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的巨人/利艾利]恒日


*原著背景,私设有
*刀刀刀,重说三
*欧欧西

以上

推荐BGM:かなしみのなみにおぼれる-Neru

-

他们的爱情从未浩浩荡荡。

-

0/
  调查兵团的古堡后方紧挨着森林。在森林的边缘,是一片宽阔的墓地。大战之后,利威尔常一个人来这。他自从退役以来就鲜少出门了,唯一上街,去的也只是最近的花店。
  他每次都从家面无表情的来,在收银台放上两枚硬币,仔细挑选一朵红艳的玫瑰,独自往墓园走去。
  他会在那里坐上一整天。

1/
  最近,他的生活变得规律了起来,从兵团养成的早睡早起的好习惯,因为和平的松散,睡得晚了,起的也晚了。利威尔以前天不亮就要起床,如今睁开眼,阳光已经照在被角。
  每个无事的上午,他闲在屋里。整理整理家具,打点水来浇浇花。饿了的话会烤面包,心情好还会加两片肉。正午他一般会坐在桌前,拉上窗帘写写日记,手酸的空当儿,盯着桌角的徽章,拿来在手里看看。
  艾伦以前把这个当个宝。真不知道这调查兵团哪里吸引他了。
  利威尔看着,柔软了眼角。

2/
  有艾伦在的调查兵团,从来不缺少乐子。
  利威尔从不参与他们低俗的玩笑。艾伦总会驾轻就熟地说一些有趣的笑话,逗的根塔和佩特拉笑得很开心。这时候奥路欧会很生气,艾鲁多就显得很成熟,只是轻轻弯了弯嘴角。
  他很不理解,为什么愚蠢的话传到那两个家伙耳朵里就变成了有趣的发言。利威尔曾经也想参与他们的聊天来着,可刚跟了一句话,全场都寂静了。佩特拉捂着嘴拿余光瞟他,艾伦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从此以后,他们聊天,利威尔再没插过嘴。
  艾伦也会单独来找利威尔说话,不过他们两个聊的就私下的多。艾伦侃天侃地,恨不得说尽自己所有的见闻。利威尔只会适时地轻哼,伸手弹他的额头。
  艾伦不恼,他只是挠头,笑得像个傻子。利威尔从不看他,每次的余光里却都是他。
  有一次做大扫除的时候,利威尔记得最清楚。艾伦站在高凳子上举着鸡毛掸子擦着吊灯,灰尘洋洋洒洒落了一屋子,利威尔站在下面,眉毛都要皱掉。
  他往前走去拿靠在凳子旁边的扫帚,走了还没两步,艾伦没攀住吊灯猛地一晃,吓得利威尔赶紧往前跳两步,扶住他的腰,稳住他。
  等到他稳了身形,利威尔抬头看他。艾伦脸红到了耳根,看的利威尔嫌弃的不行
  咋回事?多大的人了还被吓成这样……
  他开口刚想呵斥他,艾伦却自上而下蹲了下来,踩在椅子上突然抱住他。
  兵长……
  他听到他说。

  利威尔总能梦到这一幕。
 

3/
  下午,他每天都会去墓园。买一朵玫瑰花,在寂静的平地上搬个凳子。坐在墓碑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他只是把花放在地上,捡起前几天放在这里的已经干掉的花拿去扔掉。然后就是看着墓碑上那个照片里的少年发呆。
  照片只有黑白的,镶在石碑上的也是。利威尔觉得可惜。这要是彩照就好了,他那猫眼石般的眸子照出来该多好看啊。
  他也不敢再去奢求什么。他只有这种方法来吊唁他了。

4/
  夏天天黑的晚,利威尔就坐的时间长些,冬天天黑地早,还冷。利威尔就披着一件衣服,坐的时间短些。
  他天天来,这几乎成了一种习惯。
  同样每天造访的是离家最近的花店。那里的花品种很全。黄的粉的白的,各种颜色都有。利威尔不会挑,每次就只买玫瑰。至少他知道玫瑰是什么意思。
  墓园里的玫瑰便每天都是鲜的,像是不会枯萎般在那里生根了。

5/
  兵团每个月休息的时间,艾伦都拽着利威尔往城里跑。利威尔喜静,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每次都不陪他。艾伦拗不过,就叫上他两个好朋友。从早上出去,玩到晚上才回,每个人都拎着两大袋东西。他情商再低也看得出来他们开心,便不言语,也不呵斥他玩的野。
  艾伦招呼走了友人,提着东西兴高采烈的往他这边走,把东西往地上一撂,蹲下身子开始翻找起来。在袋子最底下,捣鼓出来一瓶高级果酱。
  水果据说用的是内城皇宫附近的果园产的,糖是很远的地方送过来的。一看就价值不菲。艾伦跟拿着个大宝贝,使劲往利威尔眼前凑,给他嫌弃的。
  ——衣服上脏兮兮的,一会儿自己去洗了。
  ——兵长,您看,厉害吗,我专门给您买的。
  艾伦回答的牛头不对马嘴,利威尔或多或少也习惯了他的神经大条。接过来看了看,觉得是高档货,就想让他留着自己吃,艾伦却怎样都要他收下。
  ——您留着,您留着嘛。我专门给您买的。明天早上佩特拉小姐烤来面包,大家一起吃吧。
  他看出来他是有心的了。翻那么半天,肯定是第一个买的东西。才被埋在最底下。
  利威尔当时心里有些暖。
  次日早晨,利威尔来到餐厅,果酱的味道包裹着面包的香,从很远就能闻到。他看着吃的一脸满足的部下们,心情突然很好。拿起面包咬了一口,甜味在嘴里化开。
  ——你怎么不吃?
  ——您吃吧,我不喜欢甜的。
  他还是挠头,只是笑。

6/
  多好的孩子。

7/
  后来利威尔在精品店碰到了一模一样的一瓶果酱。价格比原先便宜了不少,虽然觉得有些不必要,但还是买下来。回家亲自烤了面包,拿刀小心翼翼的把果酱涂满了面包的每个角落。
  他咬了一口,又咬了一口,等到他把一块面包都吃完了,也不觉得有那么好吃。
  甜,确实是甜。甜到齁了。
  面包也不香。
  利威尔一个人坐在桌前,感到翻山倒海的寂寞。

8/
  墓园里有尸体的士兵们,被埋在靠近城堡的地方。什么也没回来的士兵,被埋在森林的边缘。
  艾伦的墓碑却映着群青,是最靠外的一个。
  他是大战里牺牲的最后一个士兵。
  在全人类面前,他救不了他。

9/
  以前利威尔无意间问起艾伦的梦想。那时候艾伦思考片刻就回答了他。
  ——当一个好士兵,为人类献出生命。
  ——没了?
  ——呃……
  他歪着脑袋,想了一会。
  ——如果可以,我想永远陪伴您!
  ——……无聊。
  利威尔当时故意这么说。

10/
  ——对不起……艾伦呐……
  他坐在他的墓前。
  你的两个梦想,全都没能实现。

11/
  最后杀死艾伦的不是巨人的獠牙。人民的言论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
  他是巨人。他该死。
  如果换作以前,利威尔拼了命也要保他,粉身碎骨也不让他受苦。他知道艾伦一根筋,死活不服输,就只会跟你对着干。这在那帮人手里只有被打的份。
  他特别心疼他这种性格,为这个他吃了多少苦。
  但那时,调查兵团刚失了埃尔文这个顶梁柱,韩吉又受了伤管不了事。利威尔便如芒刺在背,重任都倒在他一人肩上。
  他实在身无乏术,没力气再去承担艾伦的风险了。
  艾伦就这样走了。

12/
  他真的走了。
  很平常的一天,利威尔照往常一样去艾伦的房间时,打开门没看到熟悉的脸。
  屋子收的整整齐齐,像从来没人在这里生活过一般。
  他‘自首’了。
  那个时候,利威尔几近崩溃。

13/
  他不忍心再去回想那段时光。
  他总是会忍不住做出落寞的表情。
  ——兵长?
  以前艾伦在的时候,看到他这副模样,总是一脸担心地凑到他脸边,轻声说。

14/
  最后艾伦被送上了刑场。
  处刑的那天,利威尔没去。
  他站在昔日的墙壁上,耳边只有风刮过的响声。
  直到突兀的枪声响起,人群中爆发出欢呼。
  他却痛苦的想哭。心脏都要被捏碎。

15/
  这之后无数个夜晚,他后悔为什么没保他呢。大不了跟他一起死好了。他累了一辈子,最后任性一把也无伤大雅吧。
  现在他不再这么觉得了。
  艾伦,你看。
  利威尔默念着。
  你看,我守着你,一辈子也就这么过来了。

16/
  吹着风,在夏天摇着扇子。午后对利威尔来说总显得格外漫长。
  也许是老了,对时间感到不敏感了。以前分秒必争的生活,如今却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他的确是老了。
  梳头发的时候抓了几根白头发下来。弯腰的时候总要不自觉的格外小心。利威尔一开始不服老。依旧风风火火,走路做事雷厉风行。一次走路栽在地上,费好大劲爬起来不说,愣是在床上躺了半天才缓过来。
  自那之后,他便真的像个迟暮的老人。尽管他现在比起“耄耋”还是要年轻上不少。
  只是他渐渐开始看开了很多以前不愿意承认的事情。
  比如他根本配不上最强。
  比如他喜欢着艾伦,一直。

17/
  他依旧每天去花店买花,去墓地陪艾伦,摸摸他的相片,偶尔低声跟他说几句话。更多的时候,他就只是坐着。
  事实上,在艾伦还在的时候,他们的相处关系就大抵如此。他坐在一旁静静的听,艾伦有兴致就说个不停,其他的时候也不说话,只是陪他坐着。
  只属于他们两个人静谧的时光,利威尔一直都很享受和喜欢。
  可我多希望现在你也在我身边陪着我啊。

18/
  这么多年了,扔在箱子里的立体机动都生了锈。利威尔极少在梦里见过艾伦。梦到的也就模模糊糊那几个场景,他的脸终归还是看不清。
  他想,艾伦性子野。他睡觉的时候他都在外面耍呢。不愿意来他那无聊又沉重的梦里。
  枕头底下压着从他制服上裁下来的团徽,利威尔想。

19/
  可某一天的中午,利威尔反常地觉得困。趴在桌上迷迷糊糊闭上眼睛,在睁开眼,身旁一双猫眼石般绿色的眸子里映出他的不可思议的脸。
  他一瞬间以为自己在做梦,赶忙又将眼睛闭上。身旁传来少年的轻笑,他感到有毛茸茸的东西凑了过来,温柔的亲吻他的嘴角。
  他没忍住,睁开眼睛。熟悉的粽发充斥着他的视野。他感到十分的惊讶。心跳如擂鼓。
  ——兵长。
  利威尔感到眼角湿润,喉咙梗住了。早在很多年球就应该因悲伤而哭的泪水,今天一股脑都要涌出来。
  艾伦伸手,紧紧拥住他早已不坚强的肩膀。
  ——走吗?
  他小声问他。利威尔咧嘴笑了,笑得眼泪流了满脸。
  ——啊。
  他靠着他的肩膀,感觉空前的安心。

20/
  他来接他了。
 
 

 
 
  by/ara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12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