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大鱼海棠/椿湫]经年


*食用说明
*湫第一人称
*不明显的be
*ooc[我躺]

以上?

——————

1.
  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椿了。
  我记得以前,那时候她小小的,腿脚都不利落。还非要爬到屋顶上去看天空。我说在地上看不就行了吗,她说不,非要到屋顶上去。我于是只好带着她。我跟她讲,我说我们的天空连接着人间的海洋。她坐在灰瓦上,仰起头问我,她说湫呀,你去过人间吗?
  我说我没去过。
  “那你会去吗?”
  我说我会去的,不过要再等很久。
  她突然抓住我的手臂,前后摇来摇去,声音甜甜的,风都漾着笑容。
  “那到时候你带我一起去吧?”
  我一愣,然后微笑说好。
  一定是她那笑脸太过好看了,所以我才会答应她那荒唐的话。当时我这么想着。
  但她偏偏啊,经常露出那样的表情。

2.
  我跟椿住的并不近。需要走过两栋房子,才能到她所居住的那一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极少到她的家里去。
  我们约定每天辰时在空地碰面,但有一天,我到空地的时候,她没有来。
  我有些尴尬,环顾四周,丝毫没有她的影子。我在原地等待着,等着太阳从东边移到头顶,她人还是不见。我于是放弃了等待,便灰溜溜的回了家。第二天我再去那里,她依旧不在。
  我有点生气,就照着记忆摸索着去她的房间。在路上碰到了松子哥,我才知道她原来发高烧了。
  这里明明极少下雪,气候也舒服的每天都想是春天,椿她怎么会发烧?我心里感到害怕。
  椿会不会死?
  我一路小跑来到她家,发现满脸通红的躺在床上,难受的缩成一团。我走上前去,我说椿?她没回应我。我又叫她,椿,椿!她稍微动了一下,睁开眼睛:“......湫?”
  “是我啦,你怎么样?”
  “……还在发烧。”
  “……是、是吗。”
  “不好意思啊,前天,你等了很久吧。”
  “也、也没有。”我脸红的移开目光,不去看她。她睁开眼睛,脸红着躺在床上,怎么看都是一副诱人的样子,我害羞了,不敢再看。
  “我等了一会就走了。”
  “是吗。”她打了个哈欠。“我觉得明天可能就退烧了吧。到时候,作为赔礼,我做吃的给你吃吧。”
  “那能吃吗……?”我打趣她,她瞪了我一眼,把脸埋到被子里了,嘟囔一句爱来不来。
  才不会不去呢,我低声笑了,在心里默默回答她。她不说话了,大概是睡着了吧。我伸手,想轻轻摸摸她露在外面的短发,但是手收收回回,终究没有这么做。

3.
  今天是椿成人礼的前一天。
  奶奶在前好几天就开始准备成人礼的事情。因为是住持的缘故,她把这个看的比谁都重。我照往常一样到椿家里去找她,刚踏进门就撞见了椿的母亲。
  “哎呀,是湫!”她开心的说,“椿,快出来,让湫看看你这身怎么样。”她进了里屋,在我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里拽着一袭红衣的椿走出来。
  “妈,我说了我不喜欢。太招摇了,把我那件黑短裙还给我好吗。我穿着这身怎么能给湫看啦,喂……”
  “别瞎胡闹,出来,湫,你觉着如何?”
  走出来的,是一脸别扭的,换掉了以前朴素的红衣黑裙子,穿上红的亮眼的长裙的椿。
  是那个我熟悉的姑娘。但总觉得,她有些不一样了。
  她……太好看了。
  我一瞬竟语塞,手慌慌张张的都不知道该放哪儿了。
  我拿余光瞟她,在伯母的目光里结结巴巴地回答她:“很、很好看……特别好看……”
  “你看吧。”伯母对我对面有些害羞的椿说说,“我说了,你绝对适合这个。我的女儿,一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举行仪式。”
  伯母还在滔滔不绝的自说自话,但我觉得脸已经如同火烧,对面的椿脸上露出些许不耐,她一下跺脚打断了伯母的话,在伯母还没来得及不满的时候往前一迈步,抓住我的手就往外走。
  “诶……!等等呀!椿!”
  我惊讶的对她说,回应的是她有些生气的侧脸。其实我想问她你真的要这样出去吗,但硬生生的被她的表情给憋了回去。后方传来伯母的叫喊,椿并没有在意,更加加快了步伐。
  “我说你啊……”被拽出院子好远,我无奈的对她说,明明是个女孩子怎么力气那么大,“差不多够了吧,不用再走了啊。”
  “因为湫太笨了。”
  “哈?我可一句话都没说!”
  她停下脚步,转过身回头看我。被她这样一看,我又有些无所适从了,想偏过脸去不看她,但眼神背叛似的往她那里飘,椿往右两步,站到我面前,一本正经的盯着我。
  “喂……”
  我是有些疑惑了,刚想发问就被椿的手势打断,她示意我闭嘴,我于是保持沉默。“你认真给我说,我这身,到底好看吗?” 
  “……”什么啊,叫我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个?我一下没忍住笑了,椿明显有些困惑,继而转为不满,我赶紧安慰她:“好看,真的好看。我觉得你穿这身儿,特别漂亮。真的。”
  她脸一红,别开脸去,支支吾吾的又不说话了。我故意走到她面前去,俯身假装去听,“嗯?椿你在说什么?听不清楚呢。”
  虽然又被她瞪了。
  “你意外的喜欢红色呢。”
  椿的表情已经回复了正常。她双颊微红,眼睛望着我,正微微笑着。
  “还好吧……也不是那么喜欢。”
  我撒谎了。
  我其实,是喜欢红色的。
  原因无他,因为椿从小到大,就只会捡红衣服穿。红色半袖上衣,红色的发夹,红色的手链。
  是因为,椿她穿红色好看。所以我才喜欢。
  “仅仅是因为你穿它好看,仅此而已。”
  我轻声补充道。
  椿眉眼弯弯,嘴角勾起,眯眼真真切切地笑了,“也是了,哪个男孩儿会喜欢红色。我猜你也不喜欢。”她在原地转了个圈,裙摆略过我的腿。
  “但你夸我漂亮,我还是很开心啦。谢谢你,湫。”
  她看上去,真像是开得正盛的海棠花呀。绚丽又不扎眼,朴素却不平凡。
  她真漂亮。我卑微的这么悄悄的,悄悄的想着。
 
4.
  七天过去,椿回来了。
  和椿一起回到这里的,是一个鱼形的笙。
  在伯母欢喜的看到椿回来的时候,我站在她后面。看着红衣女孩低着头湿漉漉的迈步走过来。我把毛巾递过去,椿一言不发的接住。
  “椿你还好吗?为什么不说话呢?”
  椿这才抬头看我,棕色的瞳孔里散出无助的目光,头发上沾着水珠,头帘粘在前额上。我看着她这副模样,不用说也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压下莫名的感情,我伸手拨开濡在她前额的头发,伸手拿过椿手里的毛巾,有些粗鲁的盖在她的头上。拽着她离开。
  “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
  “椿,你说话呀。你这样我怎么会懂呢?我又没跟你一起去人间。你跟我说吧,我不会告诉别人。”
  “……湫,闭嘴好好走路。”
 
………

  “……啥?”

  一直跟在我后面的椿突然加快了脚步,原本我拽着她的场景变成了她拖着我往前走。或许是闲拽手腕比较别扭,她干脆反手牵住我的手往前走。
  “诶诶……喂!”
我对此发出异常的惊叫,但前面的椿像是没听见一样,速度丝毫不见慢。
  这姑娘……我默默的想,以后有没有人要啊……
  就算有人要,结婚以后得严厉成什么样儿。
  莫名的,我想着椿以后板着脸让我干这干那的牛气的样子,不禁打了个寒战。回过神来摸了摸鼻子,又无奈的轻轻笑了。
  ……错觉吧。
 
5.
  再后来,椿养了鲲。

6.
  海水真正倒灌的那一天,天下大雨。
  海浪漫过丘陵,房屋被摧毁。我带着椿来到最高地。鲲已经长成一条大鱼,比我和椿任何一个人都要大,比这海底每一个人都要大。
  原因,谁知道呢。为什么一个人类的灵魂,会如此巨大雄伟。我不知道,椿也不知道。
  “是因为鲲是一个好人吧。”
  神色疲惫的椿轻轻靠着我的肩膀。语气轻轻的说。
  我偏过脸去看她,她直直的看着前方。在瓢泼大雨下,化身为大鱼的鲲在天空飞翔着。和它还小小的时候在鱼缸里一样。
  “湫你看鲲,飞得多高啊。以前还那么小,在鱼缸里游来游去的,现在都能在天上飞了呢。”
  “他以前也能在天上飞吧。”
  “哈,也是。”
  勾起嘴角轻笑的椿把目光移到我身上。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她的笑容淡去,只有眼睛还炯炯有神,“我不后悔,养了鲲以来,我都不后悔。”
  “……”我叹一口气,抬手拍了下椿的头。在她有些疑惑的目光里抿唇一笑。
  “椿,你看。”
  我伸手指着天际那边的鲲。离人间只有一海之隔,活跃在我永远也到不了的天边,而它却像是在做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在如此高远的地方,游着,或者,飞着。
  “是鲲。”
  顺着我手指的地方,椿又一次看向鲲。目光变得柔软了。她放松了眉角,勾起嘴角笑了。
  “啊啊,是啊……是鲲。”
  “你觉得他会到哪里去?”
  “鲲啊,鲲会到人间去。变成他原来的样子,去找一直在海边小屋里等他的妹妹。”
  “你觉得,他会一直呆在这里吗?”
  “你这不是废话么。”椿白了我一眼,“我们费尽心思,就是为了让他回到人间。鲲会回去。”
  “是啊。”我将手收回,“既然前路已经明了,既然如此,”我对她说,“那后悔也没办法了吧?”
  “所以不要迷茫,做你的该做事情就好了,对吗?”
  椿猛然抬头,棕色的眼睛死死盯着我。我也不在意,就那样和往常似的回视她。她的眼神湿润了,泪水混着雨水淌下。泪光中带着满满的委屈和难过。她突然往前一凑,将头埋进我怀里,哇一声哭了出来。
  “啊啦,这是怎么了呢?”
  浑身都湿透了的椿抓住了我的衣襟。将头低下。我根本看不见她的脸庞。只能混着雨声,听见她的哭泣的声音。
  是……觉得难过了吧?
  被祝融哥那么说,被家里人怀疑。被大家所讨厌,即使都这样了,还是坚持着骑着鲲跑走了。
  ……背负了很多啊。
  而且,没有回头路了啊……
  我轻轻抚着她的背,希望这样能让她觉得稍微好受一点。椿的情绪只爆发了一会。不久后我就听不见她的哭声了。她将头抬起来。红着眼睛看我。
  我噗一下笑出来。从兜里翻出一块手帕擦她的脸。眼泪没擦干净不说,鼻涕也流了出来。“别动啊。”我这么跟她说,拿手扶住她的脸,另一只手轻轻擦掉眼泪鼻涕。
  “因为湫太笨了的原因。”
  “哈,又怪我啊。这也太过分了哦。”
  “都是你的原因。把我惹哭了。”
  “哦,那怪我。不哭了啊。”
  “我这样……很过分吧。”
  “嘛,”将她的脸擦干净之后,我身了个懒腰,就势躺在地上。因为有树遮雨的原因,所以地不是很湿。这个角度看,刚好看得见灰蒙蒙的天,和耍够了往这边飞过来的鲲。
  “你是指明明是自己哭了的原因还要赖在我身上?脾气意外的很不好有些时候甚至到了强硬的地步?要按这么说,可能哦。”
  “……”
  “要是除我以外的人认识你,可能会觉得你过分。”
  “……”
  “但是因为是我,所以椿怎样都很好。”
  “……湫只会说漂亮话罢了。”
  “才不是呢。”我笑着跟她说,“你回来那天,我还在想,像你这样的人以后成了家,该是怎样的严厉啊……这样的事情。”
  “……是吗。”
  “的确是挺可怕的啊。”
  “……哦。”
  “但是,如果男主人是我,倒是会觉得也没什么了。”
  “……”
  我偏过脸不去看椿了。脸颊因为刚刚说的话稍微有些热。大概是因为害羞了的缘故吧。类似于求婚的话就这么被说出来了,是不是有些不浪漫呢?
  随即我又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幼稚,我喜欢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样想的我准备重新扭头看椿。但当视线移到她脸上的时候,我却再也移不开了。
  椿她……在笑。
  像每一个花季的少女一样,微微眯起眼睛,嘴角带蜜的笑着。眼眶因为刚刚哭过的原因还有些红,脸颊粉扑扑的,像是水灵灵的蜜桃。就这样仰着面庞,冲着我,肆无忌惮的,像是在宣告什么似的笑着。她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继而抚上我的脸颊。
  “男主角要不是湫的话,不就会觉得我是个不温柔的女人了吗。”
  “所以,肯定只能是你了吧。”
 
  ……
  是错觉吗,椿她,怎么感觉又要哭了呢。
  “是……吗。”
  是错觉吧。
  我的眼眶,也不自觉的湿润了。

7.
  这海底,无论怎样都是困不住鲲的。
  从最开始,我和椿就知道。
  困不住、困不住啊……

8.
  最终,凭借着灵婆的响铃。我送椿和鲲上了人间。
  这事情不需要商量,谁提出来都是尴尬。于是心照不宣的,我们谁也没提。
  但是到最后的时候,到我燃烧自己的生命开出去人间的道路的时候,椿突然就哭了。
  “湫!湫!湫……”
  看嘴型像是在说我的名字。但当时我耳边就像不停的撩过狂风一般,什么都听不见。
  抱歉啊,椿。
  说好一起陪你去人间的。到最后也没能实现。
  我想这么跟她说,但现在,连微笑也做不到了。椿哭的像个泪人,死死抓着我的衣服,像那时候一样。
  你还真是个孩子。成年了还老是这样。
  我的意识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很久以前那一天。那一天天气很好,没有下雨。椿和我坐在屋顶上,无忧无虑的看天空。
  再往后,她发烧那天,要是能摸摸她的头发就好了。大概就不用等这么久了。
  再往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她穿上红衣了。
  回忆一股脑涌上来,不会这就是传说中的走马灯吧。太恶趣味了。
  我眼泪抑制不住的涌出来仅剩的力气都用来牵住她的手了。她拼命摇头,而我却已经听不见她说话了。身体感觉像火烧,意识也在迅速飞散。
  不知道椿在那边会是什么样呢。
  啊,好期待啊。

  .......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9.
  后来据说人间总总会看到这种奇怪的景象。
  每年海棠花开的时候,天上总伴随着秋叶飘下。
  树下一男一女,每年总会出现在树下。双手合十,不知在为谁祈祷。
  据说已经成为一道风景了。经年累月,风吹雨打,海棠花败。但每每有海棠花开,树下总有秋叶。
  很奇怪不是吗?
  有人还特意给他们遍了这样一个故事:秋叶嫉妒海棠花的美貌,故意给她增添落寞。
  不是哦。
  秋叶是喜欢她,害怕她寂寞,才来陪伴她。

  每年如此。直到一天,飘起秋叶的秋天,海棠花瓣簌簌洒下。粉色的花瓣从不知何处的天空洋洋洒洒,混着树上金黄色秋叶,好不壮美。
  树下众人称奇。称此为“千年一遇的美丽”。

  但自那年以后,海棠花再开的时候,却再也没有秋叶飘落了。

FIN.

ara

————————

对于这个题目,稍微有点想说的。
经年这个题目,实不相瞒,是在我写了这篇文章之后才想到的。
原因之一是因为主线。基本是按着原著走向,因为要配合椿湫这个cp,所以稍微改动了情节,这里对原著党说声抱歉T_T因为按着原著写,湫注定苦逼。所以就改了……
继续说主线。主线写的时候就给我一种椿湫两人一起从童年走到现在,最后湫送椿上人间。这样一个经年累月的事情。
这是理由一。
二是最后一段。也就是ch9
秋叶毫无疑问是湫的象征。海棠花下双手合十的男女,是椿和鲲。
经年,影射的是经年累月的秋叶陪伴春花。
以及最后一段,在秋叶纷纷的时候飘下海棠花瓣。
意思是椿在人间的生命走到了尽头。灵魂回到灵堂,归灵婆也就是湫所管辖。
这样也算是重聚了吧。所以,秋叶和春花也就在一起了。自然就不会再出现这种奇幻了。
大概就是这种意思吧。文笔这么渣不知道能否将心意传给大家。
最后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谢谢你们。

——————8-18日
有人私下问过我ch6结尾处为什么会说“双方都有想哭的感觉”
其实在这里回应的是ch8开头
那时候椿湫二人已经意识到了 湫要牺牲自己 送椿上人间 而湫 偏偏在这个时候表明了心意
椿也表示自己是喜欢湫的 并愿意跟他成家
但是,对于在这个背景下的他们 别说成家了 在一起都做不到啊
理解到这一点的湫和椿 自然心里会觉得遗憾和惋惜
希望这个解释可以让你们满意(*'▽'*)♪


ara
 

 
 

评论 ( 2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