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狱都事变/佐斩佐]脱狱 .一

BGM推荐:脱狱 by/まふまふ
剧情背景:脱狱PV by/sidu
b站番号:28793469

觉得脱狱真的是个小众的东西,但熟知neru爸爸的应该都听过!请务必去先看pv,因为故事的情节基本上都是
按照pv的线走的。直接看文章可能会有看不懂的地方!

ok铺垫完毕 那我们开始——

脱狱

“曾经所向往的梦想,如今都有好好的实现了吗?”

1.

  佐疫带着护目镜拿着精细的机械工具修补着铁片上的小螺丝。房间里的灯光很暗,他只能凑近了脸去盯着桌子看,但这样灯光被依稀挡住,只看得见灰乎乎的零件,他于是不准备再继续修补,停下了螺丝刀的转动,立在椅子上静静的思考着什么。
  今天他没见到斩岛。他已经不敢去警营了。斩岛像是在驱逐一个垃圾一样赶他走,他好像不知道面前的人是他,毕竟他带了眼罩。佐疫很奇怪,为什么当做警官却要带上眼罩,也许就是为了防他看到是他,就会犹豫,挥舞刀的速度和准度会变慢变钝吧。
  但终究 还是会挥刀斩他。
  有时他碰到的也不是斩岛。没差,反正在他眼里,警官都长着一张脸,但是他就是能在那么多张差不多的脸中找出斩岛。他有有那种专属的感觉。

  一起长大的,认不出来就怪了。
  他带着有些自我安慰的意味般想着
  哎…只是,只是可惜了……

  下半句还没冲出脑海,就被大脑狠狠驳回了,佐疫甩甩头,抛开那些旖旎。自嘲的咧咧嘴。呼出一口浊气将螺丝刀往桌上啪一放,背往后靠着椅背伸了个懒腰。
  他将全部的重量放在椅子背上,抬头看忽明忽暗的,吊在天花板上的灯。橙色的光芒照的墙壁发着黄色的光,跟太阳光比起来,还是要无力、僵硬的多。他盯着简陋的照明物——灯管是在垃圾堆里捡的,电线是去电气铺偷的,摇摇晃晃摇摇晃晃,好像马上就要掉下来了。他闭上眼睛,感觉黑暗里勾勒出灯碎掉的模样。
  他识出他又怎么样呢?佐疫想。
  斩岛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斩岛了。
  那个会笑的,会坐在他旁边牵着他的手指着天空说:“去那里,佐疫。”,会拿着设计图叽里呱啦说一大堆话变得完全不像他,会带着他逃过警察,会跟他滔滔不绝地说荒谬的未来的那个人,那个斩岛——
  不见了。

  冰冷、绝望、无聊、空白。
  真是嘲讽啊,斩岛警官。
 
  佐疫摇了摇头,皱着眉头无声的苦笑。

  2.

  “去那里,佐疫。”

  黑发的少年指着前方浩远的天,蓝色的天空蔓延到佐疫看不到的地平线的那边。
  他指着太阳渐渐下落的地平线,那像是一个巨大的深渊,吞没了所有的光芒和太阳。阳光湮灭在那里,云截止在那里。佐疫踮着脚向那里眺望,而目光所到之处,除了逐渐深远的群山,什么也看不到。
  他泄气的垂下头,半晌抬头看斩岛。斩岛依旧是注视着渐行渐远的光芒,眼睛里的高光反射出太阳的模样。“为什么你看的这么认真?”佐疫问他,“斩岛,我什么也看不到。”
  斩岛听他这话扭头看他,棕色小家伙的头发像是一顶毛绒绒的毡帽,发旋乱乱的,佐疫又低下头去。斩岛笑了,伸手揉了一把已经够乱的头发,手停留在他的头上凝视他,然后又动手将头发梳理整齐。
  “你看得到啊。”他嘴角抿着笑意,佐疫抬头,撞见了斩岛温柔的眼神。光芒褪去,他深蓝色的眼睛变得不免有些无光。而佐疫用天蓝天蓝的眸子看他,好像不明白斩岛那时的神情。

  “至少,你比我看得到。”

  面前,阳光给群山描上金边,看上去像是山在发光。斩岛收手立在高处,这里是这座城市的最高点,至少,他们来看是最高的地方。还有更高的地方,但他们去不了。那是警营,进去就出不来的鬼地方。
  “呼…”
  “斩岛,你说什么?”
  “没有。”斩岛摇摇头,“我只是觉得,若是有一天能和佐疫一起去实现梦想,那就是陷入地狱也好啊…”

  呵。
  佐疫看着面前巨大的飞行器,金属的羽翼和大的夸张的螺旋桨。扯着嘴冷笑。
  这玩意一定会想你想的那样飞上天的吧?一定一定,能够触碰到太阳的尾巴的吧?你曾经指着太阳跟我说,去那里。哦我现在要去奔赴了,你却不在了。
  佐疫转身,理了理飞行帽,微敛目光。
  怪你,一语成谶。

3.

  警营的深夜,长官们都住在单独的房间里。虽说是单间,但没比宿舍好多少。要说唯一的优点,斩岛可以静静坐在书桌前,悄悄把眼罩摘下,对着窗户看天边的月亮。
  今天,佐疫没来。
  这是理所应当的吧,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被他推搡着赶出院子,还说了这样的话。心里有多大火气斩岛可能比佐疫本人还清楚。他叹了口气,低头看桌上的眼罩,闭了会儿眼睛。

  这日日月月,昼夜交替,永不停息的轮回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比猎人星座的存在还久远?比狮子星云的寿命还长?斩岛脑子里乱乱的,白惨惨的月光照在木桌上,橙色的布带更显苍凉。
  然后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由志同道合,变为分道扬镳了呢?

  这两个问题,斩岛都无力去解答。

  他曾经很羡慕佐疫,因为他总是对未来充满希望,眼睛里总有亮亮的光,不像他。
  他曾经轻描淡写的提过对于未来的畅想,虽然是天马行空的乱谈,连自己都觉得幼稚可笑,但佐疫却听后兴奋的大叫起来,吓了他一跳。
  “这主意好棒啊斩岛君!真的!好棒哦!”
 
  他水蓝色的眼睛反着月光,在那个晚上,斩岛好像在佐疫的眼睛里看到了这座城市上许久没出现过的星星。
  一开始还觉得他只是附和着自己,就像往常一样。但第二天黎明,佐疫揉着眼睛悄悄爬到斩岛的床边,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
  他一直都记得那天,他睁开眼睛,佐疫侧躺在他旁边,蓝色的眸子轻轻看着他的脸庞。在撞到他的目光后小小的“啊”了一声,讪讪地笑了,收回手挠了挠白静的脸。耳朵却不自在的红了。
  斩岛一瞬间心跳加快,连忙将脸扭开,呆呆地盯着天花板,希望慢慢平息慌乱的心跳。但佐疫好像故意跟他对着干,他将脸伸到斩岛眼前,头发软软的垂在他的颈间。斩岛瞬间窘了一下,佐疫却咧开嘴笑了,露出白白的牙。
  他拉起他,拽起他,带着他跑起来。斩岛没穿鞋,跑的有些不稳当,佐疫就慢点跑,最后跑出他们居住的街区,绕过大道,到一间破破烂烂的工厂里。
  佐疫兴奋的拿出一张设计图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中间是一个飞行器的模型。斩岛目瞪口呆,他的无心一语,被佐疫当真了。他苦笑一下想告诉佐疫这不能实现呀。佐疫转身,将一个破破烂烂的零件组装成的一件袖珍的模型。

  “你看,斩岛君,你看!”

  立体的,真实存在的。只要放大就能抓到太阳的尾巴的。
  斩岛愣住了,脑子仿佛停止思考般。他木讷的抬手,碰了碰小小的螺旋桨。螺旋桨随着他的触摸转动起来。好像是油门踩下的那一刹那,机身被赋予了动力,下一秒就要冲上天空了——
  他猛然抬头,那时候黎明刚升起来,第一束阳光照到这个城市的土地上。灰蓝色的天空要变成亮红色了。

  就如同他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睛一样。

  啊啊,为什么会那么想?
  是鬼迷心窍了吧,是被佐疫给感染了吗?他那个永远都是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对什么都有憧憬。跟他斩岛根本就不是一样的人啊。但是,尽管这样,还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促使他、小声劝解他,你得跟佐疫一起呀。
 
  跟他一起,跟他一起下地狱吗?

  桌前的斩岛冷笑一声,嘲笑般摇了摇头。

TBC.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