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百日忘羡 Day46】 陈情

献给最喜欢的忘羡的小中篇w
伏笔讲解请看后评,第五段插叙,写的是喝醉了酒的羨羨想起以前没到莲花坞的时候的苦日子,碰巧遇到了蓝湛。属于狗血剧情[跪]
以及,人物属于墨香太太,ooc属于我[土下座]

=======宣群========
Only忘羡の日常186626792
=====入群须知======
★重点:Only忘羡、Only忘羡、Only忘羡
不掺合其他任何CP,萌新进群请看完群公告
★本群现在正在进行的活动:#百日忘羡#
(欢迎各位文手/画手太太一起参加)
=======正文========

陈情

此番寒夜凉月色浅
笛声现翩然又少年

1.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蓝湛所记得的关于魏无羨最鲜活的记忆,莫过于十五岁那年云深不知处的夏天。

  那时魏婴还是魏婴,骑在高高的墙头,身穿一身黑袍,衣摆斜斜的搭在墙沿,中衣灰白,领子乱糟糟的,火红色的腰带系在腰间,一只手拿着一坛酒,正朝下看着他。嘴角勾起了的弧度,眼睛里满是笑意。

  那是他和他的初见。

2.
  大清早的云梦莲花坞。

  江澄气呼呼的冲进魏无羨的房间,惊醒了宿醉的魏某人。酒坛叮铃咣啷摆在地上,地上的魏婴睁开眯缝着的双眼,慵懒的倚靠着书架。江澄皱着眉,觉得对方的呼吸都带着酒味。

  “…你是把姑苏的天子笑都买回来了吗?!!还有谁让你在父亲的房间里喝酒了啊?!还好他昨天陪着母亲出去了!!!”

  “谁啊…?哦江澄…嗝…”
  魏无羨揉了揉脑袋,对面的江澄立马满脸嫌弃地捂住鼻子,罢了又甩开手恨铁不成钢地向他走来,弯下腰一伸手把魏无羨提溜起来。瘫了一晚上的魏婴觉得眼前一黑,头有点晕,便放弃了抵抗,把全部的重量都压在江澄身上,闭着眼睛准备再睡个小小的回笼觉。

  江澄才不会好心的把他运回他的房间呢。况且魏无羨的房间是莲花坞最乱的,每次江厌离想亲自去收拾,都被江澄给回绝了。

  “那个家伙的房子就随他的主人一样自行腐烂去吧。”

  江澄扯着嘴角冷笑。

  就如同现在他侧着脸看满脸通红的魏无羨一样,江澄戚了一声空出一只手推了推他的脸。
  “魏无羨你这个家伙!快给老子起来!姑苏蓝氏马上就来了你别他妈给我丢人行吗!”
  他凑近他的耳边带着怒气大吼。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诶这句话是这么用的吗?

  魏无羨迷迷糊糊垂下的头“噔”一下抬起来,眼睛里的不可思议还没被江澄看见,他的额头就和某人的鼻子猛地一撞…
  哐当一下被扔在地上,魏无羨这回想不清醒都难,他甩了甩头,刚想大声嚷嚷江澄坏心眼故意摔他,就看到江澄狠狠瞪着眼睛,双手捂住鼻子,鼻血从指缝中流出,样子滑稽的很。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澄你哈哈哈我去哈哈哈哈哈!!!”魏无羨指着江澄那模样大笑出声,摇摇晃晃站起来,肩膀一抖一抖的,抱着肚子弯下腰,笑得都没了声音。江澄盯着他一会,捂着鼻子跑到里屋去擦鼻血,把自己的脸打理的不狼狈了之后恶狠狠冲出来,魏无羨蹲在地上,抬头看着鼻子里塞了截纸的江澄,本来都不怎么想笑了,又突然爆笑出声。

  “笑,老子让你笑!”

  江澄冲到他跟前,抓住爆笑的家伙的肩膀让他抬起头来,对着他五官都笑变形了的脸一个头槌---
  “我操!江澄你他妈有毛病啊!我就笑一下你至于吗?你笑?!轮到你笑得直不起腰了是不是!幼稚!庸俗!智障!”

  魏无羨破口大骂,不理会笑的撕心裂肺的江澄愤愤转身,打扫让师姐去收拾烂摊子吧,他现在只想捂住鼻子,赶紧到小溪边上好好洗把脸。
  他低着头快步往门外走,刚走出两步就撞到了人。没好气的道了个歉想绕过他去洗鼻子,没想到那人却反手抓住了他不让他走了。

  “你放!…诶蓝蓝蓝蓝蓝湛???”

  手这个字还没说出口,魏无羨抬头看到来着的脸庞惊讶的大声叫到,双手也忘记捂住正在流着血的鼻子,他惊讶之余,看到蓝湛洁白的外袍上沾上了几滴鲜红色的血。

  他有点不好意思,刚想开口笑眯眯的道歉,站在蓝忘机身后的蓝曦臣看着魏无羨的模样,眼皮跳了跳,身形微偏看了看后面江枫眠房间里大笑的江澄,用和善的表情询问江氏大弟子魏婴:

  “江小姐已经安顿好了思追他们,让我和忘机先来拜见江宗主…嗯…江宗主…人呢?”

  蓝忘机没接兄长的话,只是看着魏无羨鼻血流的滔天骇浪,抽出袖子里的纸抬手糊在他脸上。

  他动手擦拭魏无羨的脸,“我还以为江宗主已经告诉过你我们要来。”

  魏无羨:……
  他是真没告诉我,但是他儿子告诉我来着。

  然后因为发生了这样的和那样的事情我他妈就给
忘了。

  自己的话许久没听见魏无羨回答,蓝湛疑惑的停下手。魏婴放弃了思考惨兮兮接过他手里的纸自行擦拭,撇了撇眉毛,干笑两声。

  完了,这脸是丢到姑苏去了。江枫眠从此以后的脸往哪儿搁。

  想到江澄脸黑的模样,魏无羨不自觉的又捂住了鼻子。

3.
  在江枫眠回来之前,江澄已经整理好了他的卧房。江宗主好像什么都没看出来,笑眯眯地接待蓝曦臣和蓝忘机去了。魏无羨嘟着个嘴弯腰擦桌子,目光一瞟,撞见了蓝湛的脸。
  巧了,蓝湛也在看他。

  他于是眯眼轻佻一笑。

  蓝忘机隔着门框,不可察觉的红了脸,蓝曦臣走过来邀他去宴会厅,他回过头点了点,跟随兄长往前走了,末了,还不忘再看魏无羨几眼。
  他弯着腰,乖巧的动手擦拭着木头桌,长发垂落在耳边,挡住了他活灵活现的眼睛。嘴嘟起吹着口哨,是蓝忘机从没听过的旋律。

  实话实说,魏无羨是个俊俏的男子。
  世人皆说含光君容貌昳丽,生得俊美,魏无羨因为为人张扬放纵,在世家中喜欢他的人并不多,也可能因此才不常被夸赞。但蓝忘机觉得,魏无羨长的很好看。

  真的很好看。

  笑起来脸上会有漂亮的酒窝,摆头的瞬间发丝略过脸颊,他说话的声音就跟他的人一样轻佻,尾音总会浅浅上扬,像是个还没长大的貌美的少年。

  他经常吹笛,蓝湛问过他在哪里学的笛子,魏无羨每次总是打个哈哈没有回答。他的笛声跟他不一样了,笛声就是笛声,总归是寂寞的。魏无羨吹笛的时候,眼皮轻轻合上,面容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他一身黑衣,闭眼吹着陈情,要是不认识他的人看到他,可能还会以为是修道的不苟言笑的神仙。

  可鲜少有人不认得他,除了蓝湛,也没人看到过他这个模样。

  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表情呢?
  蓝湛觉得,他从未真正认识过魏无羨。

  莲花坞,江晚吟的房间。

  魏婴嘻嘻哈哈的坐在江澄的桌子上,看着面前涨红了脸的江澄捂嘴偷乐。

  “怎么样?”他不笑了,但还挑着嘴角,干脆盘起腿撑着脑袋歪脸看他,“江叔叔这人丢大发了,恭喜你呀江少爷,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江澄咬牙切齿:“闭嘴!”

  “诶嘿,猜猜当一切水落石出的时候会怎样?江叔叔发现自己的乖儿子在他的房间里笑的不能自己,旁边摆满了天子笑的空坛子!诶不过话说,那酒味你是怎么清的?简直令人深思。”

  确实,当魏无羨看着江枫眠回房间的时候心里不由自主的狂跳,只期待他不要太过生气责罚他和江晚吟,但过了不就江枫眠又折了回来,神色并无大变。
  魏无羨:???
  江澄跟在他爸身后,朝着一脸懵逼的魏无羨冷笑了一下。
 
  江澄翻了个白眼:“拿香薰狂熏再那扇子扇呗。呵。”
  “唔…”魏无羨双手环胸沉吟一声,“江叔叔的熏香好像也不便宜啊。”
  江澄闻声脸色一变,魏无羨看他这样勾唇一笑,“江澄,你不怕你爸发现查你水表?”
  “那就推到你身上,再说了点了又怎样这玩意早点晚点都得被点——” 

  魏无羨还待说什么,江澄的话被突然推门而入的蓝湛打断。条件反应般的,魏无羨赶紧跳下桌子站好,等已经站立着了才发觉:这儿可是云梦又不是他们姑苏,再说这是蓝湛蓝忘机啊,以前在云深不知处那么闯祸,他对我这人应该早就习惯了吧?这样应该也没关系的吧?
  于是他冲他嘻嘻笑了,“诶呀,蓝湛!你怎么突然就来了,一点脚步声也没有。有事的话叫江晚吟走,他们开会我可不去——”

  “要去”
  “嗯?”
  “你得去。”

  “诶~?”魏无羨眯眼,蓝湛还是以前的老样子,离开云深不知处都快半年了,还指望着再见能有点表情啥的,算了,算他瞎想。他见他这样,心里不免又有写想逗逗他,但看江澄一脸出去逼逼的表情,也就没再接着撩他。他应了话,招呼江澄走,却又被蓝忘机给打断了。

  “就你一个人。”

  “哈?蓝湛你可能不了解啊,这大型场所江澄是一定要跟着我的,要不然我搞出什么乱子江家的脸…啊,要是江澄也跟着一起丢脸就另当别论了。”

  他说完挑衅似的又看了江澄一眼,对方意料之内的摆出愤怒的表情。蓝湛没理会他后面的话,垂眼看着魏婴,淡淡的开口道:“不是大型场所。”

  “是我单独想找你。”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好像全世界都没了声音,魏无羨连上的笑意也退了下去,变成了有些惊异的表情,江澄目瞪口呆,半晌没能说话。

  “啊…?你找我?”魏无羨舔了舔嘴唇,清了清半哑的嗓子,蓝湛点了点头没吭声,魏无羨回头看江澄,而他明显还有些懵逼,摆了摆手也没说过多的话,魏无羨于是又看向蓝忘机的脸。他的脸像是没有波澜的湖面,静静的,冷清的。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蓝湛吗?
 
  他所认识的蓝湛,看到他会皱眉,过分的时候会呵斥他胡闹。后来就避着他,一直避着他,连魏无羨脸皮这么厚的人都看出来他不喜欢他。

  这样的蓝忘机会主动邀请他?

  魏无羨眼珠子一转,伸手抓住蓝湛的手腕,不由分说的把他拖出门,他快步走在前方,回头,蓝忘机的脸上出现了惊诧的表情。

  他一眯眼冲他吐了吐舌头,“蓝湛蓝湛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他自顾自的对他说,不管对方有没有答复。
  蓝湛主动邀请他?
  蓝湛主动邀请他。
  好事鬼魏无羨心里,除了好奇,还带着翻山倒海的欣喜。
  他觉得自己真是疯了,疯大发了。

4.
  “虽说是大名鼎鼎的云梦莲花坞,但只有这一小片地方有莲花。”

  坐在小池边脱了鞋坐在岸边踩水玩的魏无羨仰着头无聊看天,今天的天气不好,灰蒙蒙的云彩遮住了大半的蓝色,阳光从仅有的空洞中照射出来,倾斜而下,要说美,也是美的。

  “蓝二公子,这可是个好地方呢。”魏无羨扭过头去看他,蓝忘机站在他身边,衣服的下摆垂在他手旁,没预兆的,他抬手抓住他的衣袍,在他投来的目光里微微一笑。

  “啊呀你终于肯看我了,你一直不看我,我自言自语也没什么意思。”魏无羨牵着蓝忘机的衣角前后摇晃着,“接着刚刚的话说,在这么好的地方里,蓝湛你就笑一个呗。”
  说完他自己都有点心虚。蓝湛这么死板的一个人,他胡闹过头了会不会打他啊?
  但蓝忘机并没有要打他的意思,他只是蹲下身子,直直的盯着他。

  “诶呀…你看你。”

  魏无羨松开了一只抓着衣服的手挡在蓝忘机脸前,“要不就不看我,要不就盯着我一直看!蓝湛你也太实诚了!我要害羞了我要脸红了!”
  他被自己逗得哈哈笑了,蓝忘机垂下眼帘看着魏无羨泡在池子里的小腿,半晌又抬眼看他。

  “你记不记得自己昨天去了哪儿?”
 
  这话题转的太过牵强。魏无羨的笑声停住了。他有些疑惑的看着蓝忘机,歪头挠了挠脸,“昨天?…”
  蓝忘机点了点头。
  魏无羨有些困惑的挠了挠头发,“啊…早上起来都丑时了,去吃了饭,下午和江澄在云梦外面闲逛,他走的快给走没了。我认得路就没去找他自己逛,然后天色将晚就去了饭馆要了坛酒吃点饭…然后…呃…” 
  然后发生了什么?他不记得了。
  “可能是喝醉了记性不好哈哈哈蓝湛你别在意。”他无奈地一笑,定睛看着蓝忘机。

  “你突然问我,是有什么事吗?”
  “……”蓝忘机偏开了目光。

  此刻,头顶的阴云飘开,阳光洒下来,照射到池面上。魏无羨的脚一下一下打着水,水面波光粼粼,反射出一波一波的光芒。蓝忘机微微眯了眯眼睛,又转眼看向他。

  “可你总该记得,你今早在江宗主的卧房里醒来,并且昨晚喝了很多酒。”
  “江澄明明说把江叔叔房里酒味都给散了的,骗人。”
  “不是。”蓝忘机摇了摇头,“这是从你嘴里闻到的。”

  魏无羨赶紧伸手捂住了嘴巴。

  蓝忘机看他这模样不禁弯唇一笑。
 
  像是昙花一现般,他的笑容并没有在他好看的面庞上停留过久的时间。但短短这几秒,却全被魏无羨看在了眼里,回放了无数遍。

  他想起几分钟前他撩拨他,说让他笑一个。
  现在他真笑了,他却又害羞的有些不敢看了。
  害羞个屁!不就是个长的好看的男人笑了一下吗!
  况且他不是别的什么男人。

  他是蓝湛啊。

  暗自给自己打气,魏无羨又看向他的脸,想象着刚刚他的表情,有点出神。
  好看是真好看。但没办法解释他此时心脏跳动的异常的频率。
  但想起蓝湛刚刚说过的话,他愣了一下,恍然般倒吸一口气。

   “所以…?”

  他是怎么回来莲花坞的来着?
  他完全不记得了!
  想想现在还能好端端的坐在这里跟蓝忘机说话,魏无羨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在外面宿醉一天一夜竟然没碰到劫匪强盗…

  虽然魏无羨也不怕他们就是了。

  “是江澄把我抬回来的吧…?”
  蓝忘机皱了皱眉头,眼帘垂下,半晌叹了口气。
  “你真的不记得你然后去过哪里了?”
  他没正面回答他这个问题,这弄的魏无羨心里莫名乱了,他快速摇摇头,凑到蓝忘机脸前,脸上露出有些急切的模样。

  “我去哪儿了”这话他还没说出口,蓝忘机突兀的一个抬眼,二人目光相撞得一霎那,他瞬间想要往后去躲。蓝忘机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目光灼灼地看他——

  “你去了姑苏。”

  “你来了云深不知处。”

  “你找了我。”
 

  魏无羨直直地看着他,脑中一片空白。

5.
  无边的暗景里,突然射出一道光。

  魏无羨模模糊糊的,好像看到了自己少年的模样。
  不,这么说不太确切吧。毕竟他现在就是个15岁的少年。而记忆里的他,年岁不过七八,抱着皱巴巴的褥子缩在墙角。夜空漆黑入洗,连星光都照耀不到他身上。

  云梦的贫民区。

  盗贼,罪犯,穷人所生活的场所。魏无羨关于父母的记忆极少,记事起的记忆就是在这里度过,至于怎么来的,他早就忘却了。
  他抬头看天,月光照耀他的眸子像星子般闪耀。良久他微微一叹气,无奈笑了一下缩起身子闭眼准备入睡。

  “……”
  “……喂。”
  “喂。”

  “这位公子,请醒醒。”
  感觉到有人拿手背碰他的脸,魏无羨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眨巴眨巴。映入眼帘的白净的脸庞在接触到他的目光时,微微偏开了头。蓝色的抹额轻轻划过他的脸颊。
 
  面前的人好像跟他差不多岁数,估计也比他大不了多少。他原本是蹲在地上平视靠着墙角的魏无羨的,现在他站起来,拍了拍身后的土。魏无羨抬头看他,这才发现他身后还站着几人,衣着与那少年及其相似,料想便是同行的人。
  魏无羨也想站起来跟他们说说话,毕竟仰着头看人也不是什么好姿势。但他太饿了,实在没力气再活动双腿,只能虚弱地扯着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抱歉…”他低声说

  “景仪。”

  为首的少年朱唇微张,声音轻轻浅浅。站在他后方的人应了一声,从布袋里拿出绷带,食物和水。
  “你…你这是…”

  被他这举动吓着了似的,魏无羨想也没想就使劲摆了摆手,“好哥哥,我可不要你的东西呀。”他摇头想要拒绝,“不行,要不得要不得,这些你们还是自己留着用吧…我…”
  想说“我不要这些也没事”,但实在是自欺欺人,他话说了一半就没在说出口。

  不想受人施舍,但也不想就这样饿死。
  在活命和面子面前,魏无羨根本没有选择后者的资格。

  他得活下去。

  “我——我…”
 
  面前的几人没说话,被唤作景仪的人,收手也不是,放手也不是,就这样弯着腰尴尬的立着,半晌无助的扭头去看那站在前方的少年。
  看他这副模样,魏无羨趋于无声。觉得自己真是放肆啊,这种时候,好好接受别人的恩赐不就好了,非要那么多话,惹得所有人都尴尬的不行。
 
  罢了。

  魏无羨半晌苦笑一声,抬头看着白衣众人,虽然这样他的脖子很酸,眼睛也难受,但他还是保持着这个姿势,冲着他们笑了。

  “算了。我得要。

  他的眉毛皱起来,嗓子沙哑着。
  “给我吧,不然我会死的。谢谢各位好心人。”

  他将那些必需品揽在身边,作势想要跪下给他们磕个头。为首的人突然单膝撑地,双手扶住他的肩膀。

  魏无羨抬头看他,目光的苦涩还没散干净,撞上少年淡淡的目光的时候,他心里莫名一动,怯怯的移开了脸。

  “不必。”
  这是他第二次听他说话。他的声音好听极了,跟笛声一样,清浅冷寂。哪怕现在年纪尚小,也能听出来低沉的音色。像是有魔力一样,莫名的就能稳住人的心神。

  “……”

  魏婴喉咙哽住了,低下头去浅浅念着“谢谢。”又靠回了墙角。那人点点头,直起身子,微微行礼便转身离开。
  魏无羨看着他们的背影,突然放声大喊:“公子们今日之恩,我定不会忘!来日!…来日…”

  他自己越说越没底气,好不容易憋出力气喊出来的话,到最后也没了声音。他想他有什么来日呢?他还能有什么来日呢?他现在连自己都护不住,护不周。还能在承诺将来的呢?

  魏无羨觉得那个时候,无力感像是身下巨大的漩涡,就要把他吸进无边的黑暗的海底,再也见不到光了。

  而那人,听了这话却顿住脚步,身形轻微回转。身上的白袍随风而展开,如春水般漾出波纹。他在不远处面对他站定,静静地看着他。半晌摇了摇头。

  魏无羨看着,看着。看着他走远,直到走出自己的视线。
 
  白净得像玻璃一样。

 
6.
  魏无羨呆立在地上。蓝忘机的话像是打开了记忆的缺口一般。他略微沉吟,脑子清醒了一些,“想起来了。”
  “我跑到姑苏去找你玩了。哈哈。”
  魏无羨干笑两声,见蓝湛没什么过多的反应,觉得无趣也没再笑下去。他有些无措的盯着地面,没再去看蓝忘机的眼睛。

  而蓝忘机没说话,一直盯着他看。

  魏无羨咧了咧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一咬牙看着蓝忘机,“昨天,我对你说了什么?”

  他脸色不太好,蓝忘机仔细的将他魏无羨的表情收尽眼底,敛了敛眉微微颔首。魏无羨看他低着个头不说话,着急的噔一下窜到他面前。蓝忘机抬眼看他,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最后魏无羨坳不过他,刚想认输似的移开目光,蓝忘机的身躯突然向前,魏无羨结实地撞到了他的胸膛。

  然后,他被紧紧抱住了。

  魏无羨愣了一愣,伸手去推蓝忘机的肩膀。但蓝忘机好像没感觉到他的挣扎一样,仍旧固执的不松手。“蓝湛?”魏无羨轻声叫他的名字,他偏着眼睛看蓝忘机的侧脸。但因为对方抱得太紧,无奈只能看到耳廓和发鬓。

他又唤:“蓝湛?”

  蓝忘机低声回答:“嗯。”
 
  低音传到魏无羨的耳朵里,颤音顺着神经穿进脑中,震的魏无羨心都酥了。他放缓了音调,轻声询问蓝忘机,“听话,蓝湛,”他说,“发酒疯的魏婴,说了什么?”

  “…”

  蓝忘机轻轻松开手,推开魏无羨,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面对面靠的极近。魏无羨看着面前那张熟悉的,俊美的脸,喉结动了动咽了口口水,扯着嘴角想笑他这副幼稚的模样。蓝忘机却抢先开口:

  “你没有发酒疯。”
  “嗯?”
  “你只是…在哭而已。”
  “…啊?”

  魏无羨大脑当机。
  “不,肯定你看错了,”魏无羨蹩着眉,然后哈哈一笑,“我怎么可能会在你面前哭哈哈哈哈你定是看错了。”

  蓝忘机看着他,看着他,渐渐的,魏无羨的笑声减弱了下去,他沉默着,良久不说话,倒变得有些不像他。蓝忘机也立着陪他,心里想,吹笛子时候的魏无羨,给他的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寂寞,却不落寞。

半晌魏无羨开口,声音半哑着,他坦白以前在云梦贫民窟里的往事。蓝忘机静静的听着他说,眉头不自觉的皱着, “真没什么大不了的。”魏无羨摆了摆手,“哪个男子汉没吃过苦?蓝湛你可别摆脸,你也吃过,你坐在你们那学堂里,就是受苦。”

  魏无羨看着蓝忘机有些因悲伤而皱眉的脸,弯弯眉毛笑了。抬手摸了摸他的脸,“真的没事。你看我现在多风流,哪还有当初那惨兮兮的模样——”

  没等他说完,蓝湛伸手啪一下捂住了他的嘴。他有些生气又有些难过。要早知那个小孩子是魏无羨,他就会把他带会云深不知处,把他一直安放在身边,一年,两年,好多年。

  魏无羨嘴被他捂着,眼珠子咕噜一转,舌头轻轻舔了舔他的手心。蓝忘机手猛地收回,抿了抿嘴唇,伸出手去摸摸他的脸。

  魏无羨看着他瞳色极浅的双眼,咧嘴一笑,露出好看的牙。然后,闭上眼睛。

  嘴唇的触感很快附上他的唇,蓝忘机双手捧着魏无羨的脸,眼睛微眯看着他微颤的眼睫毛。魏无羨稍稍仰头,迎合着蓝忘机的姿势,双手环住他的腰。轻松的撬开对方的牙关,舌与舌纠缠在一起,蓝忘机轻柔的吮吸着魏无羨的双唇,舌尖舔舐着牙齿。半晌,松开了嘴。
  对面的魏无羨脸色微红。蓝忘机虽目不改视,但微微的喘息暴露了此时的心猿意马。

  他看着对面的魏无羨,魏婴。思绪飘到早晨他宿醉被江澄捶出鼻血,小腿泡在水池里一晃一晃的可爱。他想起昨天,他御着剑摇摇晃晃从天边飞来,如同一个从天而降的太阳,只不过是哭湿了脸,像个小孩子,一直念叨着“带我走吧。”

  他又想到很久以前的某一天,在贫民小巷子里,他第一次跟着众人出门巡查,在角落里看到的蓬头垢面的男孩。他倔强坚韧,他记得他最后冲他们大喊到来日报恩,蓝忘机那时心里微微一动,下意识就转身,冲着那小小的身影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然后,现在,他抬起眼眸,看着魏无羨的双眼。黑色的眼瞳水灵灵的,如那天所见一样,在光芒的照射下如同星子般闪耀。他看他,眯眼笑了,蓝湛看他的脸,也笑了。

  “蓝湛,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

  “我也,喜欢你。很喜欢,最喜欢。”

   十五陈情,不比夷陵美人眉。
   十三避尘,终盼迎人云深归。

  陈情。

  FIN.

----

大段解说:

  第五段为回忆杀。
  题目去名为陈情,全篇介绍的事羨羨以前的事情,也就是前世的事情,中间穿插回忆。
  然后关于第一段初见与笛子。
  笛子这个一开始的确只是想当成渲染氛围的道具来写的,后来就慢慢写成了伏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x]但要我来解释,大概是包含了魏无羨对于过去的事情的无奈,对于蓝忘机的声音的描述,以及蓝忘机对于羨羨的深层的看法。
  寂寞 不落寞
 
  关于初见,在第五段写到的回忆啥才是蓝湛和魏无羨的初见。但至于为什么还要在第一段但读写这一句话,我想是因为这俩人,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以及,文首两句话是春风不羡里面的歌词,B站上面可以搜到w

  文笔不精,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w

最后,我喜欢忘羡。

  ARA.

 

 
 









 

 
 

评论 ( 6 )
热度 ( 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