意地说,伸手拍了拍猿比古的肩膀,像个大人一样。雨势渐渐变小,美咲看向窗外,又看着猿比古,“啊啊啊猿比古。”

  “嗯?”

  “你究竟怎么了呀?”

  “…这个问题也要问三遍,真是美咲。”

  “你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笨。”

  “!!!你啊!”

 

  猿比古舒服的端坐在椅子里,美咲站在他的面前叉着腰并不开心的瞪他。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微微仰着的头和乱蓬蓬的头发,眼前的家伙无疑是自己喜欢又熟悉的八田美咲,但此时看上去,又有些格外的不同。

  是天气太暗了吗?这么想着,猿比古伸手开了台灯。日光灯发出暖洋洋的太阳光的颜色,照到猿比古的侧脸和美咲的下巴,在鼻梁的上方打出好看的阴影。

  美咲不理解猿比古开灯的这个举动,于是凑过来看他。猿比古坐着不动,八田美咲的身子弯下,鼻息越来越接近,喷到对方的脸上,他扭头,温暖的发尾虽然带着水珠,却并不冷,扫过猿比古的下巴,绕的伏见身上一阵战栗,而始作俑者的兴趣却放到猿比古桌上的文件上了。半晌嗯了一声。

  “你好辛苦呀,比我还辛苦,猴子。”

  “…”觉得已经忍受不了的伏见伸手将身前的人抱住。

  “!!…”八田因为猿比古的臂弯失去平衡,一股脑地往前倒,手胡乱的挥舞着虚空,撞到猿比古后紧紧环住他的脖子,“嘿你突然怎么了!猿比古!”

  “稍微的..就一会。”

  将头埋在对方温暖的衬衫里,发出的声音也含糊不清,带着熟悉的洗衣粉的味道。连发尾的香波味也清清楚楚的知道品牌猿比古闭上眼睛,美咲听到他的话之后也放弃了挣扎,索性就这么任由他抱着了。猿比古的呼吸透过衣服喷到他的左腰,弄得他别扭到不行。

  “猿比古。”

  “嗯?”

  “你是不是很累?”

  半天了,八天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猿比古轻轻点了点头。美咲心里难受,把手放在猴子的头上揉了揉,拍了拍他的背。

  “你不用这么累也行呀。”

  “那可不行。”

  “可以的。”

  

  听到这个回答猿比古微微惊讶,稍微抬头,美咲正好低头看他,霎那间跟深入湖水的蓝眼睛对视,一瞬间有些害羞。美咲脸红了,声音有意的提高,想掩饰自己的无措,“因、因为你知道我会往前追你不是吗!我又不弱!”

  猿比古微微眯眼。

  “美咲,这是什么意思?”

  “就、就是说!”美咲咳嗽了一下,认真的眼瞳配上他的脸有点可爱,“猿比古你很棒啦,上次去绿组做卧底也完成得很好...我比不上你,但你也不用这么努力啊,至少给我留点追逐的机会嘛。因为我想和你并肩。”

  他一板一眼,说着宛如告白般的话语。猿比古觉得自己激动的快哭了,但对方向是完全没意识到一样接着说:“我会往前追逐你,但你记得要等我。”

 

  猿比古赶忙低下头,不露出自己有想哭又想笑的表情。

 

  我当然会等你了,我都等你等了快五年了不是吗?等到春去秋来,冬雪纷飞,等到迟来的阳光与温暖与喜欢,一点一滴都等了下来。而现在,你我正拥抱着,不再有吵架和互相的打斗,你轻声安慰我,我对此报以浓浓的爱与感激——

  这些,不都是我等来的吗?

  但是这些,却都还不够呀。

 

  “我知道,但还差一点。”

  “为什么呀?”

  因为我的终极目标是迎娶八田美咲,走上人生巅峰,我正在往这个方向努力呢!

  猿比古当然不会这么说,那样读者们会打死这个ooc泛滥到不要脸的作者,于是他只是浅显的说:“这边房价很贵。”  

美咲一下子把他从身前推开看着他的脸,表情震惊到不行,“你要和谁一起住?”

  “一个人住。”

  美咲的表情微微放松,但猿比古知道他自己撒谎了,因为他知道美咲接下来会如何回答,一定会问‘那我可以来吗’或者‘如此寂寞呀我能陪你吗’这样。

  “那你是在邀请我吗?”

  诶?

  打脸了。

  美咲啊,这样可不行呢。他这回的回答跟他预料的有些茶边,但南辕北辙意思还是差不多的。猿比古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突然被通电了一样咚的一下,激动的想要跳舞——虽然不可能。伸手搭载美咲肩上——

  “差不多吧。”

  “那你还会邀请别人吗?”

  “不会了,美咲。我想不会了。”

  “是吗。”美咲又笑了,“那可真是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不是吗?

 

 

  窗外,雨停了。

 

 

 

 

End



Ara

   


评论 ( 6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