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魔道祖师/忘羡]地缚灵与青年

地缚灵与青年

 

*别名:人鬼情未了[误

*忘羡Only

*人物属于墨香亲妈,OOC属于我

*微萤火之森

*HEHEHE[重说三

 ————



  1/

 

  就算真的在深山里碰到鬼,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盯着面前这个一袭白衣凭空冒出来的虚影,魏无羡咽了口口水,自我安慰般的想着。

  厉鬼?阴魂?怨灵?从小喜欢百鬼夜行和怪谈的魏无羡知道不少关于灵异事情的传闻。这座山据说是怨气最重的地方了。如此倒也非意料之外,果然他不应该作死和江晚吟来这里搞什么狗屁试胆。现在,反倒是他碰上了非人类。

  不过…魏无羡护着眼睛悄咪咪看他,别说,这鬼生的还挺好看。记忆里,鬼都长着凶恶的脸,面前的家伙却完全不同,一脸清冷像天边的神仙,更像寺庙里的住持,一张嘴就能唠叨好久,会念经的那种。

  一想到念经,魏无羡就想起蓝启仁罚他抄的戒律,他不禁抖了两抖,然后摇摇头。

  你面前有个鬼!

  你要认真的去害怕才行!

  “哇,我真的很害怕诶。”

  魏无羡的牙齿上下打着寒战,如果忽视刚下过雨的夏夜吹起的风还是有点冷,特别是对于他这种,只穿一件上衣短裤就出来晃荡的悠闲的青年来说,还真是显得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

  面前的鬼面不改色,严肃又认真的看着他。也对,魏无羡心里捣鼓,这家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山里转悠,不知道转悠了多久可能都没碰过到过一个活人,这突然出现一个真人,他这不肯定得好好看两眼?更何况是长得俊俏的自己呢。

  “呃…我认识你吗?”他尝试着开口,搓了搓手搂紧了衣服,歪着头仔细的端详对面的家伙,半晌没得到回应,有点尴尬,“喂,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你总会动吧?不然你怎么凭空出现的!哎,你动一下,动一下!”

  对方看着他,看着他,然后把头扭开了。

  “诶,你果然听得懂我说的话吧?你是谁?是个什么东西?你有名字吗?诶,小哥哥,别不理我呀,”魏无羡挥着手跳到他跟前,“别不看我啊,这样我很难堪的,你看着我,看我一眼嘛!”他说,就势要去抓他的手。

  鬼魂好像吃了一惊,连忙后退两步。魏无羡险些扑了个空,趔趄一下站稳身形。刚想说什么,鬼魂却先开口了:

  “……胡闹。”

  

  搞毛啊难道还真是个住持的魂魄不成!

 

  好不容易听到他开口,谁知竟是训斥的话语!这话魏无羡不知道听了多少回,被一个人不是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鬼的东西猛的来一嘴,还真有点不是滋味,他扁了扁嘴巴,哼了一声,手叉腰有些不爽地看着他。

  “小哥哥,你一上来就教训我,真真好过分。”他带着不高兴的语气,“你又不认识我,又不了解我,干嘛这么说我?”

  面前的虚影突然更虚了一点,魏无羡眯着眼睛靠近他几步,他便往后退了几步,皱着眉头好像比魏无羡还不开心,开玩笑,你有什么不开心的?魏无羡暗自寻思,不爽更甚。

  他不是魂吗,魂是怎么做出这个牵动面部肌肉皱眉表现心情的动作的?

  大概是这个动作生前做了太多次,都刻在他骨头里了吧。

 

  2/

 

  后来每次魏无羡无聊跑来山上,都能碰到他。一而再再而三,对于这个安静的魂,魏无羡来了兴趣。询问他,得知他的名字叫蓝忘机蓝湛。极富有诗意又好听的名字。魏无羡小声念叨几次,飞快的就喜欢上了这几个字。

  “蓝湛!!!——”

  每次上山,都是专门来找蓝湛的。家里太无聊,江澄一天到晚只会说如同七老八十的人所说的话,魏无羡听不下去就会跑出家门,跑来山上,跑到蓝忘机身边去。他话虽然少,表情也近乎于没有,但魏无羡喜欢跟他相处。虽然一般他们的相处之道就是魏无羡一直不停地说,蓝忘机在他旁边静静的听着。

  “不要大声喧哗。”

  不知道从哪里闪出来的蓝忘机安安静静的出现在了风风火火地少年的身后,魏无羡提着一罐酒看着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嘿,蓝、蓝湛!你看这是什么?天子笑!”

  “那是什么?”

  “酒!酒啊!这可是个好东西!我从江家仓库翻出来的!”

  魏无羡神采飞扬,伸手拉着蓝忘机就想往地上坐,却被他躲开了。

  “别碰。”

  “干嘛?”魏无羡眼珠子咕噜噜转一圈,“你跟我见外干嘛?我可是你这几辈子第一个碰上的能说话的人,你还不打算跟我套套近乎?”他哑然失笑,“算了,你们鬼大多都很另类,我也是知道的。”

  “我并不是…”蓝忘机看着收回手去的魏无羡,想要说什么,却被魏无羡赞叹的声音打断了,微微抬起的手也不动声色的放下了。魏无羡仰头大灌一口酒,尽数吞下肚,咂巴咂巴嘴,满足的哈哈大笑。

  “好喝!真的好喝!不愧陈年老酿!蓝湛,你也来一口?”

  “我从不喝酒,也喝不了你们的东西。”

  “对哦,你是个鬼。”

  魏无羡有些惋惜,“你看你,为什么这么好看,偏偏要是个鬼?真真是辜负了多少漂亮姑娘…”见蓝忘机脸色突然不善,他立马住嘴,“好吧,我不说了。你不要生气。我敬你,我敬你好不好?”

  魏无羡拿手沾了点酒,抹了抹前额,“祭拜死人都是这么祭拜的,我想你跟他们应该没什么区别吧?”

  他往地上到了点酒,放下酒坛,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蓝湛你要是个人就好了,”他小声说,“我真想跟你一起对饮数十杯,好不快意。”

  蓝忘机的眼神,在那一瞬间变得温柔如水。面色和煦如春风,阳光照下来,就真的好像一个翩翩如玉的白衣公子站在绿云扰扰的山林里,看着面前的少年,目不转睛的笑。

  “魏婴,”他低声说,“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他唤他,在他身边等他,转身欲走的时候回头注视着少年的一颦一笑,魏无羡因为蓝湛的邀请感到惊讶和兴奋,喜悦溢于言表,眉飞色舞的两步走到他身边。蓝忘机看着他,伸手,隔着衣袖,握住了他的手腕。

  “诶?蓝,蓝湛?”

  “来。”

  吹起风来,蓝忘机的发丝向后飘动。本该应有的轻抚脸颊的感觉,魏无羡并没有感觉到。不然,他真的会以为蓝湛是个活生生的人,他乖乖的跟着他,就像跟着自己全部的希望。

 

  3/

 

  紧跟着蓝湛往山深处走,魏无羡觉得应该会越来越黑暗,谁知竟越来越明亮。再往里走,有一片空地,那地上铺满了树叶,阳光洒下来,目光所致之处,一个孤零零的寺庙立在那里。显得破败又孤独。

  “这,这是你住的地方?还是…”

  魏无羡下意识想要问他,看到蓝湛的表情后却闭上了嘴。

  蓝忘机看着面前的寺庙,明明只是普通的凝视,却显得有无尽的悲伤。风那一瞬间停了,树叶不再发出响声,地上的影子不再晃动,山林,好像突然安静,只有魏无羡轻轻的呼吸声。

  “魏婴,”蓝湛良久开口叫他,“你可知地缚灵?”

  “略微知晓。”魏无羡的手腕仍握在蓝忘机手里,他也凝视着寺庙,声音不自觉的放轻,“是说一直在游荡,却无法超度的灵魂吗?”

  “正是,但不对,”蓝忘机轻轻一笑,魏无羡歪头看他,“地缚灵,是可以轮回的。”

  “与前世的恋人在同一个世界存在羁绊超过十载,便能超度再度来到人间。”

  “哇哦,这是什么狗屁规定。蓝湛,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魏无羡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终究还是笑着看他,“你该不会为了骗我,说你是一个地缚灵吧?”

  蓝忘机没有回答他。

  魏无羡呼出一口气,“蓝湛,你在这山里守着这寺庙有多少年了?”

  “约莫一二百年。”

  魏无羡心里突然一抽,泛上丝丝缕缕的难过,他盯着身边的蓝忘机,他像是一个温柔的容器般,将事件尽数的悲伤辛苦坎坷和无法言说的寂寞装进心里,略微摇晃才会泛起波澜。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那你…碰到了你自己的恋人吗?”

  蓝忘机闻言,神情一下子变了,像暖锋过境,春风和煦,却又数不尽的悲凉,“啊…我碰到过,好几次都碰到过。他本来都会来找我,但长不到一年,两年,短不至一月,一周。他就再也不来了,想是把我给忘了。”

  他苦笑,魏无羡的眼睛突然湿了。

  “魏婴啊…”蓝忘机隔着衣物摸了摸他的手,“这人和人已经缘浅,人与灵更是。且行且珍惜。”

 

  “那我会把你忘了吗?”

 

  “我不知道。”

  风突然吹过,树叶又发出响声。魏无羡抬手抹了把脸,转眼去看寺庙。红漆已经发黑,墙皮也开始剥落。这种少有人来的地方的寺庙,前既无兽守,内也无神灵。

  “我不会把你给忘了的,我发誓,蓝湛。我天天都来找你,天天都和你说话。我不会忘了你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蓝忘机。而蓝忘机的目光却一直盯着虚空,目光一下子就寂寥了起来。

  “好……魏婴,我相信你。”他回答道。

 

  4/

 

  在下下那个誓言之后的连续两个月,魏无羡每天都来到山里,一踏进森林,就大声喊着蓝忘机的名字,搞得全天下不知道这深山里还有个‘蓝湛’似的。

  “魏婴,不要大声喧哗。”

  “你嫌我吵吗?”

  “没有,”蓝忘机笑着摇头,“只怕山上的生灵嫌你吵。”他抬头看去,飞鸟掠过长空。

  “哈,那算什么。”魏无羡哈哈一笑,“那我不吵不闹便是,不过,你就算是要老虎皮,我也能给你拔下来,蓝湛,你信不信?”

  我信。但你不要那么做。

  蓝忘机在心里悄悄回答他,魏无羡背着手走到前面,紫色的衣袍一摆一摆,蓝忘机准备跟着他闲逛的时候,魏无羡突然停下了脚步。

  “蓝湛我差点就忘了!”他转过来一脸笑容,“下周二,十月初八,我的生辰!”

  蓝忘机的脚步顿了一顿,神情僵硬一瞬,又恢复了常态。立在原地静静听着他继续说着下文。魏无羡踱着步子一步两步,走到他跟前踮着脚看他的眼睛,“蓝湛,你能下山吗?山下有烟火。”

  “你过生日还能有烟火?”

  蓝忘机挑眉,魏无羡翻了个白眼,“哪有什么不能有?别说是烟火,就算是大炮江澄也能给我搞来。况且山下小镇里就有卖的啊。”他说,“蓝湛你想要什么?你喜欢糖人儿吗,我去给你买。风车,扇子呢?啊…你好没劲。不愧是地缚灵。”

 

  “诶呀诶呀,偏题了。你不能下山吗?那我上来找你吧,我想跟你看烟火。”

  

  魏无羡双手背后,一如往日般笑着。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的蓝湛十分不一样,他歪歪头端详他,蓝忘机看了看他,撞到他的目光后偏过头去,魏无羡便又走到他身前。

  “蓝湛你怎么了?”

  “无碍。”

  “你今天话很少。”

  “本来就不善言语。”

  “……”魏无羡瞪他,蓝忘机余光看他的表情,轻轻勾起嘴角笑了,他这一笑,魏无羡放心了,蓝湛扭头看他,“魏婴,生辰过后你多大了?”

  “十六。离成立还有两年啊….真是漫长。”

  蓝忘机沉默了,没有回答他。目光看着地面的树叶。魏无羡哼着小曲,混着风声,倒也清脆好听,他半晌小声喃喃,比叹息更轻。

  “十六了…”

  他看他。

  “魏婴,转眼就十年了。”

  “嗯?蓝湛你说什么?”

  “没有,”蓝忘机摇摇头,扭头去看他,“魏婴,生日的时候,来山上找我吧。”他笑了,“我也有份礼物想要给你。”

  “真的吗?”魏无羡显得很开心,往前大步走了两步,转身看着蓝湛,“你有礼物要给我?太好了,我好期待啊。你第一次邀请我上山,我一定会来的。”

  看着他的模样,蓝忘机想忍但没忍住,笑意攀上嘴角,他侧过脸去捂住嘴巴,脸颊有些微红。魏无羡看着竟看呆了。

  他真的是地缚灵吗?怎么会有生的这么好看的地缚灵呢?


  “蓝湛,你真好,我真喜欢你。”

  

  5/

 

  送走魏无羡之后,蓝忘机站在山林之中远远看着他回家的路,久久的凝视着。

  他少有表情,就算是板着脸也不会让人觉得冷厉,笑起来时,更是觉得如沐春风。但当他安静的时候,便像包含了无穷无尽的悲伤,像要滴出水来一般。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转身叹了口气,往寺庙走。

  第一次见到魏无羡,是在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呢?

  蓝忘机记不清楚了。

  他记得他们分别,魏无羡堕入轮回,而他因为犯了戒律,成了这深山里的地缚灵,终日徘徊在寺庙旁边,除了山上的动物,再无物与他作伴。更不知自己所心爱的人现在正在何方。

  直到有一天,他在山上闲逛的时候,后方的树上有什么动静,他回头一看,发现竟是一个十五六岁的青年攀在树上伸手够着枝丫那端的马蜂窝。

  蓝湛当时看到那个少年后,在嘴边的名字脱口而出,惊得那少年一个激灵,手不稳竟掉下树来,他条件反射要去接,到他跟前的时候,却硬生生收回了手。

  地缚灵不能与任何生灵接触,否则将会灰飞烟灭。

  灰头土脸的青年甩甩头一脸惊异地看他,在看到他的脸的时候,蓝忘机的眼眶突然就红了。

  是魏婴。

  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魏婴了,但仍是他熟悉的那个魏婴。

  “刚刚你在叫我?你认得我?”

  可他说的第一句话,却让他如处冰窟。

  他不认得他了。

  人死后会堕入冥间,冥间一天,地上一年,九天九夜渡冥河,在地上就是整整九年,褪尽铅华,洗去所有前世的记忆,重回人间。蓝忘机等了二十多年,等来了轮回回来的十五岁的魏无羡。

  在产生羁绊的第二年,魏无羡忘记了他,忘记了这个孤独的灵。从此再没来过。

  直到他成年,意气风发,壮年,再到老去,他再也没进过这座大山,蓝忘机也再也没见过他。某一天的冬日,乌鸦在树顶上突然发出叫声,山下送葬的队伍吹着凄凉的唢呐,蓝忘机知道,魏无羡已经不在了。

  于是,又是九年,蓝忘机静静的等待着与他相遇。也许,在某个轮回中,魏无羡直到死也不会踏进这座大山,也许,他会在见到他的第二天就把蓝忘机忘得一干二净,这意味着更多百无聊赖的孤独岁月,要蓝忘机一个人孤独承受了。

  在等的第一百多年之后的夏天,六岁的魏无羡被狗吓得跑入了这座山林。

  蓝忘机从未见过这个年龄的魏无羡,他帮他赶走狗,哄树上哭泣的他下来,给他做了草人哄他开心。魏无羡笑着,与百年前并无差尔。

  一个月后,他没再来。

  蓝忘机以为他要再度等待下一个轮回了,然而两年后,八岁的魏无羡跑来山上抓鸟,撞见了坐在石头上休息的蓝忘机。

  后来,每当魏无羡忘记他后,隔了一年两年,蓝忘机总能再见到他。到现在,已经快十年了。

  羁绊是能累计的,下周生辰的时候,就是整整十年。蓝忘机守了两个世纪的深山,终于可以进入轮回,魂魄聚拢成型,来到现实了。

  

  他叹了口气,往深山走。天黑了,寺庙一片寂静。他坐在石阶上,安静的等待天亮。

  可当太阳再度升上来,又再度落下。第二天一整天。魏无羡没有来。

  第三天,第四天,魏无羡也没有来。

  蓝忘机依旧站在那条小路上。往常的时间,魏无羡都会在这里笑着跟他道别。可现在,他知道,魏无羡也许再也不会再次出现在这里叫他的名字了。

  他又再度将他忘记了。

 

  “魏婴,人与人已经缘浅,人与灵更是。”

  他想起个把月前他对魏无羡说的那些话,那时魏无羡苦这一张脸看他,像是在帮他承担痛苦一般。

  而现在蓝忘机转身慢慢往深山走,四周寂静无声。他的眼泪就这么措不及防的夺目而出,一滴一滴砸在地上。

  “且行且珍惜。”

  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似的,蓝忘机捂住了嘴巴。

 

  6/ 

 

  魏无羡生辰那天的中午,江澄问他要不要把烟花点了。

  “我什么时候买的烟花?”

  魏无羡问他,招来了江澄妥妥的白眼,“魏婴!离你生日还几个月你就下山拉着我去买的,你说要给谁看来着?不记得了…兴致冲冲的,你可别告诉我白买了,这玩意挺贵的。”

  “啊,还挺贵的?当初买的时候完全没觉得啊…”

  “废他妈话!老子的钱!”江澄吼了出来,“你到底放不放?你那个朋友呢?不来了?”

  “什么朋友…?”

  “你邀请了他一起来看烟花啊?人呢?”

  “我想想…呃…”

  是谁呢?

  他记得是有这么个人的,模糊的记得他一袭白衣十分俊美,面容清秀说话和气,特别是待他的时候,笑起来温柔又好看。他记得在很多个白天和晚上,他在山里见到他,他叽里呱啦的说着任何天马行空的事,他就在旁边,双眼含笑地看他。

  谁?是谁?那个人是谁?

  “你真好….我喜欢你……”

  “魏婴,人与人已经缘浅….”

  “那你也是地缚灵吗…..?”

  “你来看烟花吧——我想跟你看烟花……”

  说过的话语像走马灯一样滚过脑海,只有那个人的面容还看不清楚,呼唤他的时候所叫出的名字是什么呢?他只记得那个名字他夜晚辗转念叨多次,几个字及其诗意好听,他很喜欢。

  谁?是谁?

  魏无羡捂住脑袋蹲下。门外,江澄将烟花摆到院子里,“魏无羡!你又在发什么疯?”他喊,“我点了啊?你还不来看?”

  话音刚落,咻的一声火花窜天的响声,魏无羡抬头看去,绚烂的烟花在天空炸开,一朵接着一朵,变化着不同的色彩。

  “魏婴….来山上找我….”

  突然蹦出脑海的一句话,魏无羡猛然站起身子,往门外冲去,往大山冲去,身后江澄的喊声被他抛之脑后,他的腿飞快的迈步,烟花炸开的声响轰击着耳膜,气喘地上气不接下气,即便如此速度也没有减慢。跑到山前,魏无羡顺着小路一点一点爬上山。满头大汗,觉得自己就要晕倒了。

  

  谁?….是谁呢….?

  

  天上烟花炸开最后一朵,一切归于平静。魏无羡坐倒在地上,伸手抹着脸上的汗,眼泪却涌出来。

  “搞什么啊….”他想笑,泪水却止不住。他胡乱拿衣袖悉数擦干,重重叹一口气,目光突然锁定在地上凭空出现的白鞋子上。

  “……魏婴?”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抬头看去,白衣袍,与记忆中一样的声音。蓝忘机的脸又出现在眼眶中的瞬间,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他哭出来,言语支离破碎不成声,鼻子一吸一吸的,像是被欺负了的孩子。

  “蓝、蓝、蓝湛!蓝湛蓝湛蓝湛蓝湛蓝湛蓝湛!!!呜……”

  是蓝湛,是蓝湛,是蓝湛啊!

  说过不会忘他的,怎么就突然忘记他了呢?说了会天天找他的,怎么就有一天没再来了呢?魏无羡低头,肩膀因为抽噎而颤抖。蓝忘机蹲下身来,抬手擦掉他的泪水,欺身将他抱住了。

  “你….?”

  “没事的,这次没关系。”

  “是吗。”

  “魏婴,你记不记得我说要送你一个礼物?”

  魏无羡抬起头,看到了蓝忘机温柔如水的脸。当初在谈起他的恋人的时候,他也是这副表情。

  “我记得。”魏无羡回答。

  “你闭上眼睛。”

  魏无羡听话地闭上眼睛。

  突然,嘴唇间传来柔软的触感。真实的不像个地缚灵应该有的。而更像是人类。蓝忘机凑过来,蜻蜓点水般的在魏无羡唇上一吻。不易察觉的红了脸。

  

  阳光打下来,穿过了蓝忘机的身体。他变得有些透明,魏无羡看着他,他就要消失了。

  “今天正好是第十年。见到你的第一天,是你满六岁那天。”

  “生日快乐….魏婴。”

 

  “你要走了吗?”

  魏婴呆呆的看着他,蓝忘机脸上并没有离别的悲伤,反而显得十分开心。他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灵体逐渐消失,声音已经传达不到了这边了。魏无羡突然感到焦急,“蓝湛!蓝湛!”

  “那我还能见到你吗?”

  蓝忘机闭上了眼睛,继续点头。

  “蓝湛….你等一下再走啊…你别闭着眼睛,你看着我,你看看我啊…”

  他带着哭腔跪坐在地上,看着几乎就要变得透明的蓝湛。他甚至不确定他是不是已经走了。仔细的看,蓝忘机好像站起了身,头上微暖的感觉传来,魏无羡抬头看,他弯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魏婴。]

  他做着口型。

  [别怕。]他慢慢说,

  [我爱你。]

  

  阳光再度照射来的时候,只有满地的树叶。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刚刚还存在的地方,哭泣出声。

 

  7/

 

  九年后的某一天,蓝家诞下一位新儿。取名为蓝湛。

  这孩子生性难哄,谁抱都不管用。邻家江家二掌门魏无羡闲来无事前来拜见时,听闻小婴儿名字脸色一变,满面春风地笑着就要进室探望蓝家小公子。

  众人百般阻挠。却还是让魏婴踏入卧房。说来也怪,本一直哭啼的小儿在来人进入的瞬间,哭声变小,到最后竟停止了哭泣,众人面面相觑。

  魏无羡走近他,伸手将他抱起。小公子躺在青年的臂弯里睁着圆圆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魏无羡笑了,表情及其温柔。

  

  “你好,蓝湛。”他轻轻说,“你认得我吗?我是魏婴。”

  小婴儿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襟。

  “这次,我等你吧。”他道,“等你长大了,我们对饮数十杯,不醉不归。”

  他看着他的脸喃喃,比叹息更轻。

 


End


ara


评论 ( 10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