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伞修伞]夏日神话-中


食用说明٩( 'ω' )و

*学院pa
*BE预订
*篮球少年们的爱情故事[又在瞎说]
*我会努力不ooc的

以上?

——

3/

  “为什么非要买天堂鸟?比白菊花贵两倍。”

  毕业季的时间过得格外快,像是湍流一般,越想要挽留,便越能真切的感觉到它的匆匆,又无奈又寂寞。
  高考过后的第一个周末,苏沐秋早早叫起叶修,说想去南山公墓看看。
  正值六月中旬,清明节已经过去好久了。阳光大的辣眼。苏沐秋和叶修共撑着一把小阳伞,缓缓走在少人的行人道上。天气太热了,蝉声聒噪,树叶反着阳光,光打在地上,形成一个个圆斑。两人这么沉默地走着,叶修突然冷不丁的发问。捏着刚刚在花店买的两只天堂鸟,正望着出神。
  “唔...因为他好看?白菊花太土啦。你看他这样多想一个渴望自由的信徒,像不像你和我。”
  “不像。”
  “嗨呀阿修真不给面子。”
  苏沐秋挠了挠脸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果不其然回收了叶修的一个大大的白眼。他有些腼腆的笑了,伸手从叶修手里拿过一直,用指尖碰了碰鸟的翅角,呼了口气。
  “因为你看,天堂鸟啊……”苏沐秋说,“万一就载着你的思念飞上天了呢?”
  叶修挑了挑眉,“是吗?”他思索片刻,如果真的能传递思念,它会载着他怎样的感情给他早逝的母亲呢。
  新的一年也跟沐秋好好儿的,高考考的还不错,房租交的起,沐橙很健康学习很好,他和沐秋也很健康生活也没问题...这样琐碎的日常?
  还是单纯惋惜和一直萦绕在心里的悲伤?
  太久没经历过有亲人在身边的感觉了。好像都忘了“想念”为何物。他看了看继续走路的苏沐秋,漫无边际地联想着他那句话。
  飞上天,飞上天去。
  没有一片云的蓝天,阳光从四面八方倾洒。

  那如果有一天苏沐秋不在了,会怎样呢?

  他不禁停下了脚步。苏沐秋走了两步停下来疑惑地回头看他。叶修看着前方的少年,思索着出神。苏沐秋,穿着清爽的白色短袖和宽松的t字裤,一手撑伞一手拿着一只天堂鸟,站在大太阳下回头看他。脸逆着光。
  “...我说,沐秋啊。你……”
  “嗯?”
  苏沐秋歪头疑惑地看着他。
  “怎么了?”
  叶修甩了甩脑袋。
  “没,只是觉得好热啊……”
  苏沐秋笑了,捏着花冲他摆摆手,指节被打在影子里,修长的很好看。
  “那快过来啊。”他撑着伞说。
  叶修站在原地眨眨眼睛,盯着他的脸看了两秒,然后低头走到他身边去。

  “沐秋,你……”

  ‘你不要走’
  他没说出口的这句太过暧昧的话,因为场合太突兀,苏沐秋笑得太和煦,叶修感到可笑和害羞,被一直耽搁在了心里。
  一直。
 
  叶修还记得,刚认识沐秋的时候,他那么小,甚至比当时的叶修还矮几分。
  要说怎么认识的,整天上学放学,同样的路口能看见同样的校服和同样的脸,一个背着包走在前面,一个拖着放在网兜里的篮球,走在后面,久而久之打了个照面。
  第一次说话,苏沐秋拖着球低头看着他的影子走路,叶修兀地停下脚步,苏沐秋没反应过来,撞上了小叶修的肚子。
  “好痛!”
  苏沐秋捂着头,握着球网的手松开,篮球滚到了叶修的脚底下。他便弯腰捡起来,托在手上。
  “你干什么啊你!”苏沐秋有些生气,伸手就要去抢,叶修咧咧嘴笑了,掂了掂球,单手递到他怀里。
  “不抢你的,”他带着开玩笑的意味,“你也喜欢篮球吗,咱们比一场吧,输了你就告诉我你的名字好不好?”
  真是个怪人,我只听过赢了给钱这种东西。
  苏沐秋在内心里暗暗吐槽,扁了扁嘴,他当时面冲着太阳,眼眸里盛着火烧云的海,几乎是没有思考的,他大声回应他。
  转眼就是好几年过去了。
  叶修静静盯着蹲在墓碑前的苏沐秋。他正把两只天堂鸟插在土里,摸了摸石板的边角。回头冲他笑,摆手招呼他过来。
  他低头叹了口气走过去,轻轻跪在泥土上,虚空比着手指,描了一遍母亲的名字。
  一路走来发生了很多事情,等到九月说不定就不能天天在一起了。叶修住大学公寓,苏沐秋跟队训练,沐橙就只好住在学校。从此也不用再租房子住,少了一笔开销,对于他们来说,本应是好事,可现在叶修心里像压着块石头的,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惆怅。
  “沐秋,那个……”
  他没回头,只是心里闷的难受,想找他说句话。以后的清明节,也许也不能一起来看妈妈了,苏沐秋怕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特意多来看一遍。“嗯?”他站在后面轻轻的哼了一声,叶修张了张嘴,手搭在石碑上。
  “回家吃什么啊。”他回头可怜巴巴抬头看他,勾起嘴笑,“我快饿死了。”
  “你想吃啥?”苏沐秋忍着笑,伸手拉叶修起来,叶修拍了拍膝盖,站起身来,却没把手放开。
  “想吃啥啊……”他低头抿嘴,“没事,苏大厨做的什么都特好吃,嗯方便面也是。”他说。
  苏沐秋一下子笑了,迎着太阳眯着眼睛,光芒都要溢出眼角。叶修看着,稍微愣了愣神。
  与以前并无差尔。
  这么想着的同时,他抓过他的肩膀凑过去,拿嘴唇碰了他的嘴角。

4/

  世人以痛吻我,要我抱之以歌。
  从母亲去世到现在,叶修一直若有若无的抱着这种想法。
  在学校的时候努力读书,扔掉篮球再也不踏进体育场,嘲笑苏沐秋高三大夏天打球,一切都好像是在跟无形的什么反抗。
  不是顺其自然的,一切都不是我没有努力过的。抱着这样的想法一点一点活过来了。
  如果说要有什么例外,那就是苏沐秋了。
  很久以前认识他,打球赢了他,跟他做了朋友,一直到现在,却已经不想再拘泥与朋友。
  叶修从未抱怨过自己的不幸,只是一直对无法反抗感到焦躁和无力。可当他真的鼓起勇气去做了一件自己一直都渴望去做的事情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后悔了。
  他睁大了眼睛,连忙后退一步,捂住了嘴巴,后脚跟踢到了墓碑,触电般的移开,却像是已经无路可逃一般。
  苏沐秋脸上写满了惊愕,讷讷摸了摸嘴角,盯着不远处的叶修。“叶……”他伸手想拽住他,叶修却慌忙地转身,凌乱的脚步踢翻了天堂鸟,踩断了一只翅膀。
  “叶修!”
  苏沐秋连忙追出去,大声的呼唤着他的名字。叶修却觉得耳边炸开了花,心脏跳个不停,他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不停的往前跑,脑子乱成一团,周围的色彩飞快的倒退,颜色都揉到一起。
  他亲了他。
  即便只是嘴角,触碰到嘴唇的皮肤也在隐隐发烫。叶修捂住嘴巴,脸颊通红,张大着嘴喘着粗气,拜托了,他闭上眼睛,拜托了沐秋,就这一会儿……别追上我!

  别追上我,看着你的脸,我会溃不成军的。
  就这一会。

  他跑的太快,苏沐秋出了墓园就再也看不见他的影子。他呼了口气,环顾四周,墓园里除了他空无一人。他走回石碑前,盯着那只残破的躺在地上的天堂鸟,咬了咬嘴唇。
  “叶修啊……”
  苏沐秋的脸红到了耳朵根,手腕微微发抖,觉得整个人都在发热。
他感到太出乎意料了。
  太不可思议了。
  苏沐秋蹲下来,抱住了自己的头。
  伴随着的,是惊天骇浪的浓浓的开心。
  他伸手捡起那片断掉的翅膀,把那只可怜的花扶了起来,重新插好。
  “对不起,你飞不起来了。”他惋惜的说,“伯母好,别生叶修的气。”
  他看着墓碑上的姓名接着说。
  他然后转身慢慢往墓园外走,掏出手机给叶修打了两个电话,都是忙音嘟嘟了几声,没有人接。苏沐秋盯着屏幕叹了口气,轻轻笑了,指节按着按键,手速飞快地给他发短信。
  “叶修,想吃什么?速回。”他低声念着,边说边打字,然后点了发送键。心里琢磨着要不破天荒炖个肉把,绕去了菜市场。
  他买了土豆和肉,买了火锅底料,买了两袋方便面,提着一大袋东西,苏沐秋掏出振动的手机。
  “我要吃土豆炖肉。速回。”
  看着屏幕上的字,苏沐秋咧嘴噗嗤一笑,柔软了眼角。
 

——

TBC

ara

感谢观看![鞠躬]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