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伞修]夏日神话-上

别名[篮球少年们的爱情][呸

学院

背景大概在九零年那会儿,一间教室码着一排排木头桌,校服还是运动装。可以参照夏洛特烦恼orz

谢谢观看的所有的你们!

 

1/

 

  呼啦...呼啦...呼啦...

  叶修头顶上的三尾风扇不停的转着,他趴在桌子上将头埋进衣服里准备好好儿睡一觉,然噪音太多,终归进入不了梦乡。风扇声是其一,人声才是最吵的。高三的课间理论上不应该安安静静充斥着莘莘学子的朗朗书声么,这可倒好,以黄某为首的狐朋狗友叽叽喳喳在讲台上大肆嚷嚷,拜托,本来就够热了好吗,请不要这样。叶修干脆不睡觉了,一个激灵立起身子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不小心碰倒了后面方锐的一大摞五三。

  “叶修这是你今天第几次碰翻我书了你说?”

  “两次?”

  “呸!老子捡了都不止三次。”

  “哎哟是嘛,”叶修扭过身去赔了个笑脸,“老方,真是对不住哈。这人呢要是缩久了,都得伸展伸展筋骨不是。哈——”

  他打了个哈欠,又揉了揉眼睛,身边的人还没回来,叶修挠了挠脸问弯下身子几乎要把腰给折了的方锐,“苏沐秋呢?还没回来啊。”

  “嗨,打球儿,你知道的。”

  “猜到了...”他无奈掀开蓝色后窗帘的一角,阳光铺天盖地打进来,见光死们立马捂着眼大叫,叶修不理他们,伸着脖子看了看篮球场。

  嚯,好一个青春。

  他想嘲讽苏沐秋,冷笑都扯到了嘴角,想着的那个高高大大的少年穿着校服短袖短裤,汗水撒在滚烫的胶地板上,刚凝成形状,边缘就被蒸发了。真是,大热天高三不好好复习睡觉,非要下楼打球,叶修对此不屑一顾。

  不屑一顾。

  呵呵两声,算是对友人行为的冷漠回应,他准备顺着广大群众的要求合上窗帘,苏沐秋却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似的一个抬头,正好撞见了叶修由上至下看着他的目光。视线触碰的一瞬间叶修别过了脸,过两秒又忍不住将头扭了回去。苏沐秋站在原地动都没动,好像就是在等他重新看他似的。又看到叶修的正脸时,他单手抛了抛篮球,笑着朝他挥了个手。

  笨蛋,看不见啦。虽这么想的叶修还是抬手回应。然后拉上了窗帘。楼道里响起电铃的声音,下节是高数课,苏沐秋要是再不回来就会被罚站了,叶修掐着表,张望着门口有没有老班出没。

  “诶?老师还没来啊?我去幸运....

  苏沐秋的身影一下子从门口闪入叶修的视线。他头帘滴着汗水,衣服湿透了。抱着篮球赶紧朝叶修跑来。而叶修的目光也随着他,由远及近,一直到自己面前。

  “我去这天儿可真够热的。有水没叶修?”

  抓起数学书狂扇的苏沐秋抖了抖自己的衣领,叶修把自己用来当枕头的衣服盖到苏沐秋头上,手斜撑着脸架在桌子上看他。苏沐秋把篮球往地上一放,叶修脚尖一踢踢到了后桌方锐脚下,后者刷题兢兢业业丝毫没发现,苏沐秋鬼笑两声,老班突然在这时候进班了。

  叶修本来还想有话想对苏沐秋说,却打断在黄少的起立和坐下的口号里。五十多号人都站起来,小教室里好像翻腾这汗水的蒸汽,叶修抽抽鼻子,抬手隔着衣服揉了揉苏沐秋的脑袋。

  “干嘛。”
  “别打球了吧。”
  “为什么啊?”
  “要考试啊,高三了都。”
  “你搞毛啊。这话你是第一次跟我说吗。”

  苏沐秋不耐地瞥了一眼叶修,搞得叶修噎了一下,有点无地自容,他张嘴想大声讽刺他,话还没说出口又怕他难受,硬生生嚼成两半又咽回肚子里。压下夏日的烦躁气呼呼拿出书听着讲台上老师嗡嗡的讲话声。

  他这样,苏沐秋便知道叶修心里火了,好像后悔刚刚做的事一样小心翼翼撇了撇他,趴在桌子上没再说话。
  过了十分钟,苏沐秋突然又坐起来,讲台上写的东西他已经看不明白了,挠挠头皱了皱眉。叶修斜了他一眼准备继续不动声色,苏沐秋却突然转头看他,一直看他,看得他头皮发麻。

  他勉强扭过头正视他一眼,突然被苏沐秋抓住了手腕。

  叶修吓了一跳,右手拿着的笔一下没抓稳掉在地上,苏沐秋咧嘴笑了,弯腰把笔捡起来,塞进叶修的手里。

  “你耍流氓啊。”

  “你见过这么好看的流氓?”苏沐秋挑了眉,刚想调戏叶修,看他的表情依旧阴沉,扁了扁嘴,“好吧,叶修。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是我不对——”

  “谁为你好。”叶修想把手抽出来,却被死死扣住。

  “——是我不应该对你吼的,让你好心当成驴肝肺,我错了,我受罚,别再给我甩脸了。”

  “怂,你真怂。”叶修的表情依旧不以为然,但眉毛却已经舒展开,眼睛里也带了笑意,“太假了,一点诚意没有。”

  “啊是是是是是。”

  苏沐秋松开一直扣着叶修的手腕。身边的人又抬头看向黑板,无奈皱了皱眉,狠狠瞪了他一眼,“沐秋,怪你,”叶修说,“你害得我现在也看不懂黑板了,你罪加一筹。”

  苏沐秋听到他这番话后噗嗤一笑,叶修摇摇头伸手把窗户开了个缝。夏日的热风就带着被烘烤的,泥土的气息,胶地板的气息,树叶的气息涌进来。吹开窗帘,吹进教室,带进来几缕细细长长的阳光,撒在了叶修的作业本上。

  叶修向来不喜欢夏天。夏天又热,又是考试季,最要命的是,夏天总能让他想起在多年前的夏日,他也跟苏沐秋一样,在阳光下肆意挥洒着汗水,蹬腿,起步,抬手,将篮球精准的扔进相同的球框。

  他们以前可是神一般的搭档,打遍球场无敌手。当真无限风光。

  叶修看着翻飞的窗帘,阳光一闪一闪,风陡然变小,窗帘便又搭在窗户上,盖住了太阳。

  他眼神也暗了暗,扭头看又趴桌子上睡熟了的沐秋,叹了口气。

  2/
  “方锐!你出来!”

  老班隔着几列人扯着朝叶修这边喊。刚趴下睡了不到五分钟的方锐一下被惊醒,嘴边还留着哈喇子,揉了揉眼睛连忙往门外张望,还没清醒似的,“方——锐——!”“诶!诶诶诶诶诶!这儿这儿呢!老叶让一下...老师叫我怎么啦?”

  他慌忙应着,吵醒了同样在睡觉的苏沐秋。后者比他可要惬意太多,撇了撇嘴痛快的伸了个懒腰,整个人摊在桌上,叶修看他好笑,伸手糊了一把他的头发,软软的,发根还带着水汽,想是汗还没发完。方锐一脸懵逼被叫出去,叶修扯扯嘴角,余光瞥见了他桌子底下的篮球。

  对不住老方,你要背锅了。

  果不其然的,班主任哇啦哇啦的声音透着门缝传进来,方锐是个好孩子,不会卖了沐秋的。叶修放心的想着,手指微动,移到苏沐秋太阳穴帮他轻轻地按。苏沐秋干脆闭上眼睛,惬意享受叶修的私人护理,不一会儿又迷迷糊糊的就要进入梦乡。

  门外声音小了些,班主任打开班门,喊了声放学,今天周二特例没有晚自习,大概能早睡觉了,叶修舒心地呼口气,刚准备叫苏沐秋,手就被他抓住了。

  “干啥。”

  “太舒服了,在弄就要睡死了。”苏沐秋吐吐舌头,在叶修手背上拍了拍,“糙汉子一个,手艺还不错。可以,以后给我当个私人保姆。”

  叶修回了他一个白眼。慢慢悠悠收起书来。在桌子上叠了高高一摞。苏沐秋动作快,拉上书包拉链坐在桌子上翘着腿等他。顺便跟经过的同学扯扯闲天。他人缘好,基本上和谁都能聊得来,当然,侃的最欢的,自然还是跟叶修。

  瞟到叶修收好后他单肩背起书包,两人便一前一后往外走。门口方锐低着头臭着脸听着老班说着他子虚乌有的行为,看到叶修和苏沐秋之后眼睛都要瞪出来。苏沐秋瞬间了然,装腔作势摆出捧腹大笑的样子,简直要把方锐气的肺都炸了。叶修也是不怕事儿的,跟着苏沐秋笑的撕心裂肺。末了双手合十给他做了个辑,搞得他好像已经西去了似的。

  两个王八蛋!

  只可惜现在在老师面前,方锐只好把牙咬碎了往肚子里咽。看着两人走的好不轻松,埋怨自己眼瞎交友不慎。

  苏沐秋往后看了看叶修,嘴角还带着笑意,放满了脚步等他,叶修便走到前面去了。他理了理书包带,觉得包有些沉,于是就改为双肩背,还贴心的帮叶修理了理后衣领,下到操场的时候,除了几个班上课,篮球场几乎空着。苏沐秋心里痒痒,甩了包捡起篮球架下躺着的球对着框就是一投——

  进了。

  叶修干巴巴的给予掌声,“玩够了吗?玩够了就走吧。”

  “不急啊,你不来吗?”

  拍着球跑远几步,温习着外区过人的技术,往前冲锋和三步上篮,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叶修看他这样,喉结动了动。

  许是夏日的魔障太魅惑了罢,又许是跟以前的记忆重叠,叶修看着篮球,突然又想,像以前一样驰骋在球场了,苏沐秋突然停下了动作,看着他这模样,冲他乐了。

  “给你!”

   一个胸前传球,叶修下意识接住,掌心摩挲半秒,终究还是顺了内心的意,运两下球轻轻一踮脚,将球送进篮筐。

  进了。

  苏沐秋插着腰笑着看他,“你背着包不累啊。”于是叶修就像苏沐秋一样把书包扔在一边。

  “斗牛?”叶修扯了扯衣袖,露出小臂,苏沐秋看上去很开心,摆了摆手表示随便,叶修摆出进攻姿势,右脚一蹬地向着苏沐秋的右侧冲出。

  少年连忙往右边闪,跳起来伸手拦球,一个盖帽,拿着球后,朝着对面的篮筐大步跑过去,叶修连忙在身后紧追,苏沐秋躲过他的切断,一转身抓住他的盲点,两脚蹬地一个轻轻地投篮——

  啊……这家伙真厉害,进了吗?我还真是生疏了。
  叶修无奈的笑。

  “痛!——”

  苏沐秋的嘶声打断了却他勾起的嘴角。

  “沐秋!”

  少年身形一歪,手一个不稳,球便像不听指令般跑歪了,远远地滚到了场外。叶修连忙停了动作,蹲下身子看捂着左脚脚踝的苏沐秋。想帮他揉揉,手指刚碰到裤脚,就像触电了一般连忙又收回。

  苏沐秋的脸色也不是太好看,但总归还是扯出微笑拉拉叶修的手,刚想开口说阿修我没事啦,叶修就刷一下站起来,没给他开口的机会,转身朝着书包走过去,捡起来拍了拍,一肩挂一个,经过弯着腰的苏沐秋的时候,没说话,只是站在原地等他,目光也没落在他身上,空虚的盯着地面,更像是在发呆。

  “阿修.....”

  “我不对,忘了你脚不可能好那么彻底。果然这辈子就不应该再碰篮球了。”

  “不是啊,我崴到了,我早就好了啊,叶修!”苏沐秋有些着急,直起身来抓住叶修的手臂,“你何必呢?事情过了那么久了,为什么?”

  “你妈妈走了那么久了,叶修!”

  “我妈要死,这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叶修也不挣脱,只是任由他拉着,“只是我真没想到,当年贪赛两分钟,再到医院,天人永隔。”

他自嘲般笑笑,“两分钟啊,沐秋。就一百二十秒。我妈没了。沐秋,你不懂。”

  我不懂!又是我不懂!

  阳光灼烧着接触的一切,苏沐秋觉得整个人如火烧般难受,看着突然阴郁的叶修,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想不出法子安慰他,这么久了,他一直想不出法子安慰他。他甚至不敢提起这个话题,看到叶修平平淡淡的表情,只有眉毛轻轻耷拉下来,他每次看到,都会觉得扎心的疼。两个人就这么晒着,一句话也不说,风吹过,也没了声音。热浪一波一波打在脸上,汗顺着脸颊留下,苏沐秋抬手抹了把汗水,却像是在擦眼泪一样。

  “叶…...”他梗了梗嗓子,先开了口,“叶修,你听我说,早就没事了啊。我没事的,你也要没事啊。”

  叶修抬头看他,这件事情像是逆鳞一般横在他们两人中间。两年来谁也不敢碰,装作无所谓的模样一天一天也就过来了。如今猛地被提起,叶修自问自己早就放下了,现在喉咙也是哽咽的有些生疼。

  他想,他可能要哭了。

  叶修低下头去,不去看苏沐秋的脸了。天气太热了,叶修想,烤得他头脑发晕,张了张嘴,愣是一句话没说出来,他其实是没敢说,怕出口的字眼破碎不堪。

  “叶修?喂叶修……”

  他走了两步,跟他并肩,抬起手踌躇片刻,轻轻摸了摸叶修的头发。

  “别碰我的头发。”混合着少年的软糯和微微的颤抖,叶修眼里含着泪水小声的说,苏沐秋愣了半晌,咧嘴笑了,手便拿了下来,搭上他的肩。

  然后,他把他抱住了。

  轻轻地隔着书包拍拍他的后背,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感觉到,苏沐秋蹭了蹭叶修的脸颊,然后隔着头发,亲了亲他的头。

  “叶修,你几岁啦?别哭啦啊。”

  苏沐秋打趣到,叶修推开他,苏沐秋一下笑了,抬手抹了抹他的脸,把眼泪擦干净。又盯着他的脸看了又看,最后抓着他的手腕往门外走。

  “沐秋。”

  “嗯?”
  被突然叫住的苏沐秋回头看叶修,这个男孩18了,花一样的年纪,甚至已经不能被叫做少年,而在下午的阳光下,却显得格外脆弱,目光灵动的像水般,看的苏沐秋的心,一下就化了。

  叶修走到他的身边去,用气音说了声谢谢你。苏沐秋心下一动,鼓起勇气牵了他的手。叶修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盯着阳光照亮的地面,没有甩开,默默的,不易察觉的,将苏沐秋的手握紧了些。


  两年前,初三。H高校联赛最后一场,马上结束的当儿,教练叫了暂停,叫叶修下场,说他妈妈病危,问他要不要赶紧去医院。只剩下了两分钟,便比完了全程。等到比赛结束,再赶去医院,却意外堵车。苏沐秋领着叶修一路跑到医院,途中却因为叶修跑的太急摔跤,回身去扶他时被摩托撞倒,压过了左脚的脚踝,重度骨折。

  最后他们到医院的时候,叶母早已过世。
 

从那以后叶修再没摸过篮球,那十分钟,竟是最后十分钟。

-

TBC

ara.  

评论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