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做朋友。
头像是自己画的(。

©  | Powered by LOFTER

[哨向/周叶]燎原 01

真好啊,周叶真好啊,wuli楷楷真·世界的瑰宝。

-


1

 “周泽楷,恕我直言,你没有任何一点身为哨兵的自觉。”
 
 第三次将这个新兵叫入大帐的时候,冯宪君忍无可忍的生气了。

 “你这次依旧不听从向导的指挥,你以为军队养着你们是为了干什么?诚然你很优秀,但在这方面,你不如一个新兵蛋子——虽然你本来就是。”

 “冯上校。”周泽楷低着头,一直紧抿着的嘴突然开口,他自从来这里以来,沉默大于侃侃,冯宪君本想继续数落他,见他突然插嘴,不由得愣了一愣。

 周泽楷抬头看着老将军的眼睛,目光不锐利却咄咄逼人,“我没有向导。”

 “这不是你不听从指挥的理由!你没有任何的资格去白白葬送你的生命。”冯宪君怒火中烧,一下拍着桌子站起身来,“你本可以拥有一个很优秀的向导!”
 
 冯上校说的其实句句在理。周泽楷的确不应该在指挥之外猛冲,基地里优秀的向导一抓一大把,可以说是少有的向导多于哨兵的战营,但一直没有一个结合过的向导的哨兵就是他了。
 因为他不爱说话,所以即便是精神力杰出的向导也不理解他的用意,导致的不仅是配合糟糕的结果,可能比这个还要严重很多。“我只是觉得…”周泽楷张了张嘴,半句话噎在口中,最后也没说出口。
 
 冯宪君顺了顺气重新坐下来,估计也不想再跟他啰嗦废话,干脆挥了挥手打发周泽楷滚蛋了。他行了个礼往外走,以前教过他的导师许斌正从门外走进来,和他打了个照面。周泽楷冲他点点头,可惜苦着一张脸,不然会更有尊敬的意味。许斌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小周加油啊,你才来半年呢!”
 …这让他加哪门子油啊?周泽楷内心腹诽,扁了扁嘴。走出门去。周围环境的噪音围绕着他的耳朵,吵得他脑袋疼。他巴不得赶紧回到塔里,窝在充斥着鸟叫声和水声的白噪音屋里好好睡一觉。


 来到火荧的这段时间,他从未睡过一次旷世持久的好眠。一开始知道这个神一般的地方还是十一岁刚进训练营的时候呢,当时教他们的教练满脸胡子拉碴,凶起来的时候跟饿狼嚎叫一样,吓得周泽楷连大气都不敢出。这样的一个严厉的哨兵谈及火荧的时候却一脸憧憬的,声音都变得温柔了不少。
 这里有着响彻大陆的精英哨向,是最顶级的战营。前几年人尽皆知的枪与矛,威风席卷整个大陆,特别是军营。所有的哨兵与向导们都知道他们的战绩,传闻这是个百战百胜的组合,去年的时候却突然没了声响,像是一下子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一开始知道能来到火荧,内心还悄悄的激动了好一会儿呢。许斌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周泽楷震惊的差点就笑出来了。现在回想起那时候,还真是年轻。
 这个地方怎么可能是人呆的…?特别是他这样的异类哨兵。照这个样子,要不他会因为不听指挥在任务中死掉,要不就真的被冯宪君派到下面的训练营当教练。周泽楷心里暗暗的想,打了个寒战。
 

 他踏入塔的一瞬间,噪音少了不少,水声和风声包围着他,整个人都困倦起来了。周泽楷躺在床上就睡,也不管现在正是白天,说不定一会儿还有任务要委派给他。
 迷迷糊糊的,周泽楷想到以前在训练营的时候,他是整个营里最厉害的哨兵,他能听到很远的地方的战火,最快的速度拆掉炸弹,体能也是最好的,别人跟他说话,他总是不答,却在不经意间飘飘然了。这样对比一下,他现在可没有那种众星捧月的待遇了。在这个地方,他可能正是垫底的呢。
 “…很…气…”
 在睡梦里喃喃的周泽楷哨兵念叨完这句“超凶”的梦话,就被一位向导叫醒,说冯宪君老将军再次找他。


 开什么玩笑,半年被他找四次的人翻遍整个火荧都不会有第二个了!


 迷迷糊糊的周泽楷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心情差到了极点,踏出塔的时候噪音一股脑粘上了他,他死死的皱着眉头,狠狠瞪着前面那个叫醒他的该死的向导,默默的生着闷气。离军帐还有十余米的时候,他听到了帐中不同于许斌和冯宪君的陌生声音,睡意稍稍因此消散些许。
 越走进声音越清楚,听嗓音像是个成熟的男性。周泽楷揉揉眼睛,在今天第二次进入这里之前,他不知道冯宪君吵醒他美妙的梦境叫他来有何用意。
 但当他踏入帐中时,因为困而半眯着的眼睛完全睁开,睡意也飞到九霄云外,他死死盯着站在冯宪君桌前侃侃而谈的男人,那人随意的穿着军装,裤脚被卷起来了,帽子倒是正正地戴在头上,从这个角度看正好能看到他的侧脸。那真是一张英俊的脸。周泽楷觉得心跳逐渐加快,咚咚地砸着胸膛如擂鼓。


 “你………?”


 那人回头看他,笑意还留在嘴角,阳光打在他脸上,他稍稍眯了眯眼睛,周泽楷很难看出其中是锐利还是温和。被叫到的人弯了弯眉毛,咧嘴冲他一笑。
 “诶呦,说曹操曹操就到。”他笑道,“刚刚你是在叫我吗?你好,我是叶修。”
 

 “……叶修…?”



tbc
 
 
 
 
 下章

 

评论 ( 4 )
热度 ( 78 )