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K/伏八]来自深夜①



[食用说明]
*一方的重病梗
*一方死亡梗
*伏八不拆不逆,如果有任何八伏的场景,都是幻觉。[doge
*OOC有…

以上?

——————




zero.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猿比古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吃饭,最后一次睡觉,最后一次与美咲接吻,最后一次看到他的笑脸,最后一次与他拥抱,最后一次走路,等等等等。

他觉得自己像一艘破烂不堪,满都是补丁的木船,飘飘荡荡的浮在深夜的海面,冷不丁什么时候就会这样沉下去,沉到永远永远都看不到光芒的深海,而美咲,则是船上唯一的乘客。

于是猿比古觉得,自己一定要撑得久一点,再久一点,能活多长活多长,虽然那并不遥远。但他还是想尽自己所能,多看看美咲。

这是他们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约定。


one.
八田美咲手拿保温壶坐如针毡,前方的道路被堵的死死地,一眼望不到头。以他的身高来看,现在正好想处于一条蜈蚣的背部——黑压压的一片,而他的头伸出天窗,像是站在云霄上的巨人。

要是伏见在的话,一定会骂他,想到这里他吐了吐舌头,歪着头笑了笑,又做回车里。

“师傅啊,真的不能绕路吗?”

在他第三次发问后,司机不可遏制的生气了,嚷嚷着冲他大吼。八田吓得不敢说话,只好安安静静的等着。手表滴答滴答的声音格外刺耳,在连续响了十下后,他无法忍耐般重重一叹气——

掏出口袋里的零钱塞到司机的手里,打了个招呼带上头巾翻身出门,不顾司机的怒喊打开后备箱,拿出灰色的滑板,然后后脚一蹬,向前飞快地驶去了。周围的蜈蚣截段一动不动,只有他像是一个着急逃跑的小虫子一般,露在外边的头发翻飞着瘙痒者耳后的肌肤。八田不可遏制的想起以前伏见还没生病的时候,是如何温柔的看着他,暖暖和和的手指轻轻撩过他的耳根理好不安分的发。

那时候阳光还很灿烂,顺着玻璃窗洒下。

他莫名的想起了那个时候伏见的脸庞,心里一下就烦躁起来了。这样美好的人现在躺在医院里…只要一思考都会觉得难过与愤怒。他加快了前进的速度,一气之下干脆直接把头巾取下,任凭头发被风吹的像是波浪般。

驾驶者滑板跳下辅路,顺着街边的小道拐弯,医院的大楼已经近在眼前了,美咲看了看表,低声骂了句脏口,保温壶被紧紧揣在怀里。头巾在刚刚拐弯的时候被过堂风一下吹跑飞到后边去了,他回头看着,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他得到的,刚开始戴上的时候猿比古还嘲笑他来着。但也就那一瞬间他想要回头去捡已经飘出去好远的头巾,几乎没有停顿,美咲“啧”了一声,往前驶去。

到达大门的时候早已累的气喘吁吁,汗水顺着前发留下,刘海润湿在前额,他哒哒哒哒跑在走廊中,与他擦肩而过的,哭泣的家属,按着白布的尸体,一旁着急的人们,入眼的都是悲伤。

八田美咲,从来都是讨厌医院的。
他埋着头阴着脸,抑制住心里的情感,向前快步跑去。

201室。

遥远的看到了他所在的病房,喘息声变的呼之欲出了,哒哒哒哒,眼前变得模糊起来,想要休息一下,却发现停不下脚步。太累了。要死了,喉咙好干啊,美咲这么想,可一瞬间的,他所熟悉的影子被阳光打在地面上,美咲抬头看去,伏见猿比古穿着条纹病服带着一成不变的眼镜慢慢踱步出来,双手环胸靠在门上。眼睛看向他时,眸子里似乎有着深不见底的温柔。几乎没有犹豫的,美咲飞一般地撞到他的怀里。

“你啊…”

伏见看着气喘吁吁的小家伙,心疼又无奈的笑了。

“美咲又跑那么快。”
“见你啊!混蛋!”
“是是。”

委屈一下子全部发泄出来,被司机吼了啊,头巾丢了啊,即使跑过了一整条像蜈蚣一样的高速公路,累得跟个神经病一样,这些全部全部的不开心,受的委屈,全部都是因为来看你。这么一想,倒也有些帅气呀。什么什么'为了伴侣而战''为了心爱的人而受伤'这样的剧情,除了影视频道,其他的基本不会有吧!那要按这么说,八田美咲也是个大英雄!

他伏见猿比古一个人的大英雄。

这样一来,也就不怎么难过啦,反而有种武士拔刀的自豪感。

猿比古的手指冰凉,手手轻轻拨开美咲前额的濡湿的头发,附身浅浅的亲吻了一下,伸手轻轻绕过它的耳廓,将所有所有炸毛的头发都轻轻理顺,待到小家伙的头发都服服帖帖后,习惯性地张开双臂。美咲习惯性的,垫脚轻轻蹭着他的脸颊。

“欢迎回来,美咲。”


“嗯,蠢猴子,我回来了。”



TBC

来自失踪了很久的人口ARA。
——————

评论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