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狱都事变/斩佐]一起过日子⑴

1.早晨的闲聊
 
——————

食用说明:
*清水唠叨向
*日常生活
*佐斩佐
*结尾的平腹私心(/≧▽≦/)
 

以上?

——————



  没有工作的常日,狱卒们的生活都十分悠闲自在。鲜少有像佐疫一样起得这么早的人。就算是肋角,现在估计也在呼呼大睡。时间指向早晨六点,天还朦朦亮呢。佐疫到了一杯红茶,坐在餐桌前等着还没起床的大家。
  今天早上吃什么…啊,斩岛他起来没呢?他一般起得比较早吧,如果和谷裂有约的话,大概会更早一点起床。不知道今天…
  想到那个人,佐疫稍微叹了口气。
  斩岛…估计作狱卒前也是块木头吧。
  他很想皱眉,但好像想到了什么,最后眯起眼睛苦笑了起来。目光盯着杯中的茶水,茶面上倒映出的清秀的、正无奈的笑着的男人的面容。
  在意斩岛这件事情,是佐疫可说可不说的秘密。
  因为从目光里可以揭开,从语气里可以揭开,从各种各样的细节里都可以揭开这个秘密,但当事人,但斩岛他,好像脑子锈住了一样,不知情。
  “不知情呢…”
  最后佐疫还是叹了口气,茶面因为气息泛起波纹,搅乱了清秀的男人稍微落寞的面庞。

  时间指向早上七点。
  重新冲了一杯茶准备开始喝第四杯的时候,门廊传来脚步声。佐疫合上书,将书折好页,轻轻放在桌上的瞬间,门被推开。佐疫向门口看去,男人迈着军步进入客室,身上没有穿一成不变的制服的外套,群青色的眼眸扫视了房间一周,最后落在微笑的佐疫身上。
  “早啊,斩岛。”佐疫轻声对他问好。
  “哦,佐疫啊。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早呢。”斩岛回了个话,上橱柜拿了个杯子后向他这边走来。佐疫重新拿起书,翻到刚刚看到的地方,腾出一只手将斩岛推过来的茶杯里满上热腾腾的红茶。
  斩岛抿一口茶,手握着茶杯把,弯下腰去看佐疫正看着的书。佐疫偏了偏脸,看着斩岛的侧脸。在刚过七点的阳光下,他的脸庞显得更加好看,睫毛打下浅浅的影子,群青色的瞳孔不斜视的看着他手中的书。佐疫皱了皱眉,重新盯着又书看。但却一个字也看不下去了。

  “佐疫,你又皱眉了。”

斩岛这话一说,吓得佐疫书差点没拿稳。他歪了歪身子,手赶紧扶在桌子上,碰歪了茶杯,红茶溢出来浇到手上。斩岛直起腰,把他手里的茶杯放到桌子上,叉着腰低头无奈的看着他,佐疫伸手去抽纸,抬头正好撞上他的目光。
  我去,脸要红了,怎么办。要怯场了。
  “你今天很奇怪。”
  自从发现对你有邪念之后每天都很奇怪!
  “一直盯我看。”
  “有、有蚊子吧…”
  “有吗?我没听见声儿啊。”斩岛四处看看,佐疫连忙低下头假装去擦手擦桌子,避开斩岛的眼睛。
  “先不说蚊子这东西。”斩岛抽了把椅子坐到佐疫身边,“你又皱眉了,佐疫。”
  “你刚刚已经说过一次了…斩岛君。我很抱歉。”
  “这种程度不用道歉的。”斩岛轻叹一口气,好像微微笑了。那种细微的弧度佐疫甚至都不能确定是不是勾起唇所带起的弧度,“你以前一定是个优等生吧。”
  佐疫稍微疑惑了下:“以前?”
  “啊,就是当狱卒以前。”斩岛喝了口茶,“佐疫,问你个奇怪的问题可以吗?”
  “你说。”
 

  “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的故事呢?”

  佐疫挑眉思考着,“斩岛君是指,做狱卒以前的事儿?那可有点久远了呢…我当狱卒都有几十年了,我努力想想——”
  倒不是装的有多努力,只是那时候的记忆,真的在脑中已经所剩无几了。连怎么来的这个大宅子都快忘了,能追溯到的记忆最早是什么样子的呢…?佐疫闭上眼睛努力的回想着。
  就是在很久以前的平常的一天,他照常的坐在这间房间里,肋角领进来一个有着青金石般眼眸的男人,他微笑问好,初次来到这里的人还有些扭捏,低下头不去看他。佐疫笑着站起身来走到他的面前,问他叫什么名字。男人抬起头来,青色的瞳孔直视着他的眼睛,搞得佐疫一瞬间有点惊讶,想移开自己的目光。
  “斩岛。”
  “你叫斩岛吗?很奇怪的名字呢。我是佐疫,那么斩岛君,以后请多多关照咯?”
  “佐疫…”他记得那时候的斩岛低声重复了他的名字,“明明,也是个奇怪的名字。” 
  “哈哈,是吗?”
  于是这平常的一天,因为斩岛的到来,在佐疫的生命里,变得不平常了起来。
  ……
 
  这是佐疫能想起来的最早的记忆了。还是做狱卒之后很久的事情。
  “抱歉啊,斩岛君,我不记得了呢。”
  佐疫睁开眼睛,窗外,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地上,意外的有些刺眼。“是吗…”斩岛低声回答了一声,“可能真的太久了吧。”
  “斩岛君才是,还记不记得呢?”
  “我吗…我大概是记得一点的吧…但是,不说也罢。”
  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佐疫看着旁边表情一成不变,一直都是冷漠表情的斩岛。明明是熟悉的脸,连眉毛都没有皱起来,但佐疫就是觉得,他不开心了。大概是想起那些事情的原因吧,佐疫想着。
  “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吧?”
  他语调轻快的安慰斩岛,“现在大家都在这里好好地生活着,以前那些事情,不想也罢,不是吗?”
  斩岛扭过头看向佐疫,对方水蓝色的眼瞳里好像真的有汪洋大海般,让人想沉溺进去的温柔。他于是伸手,摘下了佐疫的军帽,露出他好看的棕色短发。伸手过去揉了两把。
  “诶!斩、斩岛君!突然、干什么!”
  羞红了脸飞快地闪开到一边去的佐疫意外的可爱,斩岛下意识脱口而出:“你跟我家以前养的小狗差不多,没忍住就——痛诶,佐疫。”
  回应他的是枪托的重重一击。
  ……

  “诶?佐疫你还是这么早诶~早饭好了吗?”
  “平腹你这个笨蛋,白痴,二货。滚一边呆着去。”
  “诶啊!???好可怕啊!!”

评论 ( 2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