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伞修]花吐き症


0/

  第一次出现,是在一个明媚的夏天的午后。苏沐秋远远走在叶修的前方,手里拿着买的碳酸饮料。叶修抬手抹了把汗,想叫前方的人稍微放慢脚步等等他,音节还没发出来,突然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弯下了腰捂住嘴巴,苏沐秋闻声停住脚步,回身看他。

  「怎么了,叶修?」

  「不...呛到了而已吧,嗯?」

  他低头看着手心,蓝色风信子花瓣静静地躺在手心。他微敛了目光,苏沐秋往回走来看到他的手心愣了愣,笑了。

  「看来你很少女哟。」

  「才不是啊。」叶修笑着打他,「可能是刮风吹进来的吧。」

  1/
  叶修以为只是偶尔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偶尔。

  第二次出现,是在秋日的晚上。

  小小的出租屋里有丝丝的寒冷。苏沐秋怕苏沐橙着凉,从柜子里拿出厚被子给她盖上。叶修坐在床上捣鼓着电脑,余光却‘看着’不远处的少年。苏沐秋回头叫他,「阿修,」他说,「来帮忙把被子给沐橙让抱过去。」

  他揉了揉头发,低声应了,赤脚走到苏沐秋身边时,又咳嗽起来,一个趔趄撞到了苏沐秋,厚重的被子让两人的重心不稳,齐刷刷一起摔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带着陈年的灰尘的味道的被子压在他们身上。叶修仰面向上肚子剧烈的起伏。一片好看的兰花花瓣静静地伏在被子上,叶修从苏沐秋身下抽出手,目光凝视着手心里攥着的、皱了的兰花叶子上。

  兰花花瓣上沾着丝丝血迹,从各种方面暗示着叶修的不正常。他心脏砰砰砰跳,费力地平稳着气息。

  「叶修!」

  苏沐秋恼火的撑起身子,翻了个身站起来,「干嘛呢!你感冒了吗?赶紧起来!好重啊!」

  他向他伸出手,叶修却看着被抖在地上的花瓣发呆,末了又盯着手心。

  他抬头直直的注视着苏沐秋,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踉跄着站起来。

  呼吸还有些沉重,声音还有些沙哑,叶修清清嗓子,「没事,咳。」他说,弯腰抱起被子,「我给沐橙抱过去。」

  他顺手捡起了那瓣兰花。

  3/

  这种症状越来越频繁,有时只是看着苏沐秋,安安静静的,也会咳嗽起来。花瓣不尽相同,桔梗花,油桐花,还有一次,他咳出了白菊。

  看着掌心里的菊花花瓣,血迹显得格外显眼。只是在思考苏沐秋的事情都不行了吗?这到底是个什么症状呢?

  他上网搜索‘会吐出花瓣的病’,屏幕上花吐症几个字映在他的眼瞳上。

  花吐症。

  心中郁疾,看着暗恋之人时便会吐出花瓣。若没能得到正确的人的亲吻,便会在某一日咳出许多花瓣死去。

  「啊。」

  叶修下意识惊讶的小声说,「会死啊...」

  他目光移到花瓣上,血迹已经凝结,变得坚硬又污黑,像是玷污了白色的花瓣的纯洁美丽般刺眼。叶修掩住嘴,靠在椅子上,盯着空空的家发呆。

  谁是那个‘正确的人’呢?

  他想。

  他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映出苏沐秋的面庞。笑着的,生气的,沉默着的,是不同的的表情的苏沐秋,却都是他身边那个熟悉的男孩子。睁开眼睛的时候,发出了开门的声响。

  苏沐秋拎着苏沐橙的书包,女孩儿乖巧的跟在他身后,看到他的时候关切的问候,苏沐秋眼睛往他这边瞟,撞上叶修的目光后抿唇笑了。

  ...是苏沐秋。

  叶修内心里无奈的回答了那个问题。叹了口气。

  他暗恋的人,对于他来说救命的人,是苏沐秋啊...

  「喂,沐秋。」

  「怎么?」

  苏沐秋围上围裙准备做饭,听到他的呼唤转过身侧脸看他,「感冒好点了吗?要不要喝水?」

  「...」叶修抬了抬手,欲言又止,最后却皱着眉苦笑。

  「...没什么。」他说。
  「奇怪诶。」苏沐秋挑挑眉,转身哼着歌煎鸡蛋。滋滋声从厨房传来。盖住了叶修咳嗽的声音。他张开手,是粉色的蔷薇花瓣。他抬手抹抹嘴唇,触目惊心的红色映在角膜上。

  叶修沉默着扯了张纸把手擦干净,转身扔进了垃圾桶。

4/
  再往后,冬天飞雪的十二月,叶修全身发热,从网上来看这是花吐症的并发症状,去过几次医院后不管用,叶修回到家后便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裹上被子。

  花瓣被咳了一地,沾着凝固的血迹干枯着盖在地板上。叶修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牛头看了看窗外。

  雪好大...好亮...

  他眯了眯眼睛,然后闭上了。

  直觉告诉他,‘最后一天’即将将至。他深呼吸着,即便这样也闷着难受。门外苏沐秋和苏沐橙的谈话隐隐传来,但叶修却感觉好像隔着一整个时空,模糊得听不清楚。

  然后,开门的声音传来。苏沐秋看着满地的花瓣,目光移到床上的叶修身上。

  「你不舒服吗?」他好像在笑,语气温柔至极,他回头关上了门,朝着叶修一步一步走来。

  废话,我现在可是全身无力还在发烧啊。说不定一会儿就要魂归西天了。叶修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看到苏沐秋走到床边坐下,牵住他的手。

  「你...咳咳...」

  叶修惊讶的,想说话,却又不由自主地咳嗽起来,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了,他感觉到大把大把的红色花瓣从嘴里被气息喷出,眼泪突然在那一瞬间流了下来。

  苏沐秋眯了眯眼睛,双眼含笑。叶修不明白他的表情,却连一丝成句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他看到苏沐秋抬手捏住一片花瓣,俯身亲吻他的额头。

  「...叶修。」

  一片与红色不同的紫色花瓣从少年嘴里喷出。

  薰衣草。

  叶修睁大双眼,苏沐秋的嘴唇一路从眼睛吻至鼻梁,最后,停留在叶修的双唇上。

  于是,叶修的咳嗽出奇的停止了。

  苏沐秋闭着好看的眼睛,抚摸着叶修的脸颊认真的亲吻他。叶修看着他,看着他,又看着窗外的飞雪。

  「...叶修...」

  没有血似的花瓣和窒息般的咳嗽了叶修静静躺在床上,说不出话,只是看着他。苏沐秋再次呼唤他的名字,握着他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

  「我喜欢你。」

  他的目光温柔如水,像清风吹过平静的湖面所激起的波澜。叶修闭上眼睛,嘴角带蜜般微笑。

  「啊...是啊。」

  他深吸口气。

  「我也是。」他说。


end

ara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 4 )
热度 ( 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