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佐斩夫夫的日常生活[2]

2.约会,许愿。

——————

食用说明:
*清水唠叨向
*最近开罗马假日中毒,许愿池什么的……原型就是罗马的那个许愿池。
*有ooc,我好无力……

以上?

——————

  “要去一趟现世吗?”

  站在镜子前偏着脸,换下了一成不变的军靴和斗篷,没有带军帽,露出了漂亮的棕色短发。佐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理了理领带,水蓝色的眼睛映出来很是好看。吱呀,身后的门被推开,佐疫满心欢喜的回头,视野中呈现出穿着私服的斩岛笔挺的身姿。
  “哇,斩岛君真气派!”
  “只是衬衫而已吧?”
  “嗯……”佐疫一步两步,走到斩岛身前,上下打量了下对面的人,“果然还是好看的,因为斩岛一天到晚只会穿军装,偶尔这么穿一次我就会觉得很好看。当然你穿军装也好看啦,但是,感觉是不一样的。”

  佐疫说完,抬头冲斩岛径自一笑。斩岛愣了一愣,随机也弯了弯眉毛,勾起了嘴唇,算是一个淡淡的笑容吧。收到这个笑容的佐疫好像特别开心。询问斩岛是否准备完了,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又上前一步,抓住斩岛垂下来的手。

  “那走吧?跟佐疫的现世约会?”

  这话宾语不对吧,看着身边抓住自己手的男人,斩岛哑然失笑,他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他的话,接着对他说:

  “那么,走慢一点吧。不要丢下斩岛。”

  回应他的,是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

  但话说的那么像样,其实佐疫,根本没来过几次现世,就算是来,大多也是出任务。被称作“普通人生活的地方”,几乎从没来过。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来到这里之后,他一直缩手缩脚的,丝毫没有在狱都的底气,只紧紧跟在斩岛的身后,紧紧抓住他的手。

  “……佐疫……”
  因为被拽住而无法正常走路的斩岛无奈的回头看着强壮镇定的佐疫。明明手心都发汗了,而且还牵的那么紧。斩岛于是停下步子,回头看向身后的人。突然被对视的佐疫显得有些慌乱,他站定脚步,将牵住斩岛的手松开,然后两只手紧紧抓住斩岛的衣袖,又害羞又无措地向斩岛求助:
  “请你千万千万不要松手,斩岛君。”

  ……已经到要用敬语的程度了吗?

  无奈的看着他的斩岛扯出一个安心与信赖的微笑,拍了拍佐疫的手背,反手牵着他继续往前走了。佐疫有些惊讶,继而脸开始变红:“诶呀,那个,斩、斩岛君……?”
  “这是约会对吧?”

  像是在问一个普通的问题一样,斩岛面不改色,甚至连语气都和以前一样没有起伏,但听到这话的佐疫好像很意外,脸红的更甚,支支吾吾发出不成语的单音节,稍微低着头,希望能掩饰飞红的双颊,他小声地回答斩岛:“是、是的。”

  “那你可要好好享受才行,下次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看着对面脸红的佐疫,斩岛轻声安慰他,“我很想和佐疫来现世的。”他补充到,继而展露出一个笑容。

  佐疫抬头,定定地看着斩岛的脸。男人的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眉毛放松的下垂了,在中午的阳光下,这个淡淡的笑容显得格外好看。佐疫看着,然后眨眨眼睛,看着对方的眼眸,也回应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那走吧?”
  “……好。”

  “说起来,斩岛君为什么对这里这么熟悉啊?”
  走在人多的街上,佐疫突然问道。
  “以前跟木舌来过。”
  “木舌哥吗……像是会来这里的人呢……”
  “不仅如此,还说要带我以提前完成任务为理由去了这里的酒吧。”
  “诶?去了吗!斩岛君你去那种地方吗?”
  “当然拒绝了啊。”

  斩岛偏头看向佐疫回答他。这时候,前方传来水的声音。斩岛扭过头,在人群的笑声里,一个巨大的,有喷泉的池子呈现在眼前。

  “哇,斩岛,这是啥?”
  指着大水池的的佐疫满眼的惊讶,“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水池在路中间呢?”
  “这是许愿池。”
  “是吗?那可以许愿吗?”
  斩岛点了点头,身旁的佐疫开心的说着“我要许愿我要去许愿”,拽着斩岛往池边走。等站定到许愿池旁边的时候,他手伸到池水里,然后再拿出来,双手拍了拍,合十闭上眼睛。
  斩岛在一旁看着闭上眼睛的佐疫,静静的等他。但佐疫却突然睁开眼睛,许完了吗?刚想这么问却被佐疫打断了,他一个扭头,冲着斩岛,“斩岛君你也一起来啊!”他往斩岛身边凑了凑,“咱俩一起在这里许愿,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觉得有点好笑的斩岛在身边的家伙的催促下学着他的样子伸手沾了沾水,拍了拍手双手合十,看了佐疫一眼,后者看着他灿然一笑,斩岛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的脸,然后又看着池水,闭上眼睛在心里许下愿望:

  一愿佐疫平安快乐

  二愿能陪在佐疫身边
 

  还有什么吗?斩岛闭着眼想,像什么大家一直都在一起,朋友幸福,任务顺利什么的愿望,也想一并许上。但太贪婪会被神明鄙视,这样愿望就不灵了吧。
  嗯,那就这样吧。

  默念一定要实现啊,斩岛睁开眼睛。佐疫早就许好了愿望,睁着好看的眼睛盯着斩岛的侧脸。看到斩岛已经许好了,他笑着开口:“斩岛好慢,你到底许了多少个愿望啊。许多了就不灵了哦。”
  “两个,还剩下一个呢。”
  “诶!可以许三个愿望的吗!”觉得像吃了大亏的佐疫悔恨地大声说,“我只许了一个!我有好多想要当做愿望的呢!但以为只能许一个愿望,所以就挑了最想要的那个许了……”
  斩岛看着身边满脸悔恨的炸毛的佐疫,听着他有些幼稚的话,一下子就给逗笑了。
 
  就像是小孩子一样,嘴角带蜜,眉毛下垂,眼角都漾着笑意地笑着。

  ……什么嘛,笑起来这么好看啊。
  斩岛一般只会淡淡的勾起嘴唇,那是佐疫看到的最多斩岛的笑意。他老是抱怨,说斩岛明明生了一副好看的脸,笑起来一定特别惹人喜爱,但就是不常笑。斩岛听到这话总会耸耸肩,嘴角轻轻勾起,又是那种佐疫经常看的笑容了。佐疫觉得有些失落,但同时也觉得满足,于是就只好看着他无奈的微笑,说着真拿你没办法。

  他还从来,从来没见过斩岛如此开心的笑过呢。

  佐疫这么想着,停止了碎碎念,抬头看着斩岛,后悔这种表情突然就消失了,就像乌云见到太阳般,一下子就消失了。余留的,空有打心底的幸福。他一抿唇,像往常那样微笑,看着斩岛深海一般深邃的眼睛,轻声对他说:

  “走吧?”
  “嗯,好。”

  又换到佐疫走在前面了,他难掩兴奋的意味,抓着斩岛说着许愿池的事情,“斩岛斩岛你许了什么愿望啊?能不能告诉我啊?”
  斩岛摇摇头,“我保密。”
  “诶,是吗。”佐疫停下脚步,呆了一下,然后又问他,“那你想不想听我的愿望?我可以告诉你哦斩岛。”
  “这个啊……”斩岛也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身后的佐疫,“愿望说出来会失灵的吧?所以佐疫自己知道就好了哦。”

  “这个……不会的啦。”
  佐疫眯眼,向着逆光的斩岛笑了,他向前跑去,紧紧牵住斩岛的手,扭头对身边的男人笑着说道:

  “它已经实现了哦。”

  回到狱都的时候,天色已近晚了。狱都的灯光隔着很远都能看的清楚。在快要走到门前的时候,佐疫松开了一直牵着斩岛的手,哒哒哒跑到前方,打开狱都的门,站到大门口,然后,转身。
  “欢迎回来!斩岛!”
  像是斩岛每一次每一次回来一样。
  斩岛看着他,眼神柔软了,向前一步,两步,伸手搂住对方的腰,低头将下巴靠在他的肩上,冲着他的耳朵轻轻的说:
 
  “嗯,佐疫,我回来了哦。”


  fin.

——————

七夕快乐啊,各位!甜吗?wwww

来自单身的ara

 

评论 ( 1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