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K/伏八]来自深夜②

暑假高产第二弹!那么我们开始吧![←好久没用这句话了ww


OOC有…注意避雷。

——————

two.

伏见猿比古,曾经是公务员一枚,在发现染上ANI后不久便住进了医院。工作上嘛,据说蓝斜飞打着“希望伏见君能康复归来”的名号,并没有取消他的职位。想到这里,眉头往上挑了挑,要不是因为美咲在这里,真想“啧”个够。

怀中的小家伙八田美咲,是伏见猿比古现役的恋人。今天是猿比古第二次做手术的日子,从城东的HOMRA跑到城西,看到小家伙累的喘着粗气,猿比古心里莫名难受。

“美咲每次不用跑那么快也可以的。”他曾经这么跟他说过,但下一秒就被喷得遍体鳞伤,美咲大声嚷嚷着类似于“吕洞宾咬狗不识好狗心”“你以为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就不能稍微体谅一下我这么累吗”在伏见决定缴械投降准备郑重其事地收回那句话的时候,吵吵嚷嚷小家伙突然不说话了。猿比古略有疑惑的弯腰去看他,眼神一下就捕捉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的悲伤。

在察觉到伏见的目光后,八田一把推开他,转了个身面对墙壁吸吸鼻子,过了一会儿才小声对他说:
“每次你要被推进去前,我都在想,我可能看不到你被推出来的样子了。既然这样,那我至少,也要看着你被推进去。”
“这样大概,就不会有'没有见到你最后一面'的遗憾了。”

猿比古只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

美咲,从他们13岁初见开始,就是个说一不二的小首领,虽幼稚到不行,但也充满了活力和硬气,大概是因为这个,所以猿比古鲜少能看到他难过的样子。伏见记忆中小家伙红了眼眶,是在他离开HOMRA,不辞而别,进入青组的时候。那时候他穿着蓝色的制服,与同为青色氏族的人们走在一个队列,对面的美咲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几乎是瞬间,他跳到他跟前拳打脚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偏偏去了scepter 4!”

他声音嘶哑着,但即便这样还是在不顾一切地大吼,想挣扎再次挥起拳头,手腕却被伏见猿比古死死牵制着。他抬头怒视他,眉毛皱起,依稀的能看见眼睛里的泪水。
就是这双眼睛,看得他伏见猿比古当时啊,脑子一片空白。

所以说,这双眼睛到底还有多大的魔力,让他如此神魂颠倒?
伏见猿比古扣住八田美咲的肩膀,稍稍使力将他转过来,对面对看着他。对方好像还不了解他的意图,伏见猿比古往前迈一步,就这样把他推到墙上了。然后,他双手捧起他的脸,闭上眼睛,低头去亲吻他。与往日略带侵略性的吻不一样。他只是轻轻覆住了他的唇,舌头轻轻舔舐对方的牙齿。就这样,普通的,深情的,亲吻着。

八田伸手抱住了他。

伏见感叹着ANI不通过唾液和身体接触传染真是太好了的同时,小家伙发出哼咛的声音。伏见不可察觉的皱了下眉头,停下亲吻低头看他。腾出手轻轻拍他的背。对方意料之外的讨厌他这个举动,轻轻挣扎着,于是猿比古就拍了拍他的头。美咲对此并没有表现出反感。声音有些哽咽地开口:


“猿比古,这是倒数第几次?”


伏见猿比古立起身子,对方好看的眼睛里泛出了那种讨厌的泪花。而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这是倒数第几次?最后一次亲吻?你一会儿还能正常的出来这事情都不能保证。每天这么提心吊胆的,你是被推进去的。你的生死在那一瞬间就不是你能决定的事情了。可在外面的,我呢?”
“猿比古,我该怎么办。”
“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啊?”

对于这个问题,伏见猿比古回答不出来。他只好轻轻擦掉对方的泪水,在俯身抱住他。
感觉到美咲的双臂环过自己的腰,他将他抱紧了些。

美咲会有这种心情,他其实知道的。

温暖的家和白色的医院相比,裹一床舒服温暖的棉被和一个人睡在大床上,身上盖着潮湿又厚重的被子相比。以前随随便便一喊就能见到的人,和现在要穿越大半个城市,气喘吁吁才能见一面相比。

差别太大了不是吗。

以前同居的时候哪有那么麻烦,为了见他只要跑到青组的大门喊他的名字,他就会步履翩翩的走下来笑着问他怎么了,而不是现在要穿越那么远的距离;什么事情都可以在一起,而不是现在,他在吠舞罗工作,只是单单的,想念着远在医院里的恋人。

想想就觉得委屈极了。

就连发现他得了ANI也是。明明平常的一天都要结束了,晚上躺在大床上,美咲絮絮叨叨,身边的人突然就没声儿了。吓得他赶快爬起身来,发现伏见列呼吸都微弱的几乎察觉不到。即使起到了医院都没有反应过来,即使他接过诊断结果,看清楚ANI这三个字母的时候,还在想“骗人的吧,我在做梦吧?”走路都像走在棉花上,那个人站在门外一如既往的等他,接过他手里的纸,眼睛里的光芒暗了,然后轻轻抱住他,轻轻告诉他“美咲,没关系的,别怕啊。”


美咲,没关系,别怕。


没关系?
别怕?
这怎么可能是没关系?这怎么可能不让他害怕!
那个人…伏见猿比古,在这世界上唯一一个把肯他当作国王来宠爱,把他当成亲人来关怀,愿意接受他的一切缺点,愿意陪他去做任何事情的人,如今被诊断出来得了这么严重的疾病,生命就像细线一样,飘摇不定,脆弱至极——

这样的事情,你说,你怎能让我不害怕?



TBC
——————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ara

评论 ( 6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