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地球上只剩下我一个人



世界上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突然消失了。
刚刚坐在我面前侃侃而谈的女同学现在不知所踪。周围嘈杂的环境一下子安静下来。咖啡店里恢复了应有的宁静。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人都消失了,电视却还好好的在工作,坐在广播台前的主持人成为了透明,荧屏还在播放着早间新闻。车貌似也在开。
是我看不见所有人了吗。
虽然很喜欢独自相处,但突然的死一般的安静让我的耳朵感到有些难受。
我决定回家。

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车水马龙的西单像是死了一样变成了一座废城。
现在如果跑到马路中间躺着,大概会很爽。
小时候从漫画书中看到的一句妄想,突然从脑子里冒出来。
于是我走到十字路口的正中间躺了下来,沥青路面硌着我的后背,绝不是个令人舒适的床铺,也没有配套枕头。从这里往天上看,天还是那样蓝。
如果这不是梦,我大概会被撞死。
如果这是梦…请别让我醒来吧。
我翻了个身,听着风吹过树叶的声音,觉得有些困。
我躺在马路中间睡着了。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起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夏天的黑夜,空气显得很厚重,热浪扑在我的脸上,耳边都是蝉鸣。
没有人叫醒我,也没有人从我身上碾过。真真实实的,只有我一人的世界。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身体上感到腰酸背痛,心里却觉得久违的畅快。即使我一个人,也畅快到快要咧嘴笑出来。

我回到家,跟我料想的一样空无一人。
我伸手打开灯,白色的灯光照进房间。电力还在工作,那到底是什么不见了呢?
是我生病了吗。

喜欢一个人呆着,却也不厌恶群体。不如说,是依附着人群慢慢走到现在这步田地的我。突然有一天像是被抛弃一般扔进了无人岛。
我究竟是该对此感到幸运呢。还是该对此感到悲伤吗。
可我根本就不是个拥有那种好运的人。
那么我需要哭出来吗?
我不是还是面无表情的接受这一切了吗。

家人、朋友、喜欢的人、讨厌的人。
人际关系像是枷锁一样紧紧锁住活着的人。说到底人际关系到底能带给我什么呢。
会让人感到满足吗。
没有朋友会让人感到孤独吗。
我看着窗外太阳的升起,胡思乱想着。
催促我赶紧睡觉好好学习的声音大概再也不会响起了。

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基本上是没有声音的呢。
如果要这样老死的话,会不会连嘴巴都退化掉呢?
于是我清了清嗓子,对着空气紧张起来。
“你好。”
“初次见面。”
只有自己能听到的气音。
我决定再说一遍。

“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倒是响亮的自己都吓了一跳。觉得有些蠢的笑了出来。
是打招呼的话呢。
不假思索的就说出来了。

我还真是个孤独的人啊。

以前听说太平洋里有一只孤独的大鲸鱼。
说是叫声与同类频率不一样。注定没人能听见它的叫声,它也听不见其他的声音。
如果能遇到,真想跟它认识啊。
如果我也是鲸鱼就好了。
藏进深海里孤独死吧,然后被鲨鱼和鳗鱼吃掉,成为一尊雕塑般的骨骼。
只不过,传达不到的声音,真的很让人难过啊。

是因为跟别人不一样,所以才看不见别人吗。
以前以为大家都是一样的,拼命的想挤进大集体,像是这样就会让人心安一样。
后来慢慢发现我的异常,就不勉强自己做什么事了。
想起来,有很多人就那样因此从我身边慢慢消失了啊。
我跟全世界都不一样吗?
站在楼顶上,我这么想。

同类只能看到同类,大概不是一句玩笑话。
那么,忍不住在只有我的世界里死了,也不会被发现吧?
曾经就有这种想法:如果有一天不得不死了,希望能不让任何人知道。
像个大鲸鱼一样,默默的离开就好了啊。
说白了,还是像鸵鸟一样逃避的做法。

我走上楼顶的台阶,第一次觉得我离自由那样近。
这个名为人生游戏的存档已经烂掉了。
再往前一步,就可以跟所有的东西说再见了。
自己的问题也好,人际关系也好,心烦意乱的臆想也好。
再见吧。反正没有任何人知道。
我往前仰倒,因为瞬间的失重而心慌。耳边的风声包裹了我,地面越来越近。
要摔死了,在只有我的世界里。

快摔到地面的那一瞬间,却听到了汽车的鸣笛,往左边看去,目光里驾驶员恐惧的面孔。而下一瞬间,感觉到了身体拍得粉碎。



是逃出来了,还是这辈子都逃不出来了。
连这个都没办法去想了啊。



评论 ( 12 )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